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萬化冥合之聲 恩雅

恩雅睽違七年推出新專輯「Dark Sky Island」,將日月星辰寫進音樂之中。

與萬化冥合之聲 恩雅

記者 范瑀真

2015年11月,睽違7年,愛爾蘭新世紀樂派(New-Age)樂手恩雅(Enya)推出全新大碟「Dark Sky Island」(暗天之島)。這7年的沉潛恩雅旅居法國,將自己與日月星辰的對話和觀察大自然的感受譜成音樂。


「enya」浮水印首見於恩雅的第一張專輯「Watermark」。(圖片來源/wallpapersafari
 

描繪河海山川 寄託心靈

這並不是第一次,恩雅將宇宙、山川、生命、以及她磅礡的情感注入音樂。1988年恩雅發行第一張正式個人專輯「Watermark」(水印),當時空降英國金榜冠軍並且蟬聯三週的「Orinoco Flow」(奧利諾科河),已展現出她「與萬化冥合」的音樂風格。奧利諾科河發源於委內瑞拉的帕瑪里山脈,孕育蓬勃生機。恩雅以撥弦及電子合成琶音作出輕快跳動的節奏,結合歡欣的旋律,回環復沓,歌曲一氣呵成像水勢奔流而出。恩雅激勵地唱著「sail away sail away」,挾河水宏大的生命力將樂迷一齊捲入奧利諾科河。

 
蟬聯英國金榜冠軍3週的「Orinoco Flow」。(影片來源/YouTube

恩雅寫河水、花草、星空,她鍾愛大自然及宇宙。她的音樂裡能聽見對環境、生態議題的溫柔關懷。「Dark Sky Island」歌曲靈感來自恩雅的錄音夥伴蘿瑪(Roma Ryan),蘿瑪以詩句描繪英吉利海峽群島之一的「薩克島」(Sark Island)。詩句提到,在夜晚從薩克島上抬頭仰望,能看見浩瀚的星河。只有600人的小島,沒有汽車、也沒有喧囂閃爍的流光,因為薩克島民不願汙染他們仰首的喜悅。恩雅說,「我把故事帶進了錄音室。」樂迷無法親身體會的景緻,恩雅用音樂帶著聆聽者前往那美好境地。新專輯首波主打「Echoes In Rain」(雨中回聲)空靈而壯闊地唱著:

「Wait for the sun(等待破曉) Watching the sky(凝視長空) Black as a crow(闃黑如鴉) Night passes by(夜晚消逝) Taking the stars(欲取星辰) So far away(如此之遙) Everything flows(萬物更迭) Here comes another new day (新的一日又復到來)」

恩雅的音樂從來不是說教或是無病呻吟,她總是提醒著凝神諦聽的樂迷們:置身無窮宇宙之下,自我將收斂得如此渺小,因而謙卑,順應天地萬物運行,明天依然會按照大自然的法則日昇、月落。如果恩雅的音樂對其本身是一種抒懷,對聆聽者而言則是一場心靈的解放,甚至是救贖,和老莊思想有異曲同工的弦音。它們使人暫時逃離一切身外之物的囚禁,回到在羊水中漂浮,一切為零,但是蓄滿能量的初始狀態。


「Echoes In Rain」以弦樂和鋼琴交疊出浩瀚的星圖。(影片來源/YouTube
 

定義狹隘 「新世紀」成標籤

「Watermark」發行之後過了三年,恩雅完成第二張創作專輯「Shepherd Moons」(牧羊人之月)。它漂亮地在葛萊美獎中奪下「最佳新世紀音樂專輯」,讓恩雅一戰成名。其後接連而來的另外3座葛萊美獎和其他大小獎項,奠定了恩雅在新世紀音樂圈的領導地位。諷刺的是,恩雅本身並不喜歡自己的作品被冠上「最佳新世紀音樂專輯」的頭銜。事實上,許多屬於新世紀音樂這個「類別」(genre)的樂手,都曾發表過言論,「澄清」自己的音樂不屬於「新世紀」,他們不願被貼上「新世紀」的標籤。


