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記自我 塗鴉藝術

2016-06-03  記者 曾煥富 文

讀取中

一九六○年代的紐約,一股塗鴉(Graffiti)的浪潮悄然開始。青少年趁著火車還沒開始運行,摸著黑,偷偷爬進火車站,在火車上留下大大的名字。畫完後,他們遠離現場,坐在遠方,欣賞自己的名字隨首班車駛向城市。這些塗鴉,有如一種標記,彰顯著作者的存在。

至今,塗鴉已經成為藝術,甚至被放進展場。這樣的轉變,讓更多人看見塗鴉的美,並用塗鴉,聽見街頭的聲音。

 

參考資料:

臺中市政府文化局WeSharewebUrbanistGRAFFITIHUNT’S WEBLOGWALLRIORS 2016尊彩藝術中心

音樂來源:

Youtube editor Gabriel QuirinoYoutube editor BluntedBeatz

 

 

總編輯的話何家沂

本周共21篇稿件,以聲音與影像作為主軸,針對當代文化議題拋出深度的思考,豐富的內容值得讀者細細品味,是一場感官盛宴。其中頭題為「台灣電影編劇 困境與突破」,帶出影視產業改革的當務之急。

本期頭題王 ╱ 李瑞彥

媽我用廣播上頭題了。

本期疾速王 ╱ 凃湘羚

高雄的孩子,但曬不黑, 有著過度狂烈的內裏,異常的潔癖,靈敏的感性, 努力把飄絮的思緒化成有溫度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