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期

擁有的曾經

敘述一段不曾被遺忘的記憶,在短短的回憶中道出無解、無盡的惆悵,獻給相愛卻無法在一起的人。

擁有的曾經

記者 張芳語 文  2016/09/25

我想,或許每一個人都曾經遇過這麼一個人。
他會成為你的靈魂伴侶,但不一定是現實生活的相伴。表面上看似在一起,內心相隔卻是如此的遙遠。或許彼此不能互相理解,卻仍然被深深吸引著⋯⋯再相遇的這一刻,兩個孤冷的靈魂相互依偎,沒有壓力、沒有束縛
不論性別,暢談著內心的夢想,訴說著共同的理念,對人生所經歷過的一切侃侃而談,恨晚識知音;相視而笑,相撫而眠,一個無聲勝過千言萬語,哪怕只是萍水相逢,下一刻就得與他分別?


漫步在台北信義區,周圍的喧囂似乎靜默無比,繁華的商店就如過眼雲煙,能和這樣的人走在一起,相信此時心中必定連綿起伏,感觸最深的莫過於相見恨晚,因諸多事感到遺憾,卻也慶幸自己下定了決心,走完這最後一程。這一生中可能只會遇到一位懂你、你也懂他的知音,最終卻因許多原因而無法在一起。
是愛情?抑或是生死輪迴中的緣?


論及愛情,誰又能理解其中奧妙?
最後的晚餐,偉大的天父無法和愛人相鄰;梁山伯與祝英台相互依偎,天人永隔終究消逝在蝴蝶群中;牛郎織女一年相見一次,漫漫長日誰能懂得其心酸?
錯誤的時間,遇到對的人,很多人怯步不前,但對方卻是生命中的唯一。


或許是我們無法跨越這條界線,無法踏入這段複雜的愛情巡迴模式。
或許是我們明白這樣就好,將對方最美好的模樣留在記憶中。
或許⋯⋯我們都曾經希望會有一個我們最愛的人出現在生命中,或許,那個他就是我此生的唯一,只是不願承認。 


認識多年,卻始終不能在一起;在晚間的臺北譜出新的一頁,久違相見的兩人頑皮地在手上試蓋文具行的印章,為兩個沒勇氣刺青的人圓下暫時的夢,啜飲著最平價的果汁,天南地北地相談著錯過的事蹟,高聲談論著對未來的嚮往。
我不明白我對他是什麼感覺,我完全了解他,卻看不透他的心思,更不了解自己,複雜與矛盾溢滿我的內心,我是否真的愛上了他?我至今仍沒有一個答案,希望有人能給我答案。
也許過去的交往經驗,讓我品過愛情的甜美、嚐過愛情的苦澀,讓我有點懂得什麼叫做愛,但自始至終我卻仍然不明白如何真正去愛一個人;任何人都深知愛情的陳舊公式,卻沒有人能猜出愛情的變數。
對於曾經崇尚完美愛情的我,剎那間覺得曾經的感情是多麼的可笑。


經過這些年的彷徨迷茫,踉蹌莽撞之後才領會,原來自己夢寐以求的愛情不過是美麗的幻影;夢想著能和前男友踏上相同的生活,邁入嶄新的人生,卻早已和最初也最重要的交會處擦身。不知什麼時候,我輕視了愛情,輕視了它的複雜繁瑣、輕視了它的深不可測。過去以為感情事再簡單不過,我們費盡心思,虛偽地對待彼此、對一段感情中的所有人,殊不知,在廢寢忘食爭取誰最愛誰的可笑生活中,我們最終仍敗給了自己。


直到今日,也許對愛情的期望已經遠走,心中高牆築起,獨自一人不再為要捨棄誰,更不為沉浸在過去的痛苦中自甘墮落;不願再一次受傷,希望在安逸中渡過我的人生。但當我們覺得自己已經隨時準備好放下一切安然地離去,卻發現其實不然,有太多東西放不下了,那時候我們才真能體會生命的可貴,才能發現在這短暫的生命中錯過了多少,卻已無法回首。


自台北分開後,事情愈發愈多,相聚的日子越拉越長,漸漸的,兩人的感情變為幾行訊息,當初在文具行印在手上的箭矢隨著新進一波又一波的記憶而沖淡,最後,杳無聲息。


對於感情,我不了解;對於愛情,我更摸不透;但我知道,不管他是不是會消失在我的生命中,消逝在未來的一切,與他肩並肩走在同一時空下的這段記憶永遠都會存在。
套用我在網路上看到最喜歡的一句話:「無論甜蜜或痛苦,都已是劃下句號的那曾經。」
雖然最後不會在一起,但是能夠擁有,一個寧靜的夜晚,也很長了。

 

創作理念

親身經歷,曾經體會無法坦誠的愛情,獨自愛戀著一個人數年之久,今日卻不再有交集。如今他有了所愛之人,濃情蜜意昭告天下,霎時往事湧現,只能微笑面對,誠心祝他幸福,不奢求他記得我,願能深藏我心。

記者 張芳語
癖好:看電影、聽音樂、看小說寫小說 長處:除了游泳,其他方面正常發展 夢想:人生朝白日夢道路發展        
記者 張芳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