恩雅獲得葛萊美獎「最佳新世紀專輯」。
(圖片來源/Independent

關於新世紀音樂的起源和定義目前沒有一套公認的說法,較為一般大眾所熟知的「放鬆、冥想音樂」可追溯至1970年代歐美的「新紀元運動」。當時西方社會人們對過度膨脹的物質主義感到厭惡,內心失落匱乏,許多人迷失自我,找不到方向。於是新紀元運動逐漸盛行,它汲取各方宗教思想、內容駁雜,涵蓋了印度瑜珈、神祕學、超人思想、宇宙進化論以及更多來自不同學派、地區的觀念。

人們急欲掙脫覆蓋整個時代的徬徨,試圖求得內心安定和物質以外的寄託。伴隨著這樣的需求,早期的新世紀音樂出現了:它們用來幫助舒緩疲勞、潔淨心靈,作為瑜珈、冥想或是按摩的輔助工具。

對音樂類型「賦予定義」本身並沒有太大錯誤,如搖滾、鄉村、爵士、藍調等不同類別都各自有其千秋。新世紀音樂面臨的問題是,它的定義太狹隘,否定了被歸屬在此類別的樂手本身對音樂的理念。知名新世紀樂手雅尼(Yanni)曾說過一段值得玩味的話,「『新世紀音樂』是由唱片商創造的詞彙,用來區分出那些不是爵士、古典、流行或者搖滾的音樂。他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所以他們把這些音樂全部丟進這個類別底下。」除了雅尼,第一屆葛萊美獎最佳新世紀獎項得主安德里(Andreas Vollenweider)也對得到這個「最佳」表示不滿,他批評此獎項「對一個超越時間的作品(指自己的音樂)貼上可笑的標籤。」


雅尼,世界知名的演奏家、作曲家。(圖片來源/a2ua

面臨同樣的問題,一向委婉的恩雅也有自己的堅持和想法。她曾說,「如果你問我,我的音樂是什麼音樂,我會說:恩雅。」每個樂手想要傳達的訊息不同,但「做出屬於自己的音樂」這個本質是一致的。恩雅在樂壇耕耘近30年,她的音樂裡包含非常多元素,對於世間萬物的想像全部躍然音符和歌聲之上,時而鮮明強烈,時而溫婉柔美,集淒美、浪漫、奔騰、寧靜於一身。不變的是,她的歌曲蘊含強烈的仙靈氣息,如註冊商標一般具有很高的辨識度。樂迷們聽的從來都不是「新世紀金榜常勝軍」,他們聽的是「恩雅」。
 

重要的是音樂本身

作為全球知名的音樂人,恩雅從不宣傳自己,她只在乎音樂。即使唱片銷量已經打破9000萬張的紀錄,恩雅沒有開過任何一場演唱會,她說,那會佔去許多時間,真正重要的是孕育出一張張好的作品,讓樂迷喜愛的作品。

太亮的星星,無法隱藏光芒。恩雅的作品經過30年仍站穩一方之地,倚賴的不是花俏的行銷宣傳。她的音樂有形狀、有知覺、有感情,會自己推開大門走入世界。2001年911攻擊事件發生,全球陷入恐慌與傷痛時,她的一曲「Only Time」(唯有時光)成為網路上討論度極高的療傷歌曲。仇恨點燃的戰火帶走無數生命,然而生者必須堅強,許多人從這首充滿靈性,彷彿不屬於塵世的歌曲中得到慰藉。


911事件之後,「Only Time」撫慰了許多陷入悲痛的人。(影片來源/YouTube

「誰能說出 道路往何處去 歲月向何方流 唯有時光」也唯有時光,考驗著下一個三十年,恩雅的音樂能否繼續屹立在時代的崖巔上,抵擋歲月激湍的浪花。

記者 范瑀真
曬太陽有益身心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