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 用饒舌唱出社會縮影

2016-09-24  記者 曾婕茵 文

本名黃偉豪的饒舌歌手「小人」,在「大支」曾冠榕門下拜師學藝,十年為徒,練就了詞曲創作兼備的才能,2013年發行第一張專輯「小人國」,便受到當年度金音創作獎與金曲獎的入圍肯定。這張專輯的作品,跳脫以往嘻哈曲風用「性、毒品、犯罪」作為主題的框架,顛覆饒舌給人髒話連篇的刻板印象,將社會議題與弱勢關懷融入歌詞,唱出社會的現實面,單曲「兇手不只一個」,更讓聽眾重新檢視校園霸凌的議題,暗示社會一隅也需要人們的關心。


「小人」黃偉豪來自音樂工作室「人人有功練」。
(圖片來源/
小人粉絲專頁

 

時間流逝 童年純真不再

人們因為長大而改變,但小時候的回憶卻再也抓不住。「變了好多」一曲,收錄在專輯「小人國」中,以「人」的改變為主軸,穿插科技進步與社會變遷的滄桑感。人們相互溝通的方式變了,情感交流的程度變了,換來的是真誠或假面的猜忌、物質或情感的慾望,隨著年齡增長,會逐漸看淡一切,卻也容易迷失自己。

社會化的過程,被外在的規範約束著,人們以面具掩飾內在,失去了赤子之心,逐漸地,人們對生活周遭不再有好奇心,對夢想也不再有熱忱,失去的不只是天真的笑容,也失去了感性的情緒,剩下的,是麻木;自己變了、社會變了,逝去的青春也帶走一切,留下的,是感慨。


「變了好多」MV,由大支、MC Hotdog、J.Wu跨刀獻聲。(影片來源/YouTube
 

二分為一 二分之一的思念

人事物不停在變換,感情也不例外,從兩個人變成一個人,是孤單、是哀愁。但是在「二分之一」這首歌中,卻沒有任何愛恨情仇、悲傷難過的字眼,只是平鋪直敘地陳述一對戀人分手之後的生活,每句歌詞以單與雙的對比,緊扣住寂寞與失落。小人的嗓音並非猛烈激昂,而是近似於呢喃的低語,彷彿代替男主角訴說著剛分手的落寞,從出雙入對到形單影隻,「二分之一」不只是生活剖了一半,也是分開之後情感的羈絆。


「二分之一」經過小人雕琢,歌詞細膩,詮釋男女分手後仍然不習慣
單身的生活。(影片來源/
YouTube

 

與眾不同 當隻苦中作樂的怪物

是人都會有情感上的的依賴需求,但是眾人避而遠之的異類,內心也可能存在著被包容的渴望。曲風與一般饒舌歌大相逕庭的「怪物」,以搖擺樂(Swing)包裝成輕鬆詼諧的作品,以「怪物」象徵被普世價值排除在外的異類。少數人因為不同的種族、宗教、品味、性向、外表等,成為不被多數人所接納的異類,無法融入社會中的大群體。

人們容易懷有成見,對不熟悉的人事物逕自下註解,進而產生厭惡、鄙視、閃避、攻擊的行為,而偏見就是區分「怪物」與「普通人」的切割線,非黑即白的二分法,使得異類無法在社會上立足,甚至無法擁有發言權,他們的心聲,永遠會被主流意識埋沒。

「說我是個怪物 嘿 我沒看法 要我不作自己 挖 沒辦法」

既然無法被多數人接納,歌詞中的怪物寧願繼續當怪物,即便遭受眾人唾棄,也不願改變自己迎合他人的偏好,以堅定的立場當一隻「快樂又悲傷的怪物」,對抗眾人的奚落與蔑視。


「怪物」的MV中,反串的丑角意味著革除在社會之外的異類。(影片來源/YouTube
 

人性黑暗 冷血即凶器

身高155公分的小人,在過去受訪時提到,學生時代曾為身高感到自卑,更因此成為校園霸凌的受害者。但是過往的傷痛早已結痂,成為新的創作動力,以自身經歷詮釋被霸凌的無奈與辛酸。「兇手不只一個」,以高中生的自殺與霸凌切入,透過不同角色對兩起自殺事件的反應,紀錄社會的冷漠無情,寫下世態炎涼的悲歌。

