第195期

家的謎與插曲 同志不畏懼

【性福拉警報】用詼諧的手法,除了描述同志家庭的點點滴滴,也正視近來爭取的婚姻平權。

家的謎與插曲 同志不畏懼

記者 陳致穎 文  2014/10/05

多元成家持續在燃燒,全世界同志婚姻的合法化也在不斷地進展,繼英國在二○一三年通過同性婚姻法案後,今年六月,盧森堡也成為全球第十七個允許同性伴侶結婚的國家。隨著爭取同性婚姻的出現,不少電影以此為背景環境,敘述「同志家庭」所遭遇到的瓶頸與難題。

在二○一○年柏林影展中,榮獲最佳影片泰迪熊獎的【性福拉警報The Kids Are All Right】電影中,不同於台灣的【渺渺】以及法國的【藍是最溫暖的顏色】等電影著重在同志的情感與愛慾上,導演莉莎寇洛丹柯(Lisa Cholodenko)用細膩且幽默的呈現方法,描述當代中年的女同志家庭面對的議題。


【性福拉警報】用詼諧的方式來呈現劇情(影片來源/Youtube
 

扣住時事 道出隱憂

劇中安妮特班寧(Annette Carol Bening)所飾演的妮可(Nic)以及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所飾演的茱兒(Jules)是一對從大學就相識,且已正式結婚二十年的女同志,就和一般的家庭一樣,他們也渴望屬於自己的孩子,於是透過「人工授精」的方式,生下一男一女,而這樣的故事,一部分其實可以說是改編自真人真事。當時影片準備開拍時,未婚的導演因為透過「精子銀行」而懷孕,所以決定延期。在復工後,她將自身懷孕生子的經驗,以及對未來的擔憂放入劇情當中,讓精子銀行的議題再度浮現。


導演莉莎寇洛丹柯(圖片來源/iLOOKER電影網

精子銀行又名精子庫,如同血庫儲存血液般,是一個在超低溫的環境下儲存精子的機構,提供存精者日後使用或給予有精子需求的人。自一九六○年首間精子銀行在美國設立以來,許多國家都陸續出現精子銀行,雖然解決了同志家庭以及不孕夫婦或未婚者的生育難題,卻也衍生出道德倫理方面的爭議。


精子銀行帶來希望,卻也暗藏了不少問題(圖片來源/南都周刊

在英國,一名捐精者最多被允許誕下十名嬰兒,而在美國,一個八十萬人口的地區,一名捐精者卻能夠產生二十五名小孩,不同地區有不同的規定,但若管制不夠嚴格,很容易產生近親亂倫的機會,產下隱性基因疾病的胎兒。另外,近來精子銀行的服務人員管理亦引發不少問題,就有精子銀行的員工互換存精者與自己的精液之醜聞,以及今年十月初,一則精子銀行在人為作業上的疏忽,導致一對美國女同志原先指定生育擁有白人血統的寶寶,卻變成黑白混血兒的嚴肅新聞,讓不少人對於精子銀行的信任度仍存有疑慮。
 

家庭危機 用愛溝通

在【性福拉警報】中兩名藉由「借精生子」所誕下的孩子──瓊妮(Joni)以及雷瑟(Laser),他們在即將成年之際,對自己的「精援生父」保羅(Paul)感到好奇,並且試圖與他連絡。保羅是一個對家庭渴望的捐精者,希望和茱兒結婚與孩子另組家庭,這讓妮可相當不滿,從此掀起了一場婚姻出軌與歸屬的考驗,以及伴侶間的感情維繫與信任風波。

「經營婚姻真的很困難。」茱兒的一句自白,道出不少伴侶們的心聲。茱兒和保羅的婚外情,指出了不單是異性戀家庭,同性戀者也可能對於婚姻的不忠,但不論是哪種性向的婚姻,不能避免的是爭吵和衝突,還有外人無法理解的辛苦。俗話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遇到摩擦時,唯有透過溝通,將話說開,回歸到人的本質──「愛」,互相退讓與包容,而不是一味責備,才能夠用理智去處理一切問題。另外,在面對孩子不同難題時,亦是如此,尊重孩子們的獨立個體,用鼓勵、欣賞的態度與孩子相處,讓他們適性成長,才是正確的處理模式。
 

