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期

台灣高教敲警鐘

台灣高等教育所面對的危機,主因是不是少子化造成的?

台灣高教敲警鐘

記者 王雪琪 報導  2015/12/20

台灣人口約有兩千三百萬人,有兩百一十四所大學校院。相比之下,瑞典人口僅有九百多萬人,大學校院卻只有三十二所。但根據二一五年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Times Higher Education)公布全球聲譽最佳大學排行榜,台灣的第一學府卻是在百大以外,而瑞典則是進入前五十名。國家高等教育象徵國家的國力,台灣的大學校院比瑞典的還要來得多,可是排名只列在百大以外,讓台灣高等教育(以下簡稱台灣高教)受到很大的抨擊。​
 

教改實施 大學數量遽增

一九九四年四月十日,是台灣教育改革(以下簡稱教改)的起點,同一天發起大遊行來推動教改的政策,包括成立小班教育的小學、廣設高中大學、推行現代教育法以及教育基本法的設定,在台灣教育發展史締造「四一○」歷史性的一刻,讓台灣教育達到普及化。不過時代的變遷,其中一項「廣設高中大學」的訴求影響了今天的台灣高教素質,再加上台灣少子化現象的發生,讓台灣各大學校院發展岌岌可危。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系教授黃乃熒表示,現今成為大學生的門檻可謂過度寬廣。在「四一○」教改之前,能成為大學生並不容易,但因為受到教改影響,短短二十幾年台灣公私立大學校院從一百所提高至兩百多所,讓台灣的年輕一代能夠往高教升學。​


台灣在近幾年減少大學校院校數來平衡發展。
(圖片來源/王雪琪製)

黃乃熒認為大學校院數量短時間劇增,主要因素是學院轉型成為正式大學的門檻變低,導致這些即使成功轉型的大學,依舊被標榜非正式大學。大部分轉型成功的大學前身是屬於開放一個科系的學院,但一所大學至少需要三個學院才得以形成。所以這些非正式大學的案例,罪魁禍首的是學校本身的經營管理不當。校方認為約聘幾個教授,再設立一些教授能夠授課的科系,達到大學成立的條件就能轉型,再加上審核學院轉型成大學的相關單位沒有進一步評鑑學校的整體表現,讓校方迷失了轉型的真正用意。​
 

自力更生 管理之道避招缺

「當初推動台灣高教普及化的時候,犯了兩個錯誤。第一個是沒有做人力的推估,第二是台灣高教在很短的時間就達到普及化。」黃乃熒指出現今高教出現危機,與少子化有關聯,不過真正主因是當初推動高教普及化的時候,缺乏分析與預估未來學生就學率是否合理化。他表示一所口碑好的大學,即使面臨少子化的現象也不用擔心會產生招生缺口的問題,但學校不能完全依賴政府輔助的教育津貼來經營,最重要是校方自身努力,與企業或產業合作,實施產學教育提升學校的教育實力。​

目前就讀台北醫學大學的石同學表示,當初在選擇大學,雖然被高雄醫學大學及台北醫學大學正取,但身為宜蘭人,因為地理環境便利而選擇後者,雖然沒有跟陽明大學一樣大的規模,不過石同學認為學校本身的師資可以跟其他排名較前的醫學大學媲美,「學校是從醫學院轉型成醫學大學,規模小,可是設備及老師的授課經驗都很扎實,因為他們都有在跟產業合作。」

不過即使口碑再好的大學,事實上依舊還是會面對小的招生缺口問題。交通大學副校長陳信宏表示,一流大學不會受到少子化的太大影響,可是博士班的學生會大量減少。博士班的學生象徵著整個社會產業形成,大學畢業後社會一些研發產業需要他們幫助,來進行新的研究與開發,讓企業永續經營。若未來博士生減少,企業吸收不到這些人才,就會促使公司無法開拓新技能,導致公司未來發展可能遇到瓶頸。因此好的大學也要適當培養出人才,這些人才在畢業之後有所成就,也能回饋社會以及大學。
 

募集經費 運用受管制

經費的運用也是扶助大學發展的重要因素。台灣每一所大學校院都能得到政府的輔助,不過這並不能百分之百幫助學校運作。黃乃熒指出歐美大學發展,主要是依靠企業募款得到學校經費來運作,鼓勵本地大學校院仿效這一類經營模式。但是目前本地大學經費運用或是募集到的款項,校方都沒辦法運用自如。他指出本地大學屬於半自主管理,也就是另一半營理權由政府管制,所以校方想利用經費來進行學術研究,就必須花時間規劃與爭取,導致學校發展受阻。​

而陳信宏則認為現階段本地大學還是無法跟國外大學相比。畢竟歐美國家屬於自主主義,企業家不會讓下一代接手,普遍上大學都是靠企業家的遺產得到經費運作,而台灣實際上依舊是子繼父業,當企業家邁入老年退休,還是會計畫將遺產留給下一代。但是學校也不能完全靠募款支撐,也要懂得如何將經費拿來運作或投資,就像歐美一流大學,慢慢將經費的源頭擴大。不過他也表示政府不應該介入學校經費運用,導致減緩學校向前邁進的動力。


台灣高等教育發展目前缺乏經費,希望業界能效仿歐美國家,
捐獻資金回饋教育。(圖片來源/
weareeducation
 

高教 是機會還是束縛? 

社會風氣的民主開放有助於國家的發展,因此台灣教改提倡國家教育普及化,希望台灣每個人都能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但現實無疑表露出高等教育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我個人是不鼓勵多念大學。」身為交通大學資工所博士生林冠宇認為,高教普及化給台灣小孩帶來許多無形中的壓力。為了迎合社會風氣,許多小孩被迫承受許多無形的課業壓力。林冠宇表示其實每一個人應該了解自身的專長是什麼,屬於實作派還是理論派,畢竟有些人不擅長學術研究,卻有成為廚師的天賦,所以社會需要實作與理論平衡才算正常運作。「以前大學或是博士畢業,除了鑑定你的能力再來就是你所念的大學。但現在社會比較聚焦在你的能力了。」黃乃熒也認為大學擴增確實提高念大學的機會,可是也應考量全台年輕人是否都適合念大學以培養個人才能。

社會需要的是能夠貢獻幫助發展的人才,文憑不能判定一個人的特性與能力。做出明理分析,把台灣高教資源透過適當的大學校院校數集中化,才能解決學校發展的失衡,提升台灣高教整體的表現。

記者 王雪琪
王雪琪就是我,不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南洋那裡有個地方叫做馬來西亞是我成長的地方。每天認真過日子,對生活的態度簡簡單單。喜歡就喜歡,該做就做,認真時就該認真。沒做很重要的事時,基本上思考能力都是處於睡眠狀態,在人群談話中總是不在狀況內,所以身邊的人總覺得我在發傻。我最愛吃香喝辣,山珍海味對我而言其實就是家裡可愛的媽咪煮的家常菜。
記者 王雪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