「有個網友看到這則新聞馬上po 譴責少年逃避現實的留言馬上多」

跳樓自殺的學生無法承受遭遇霸凌的痛苦,逼不得已結束自己的生命,但人們卻以事不關己的心態將矛頭指向受害者,指責他們的脆弱。逃避現實的確不是解決問題的上策,但是受害者沒有理由承擔所有過錯,反而是這個世界的不友善,拉開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同理心漸漸在人們心中抽離。

「有個路人曾看到被毆打的死者 死者看著路人 路人只是看著死者」

目擊者寧願潔身自好,路過時沒有同情、沒有憐憫,更沒有一絲願意協助的跡象,以冷眼旁觀保護自己,避免捲入不必要的麻煩。商業社會,人們奉利益為圭臬,不相干的人事物一律忽略,自掃門前雪的心態讓社會逐漸變得自私冷漠,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也逐漸瓦解。

自殺事件的兇手並非死者本身,是逼迫死者走上絕路的「兇手」,而且,「兇手不只一個」。歌詞中,校園霸凌的加害者、視而不見的目擊者、明哲保身的權力者、落井下石的網路匿名者、窮追猛打的記者,讓霸凌像是野火燎原般擴散,被害者本身與家屬所受的傷害,不是一句道歉就能夠撫平的痛。
 

霸凌如巨錘 重擊學校教育

回顧2010年至2011年,臺灣校園霸凌事件層出不窮,桃園縣立八德國民中學(現為桃園市立八德國民中學)更是在教育界投下震撼彈。當時發生多起霸凌事件,校方卻隱匿實情,直到師生連署陳情立法委員,事件才曝光。歌詞敘述的故事不但與八德國中霸凌吃案事件有著異曲同工之妙,MV中也放上網路流傳的霸凌影片與新聞剪輯,觸目驚心卻又催淚的真實畫面,帶出最後一次的副歌,沉重的嗓音富含渲染力,呼籲校園霸凌的問題必須重視。

學校原本是教育下一代的神聖場所,但是校園霸凌卻成了教育的隱憂,學校不再是知識的殿堂,而是淪為社會黑暗的源頭,存在許多「沒殺人的殺人犯」。歌詞中,主題為「校園暴力」的演講,在「笑容洋溢」的學生映襯下,顯得格外諷刺;看似毫不在乎的嬉鬧,象徵著應該享受青春的歲數,暗藏著看不見殺傷力的隱憂。


「兇手不只一個」MV畫面以緩慢的步調,表達校園霸凌與社會冷漠的沉重。(影片來源/YouTube
 

音樂力量 社會議題的暮鼓晨鐘

音樂不只是藝術,也是提振社會意識的力量,小人用音樂替社會現況完成速寫,歌詞並不嚴肅,也沒有過多的激情,卻能夠以平淡的文字將音樂唱進人心,讓社會大眾也能省思需要正視的議題。人們為了自己的生活而努力,共同在這片土地上奮鬥,但社會上有許多角落存在著嚴重的問題,卻因為事不關己而感到無關痛癢,一切當作過眼雲煙。

多少社會新聞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卻在討論熱度減低之後逐漸被遺忘?這不是錯,只是人之常情。正如同「兇手不只一個」的MV結尾,新北市立鷺江國民中學校園霸凌受害者楊同學的遺言,「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就被遺忘,因為這是人性。」毫無情緒,卻發人深省。

總編輯的話張巧宜

本期為107級最後一期喀報,稿件數與內容相當豐富,共有29篇,以聲音和影像為主。頭題「陳年魔法 布袋木偶雕刻師」報導脈絡清晰,內容流暢,點出傳統產業正在流失,期待引起大家的重視。

本期頭題王 ╱ 張芸瑄

阿美族女孩,喜歡大海。一生若不經得風浪哪叫人生。有種就靠自己,人生最大的懲罰是後悔、是冷漠。

本期疾速王 ╱ 彭書耘

矛盾特質的集大成,興趣使然的少女,有很多不切實際的夢想需要被打破但大概不是現在(不過要多吃青菜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