無關孕不孕 領養亦是親人

基於生理上的限制,同性戀者無法透過傳統的方式繁衍後代,許多人甚至認為同志根本就不會有或不想要有小孩,但根據台北市女性權益促進會在二○○七年十二月對女同志進行「婦科就醫經驗及健康需求」的調查中指出,有七成的女同志考慮懷孕生子,且數目仍在攀升中,最近也有不少人為了避開台灣的血緣主義,選擇到海外受精,而圓了生孩夢。

相較於女同志人工受孕生子的情形,男同志想要養育孩子只能借由正當的法律程序來領養。瑞典電影【派翠克一歲半Patrik Aged1.5】就以一對男同志領養小孩為故事背景,巧妙地融合兩個社會現象──同志父親的關愛以及青少年的叛逆期,雖然雙方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男主角仍然透過無微不至的照顧,改變少年對同性戀者的歧視與厭惡,也不再排斥他們的領養,讓整齣電影充滿溫馨與勇氣,也說明愛是可以不分性向與血緣。


【派翠克一歲半】被譽為歐洲版【囍宴】,逗趣的探討領養問題
(圖片來源/
痞客邦

【性福拉警報】與【派翠克一歲半】皆在探討中年同志的家庭議題,前者於家庭關係著墨較多,而後者則著重在領養過程中的摩擦,但兩部片皆使用詼諧、溫暖的呈現手法,透過暖色調的畫
面,讓觀眾對於同志家庭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假婚承諾 亞洲同志悲歌

外國同志婚姻的合法化已經行之有年,反觀亞洲地區,卻沒有任何國家通過同性婚姻的法案。在台灣,儘管多元成家草案已通過一讀,至今仍尚未修成正果,導致許多人只能透過「假結婚」來應付父母親所要求的「成家」立業。

韓國電影【兩個婚禮一個葬禮】描述欲擺脫父母親束縛的男主角以及想要領養孩子的女主角,雖然私底下都有屬於自己的同性戀人,但兩人為遮掩性向,決定用假結婚的形式婚禮,來達到各自的目的。【兩個婚禮一個葬禮】的導演也擅長使用不同色調的場景來表達角色的處境,男主角的房間以藍色作為基調,表現出備受父母壓力的壓抑,而女主角則選用大量的暖色,來彰顯他的樂觀性格。


在保守的韓國,也有同性戀相觀的電影出現
(圖片來源/
搜奇娛樂網

在現實生活中,台灣有不少同志用假結婚的方式,敷衍長輩對婚事的逼問,然而婚後,卻也面臨隨時露出馬腳的危險。在十月五號舉辦的「彩虹圍城」遊行,除了喊著落實婚姻平權口號,希望讓同志戀人們名正言順地成為合法的伴侶,而不再只是地下情人,如【性福拉警報】中的同志家庭一樣之外,也希望擁有正式登記在彼此名下的孩子,讓家庭更完整,但這樣的期待依舊持續在奮鬥中。
 

平凡劇情 不平凡的意涵

【性福拉警報】就劇情而言,其實並沒有特殊之處,劇中妮可若換成是一般的男性角色,就是一般的女人出軌,男人戴綠帽的情節。但導演不僅成功地處理了異性戀以及同性戀之間微妙的兩性關係,也同時提醒人們在面對婚姻時,對彼此忠誠才是最佳潤滑劑。導演想要透過此片傳達的想法便是多元成家已成為現今社會不容忽視的議題,期盼社會大眾對此能有更多的包容與重視。

記者 陳致穎
想要和矛盾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 還要展示收藏的荒唐和瘋狂, 然後摻入極端的黑與白醞釀, 慢慢享受這種特殊的烈酒的香醇。 有時候覺得不可思議,有時候覺得有何不可。 到底怪還是不怪,我也不知道。 但這終究是我。 我是不斷在對現況妥協與不妥協之間衝突擺盪的陳致穎。
記者 陳致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