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屆

被遺忘的第三世界

相隔一天發生的黎巴嫩炸彈攻擊和巴黎恐怖攻擊,凸顯媒體對第三世界和西方國家的不平等。

被遺忘的第三世界

記者 林湘芸

二○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星期五,正逢西方國家通稱的「黑色星期五」,法國巴黎發生連環恐怖攻擊事件,聖戰組織伊斯蘭國(The Islamic State,簡稱IS)在多處發動槍擊和爆炸,死亡人數一百多人,逾四百多人受傷。事發過後不久,無論國際或是台灣,各大媒體大幅報導,不斷更新死傷人數;各國元首紛紛發表聲明,譴責IS的行為;全球著名地標點亮象徵法國國旗的藍、白、紅三色哀悼;社群網站出現#prayforparis的主題標籤。


艾菲爾鐵塔熄燈為恐怖攻擊哀悼時,全世界知名地標點燈為法國祈福。
(圖片來源/
ShareOnion

然而,在巴黎恐怖攻擊的前一天,黎巴嫩首都貝魯特也遭受IS的爆炸襲擊,四十多人死亡,超過兩百多人受傷,此次爆炸事件是自一九九○年黎巴嫩內戰結束後,最嚴重的自殺式炸彈攻擊。同樣都是恐怖攻擊,在大家都為巴黎哀悼、祈禱的同時,黎巴嫩卻未獲得和巴黎恐怖攻擊相同的關注度,不禁讓人探討,第三世界和西方國家人民的生命,是否真的平等?
 

國家背景 造成親疏有別

在巴黎恐怖攻擊後,Facebook先前只用於自然災害的平安通報站(Safety Check),開啟「Paris Terror Attacks」服務,引來黎巴嫩部落客喬伊.阿尤布(Joey Ayoub)不滿,寫下:「我們並沒有獲得Facebook為黎巴嫩開啟的平安通報站服務,也沒有國際領袖及百萬多名的網友在深夜為我們發表聲明。」黎巴嫩醫師艾里.費爾(Elie Fares)同樣在他的部落格上寫道:「當我們的人民死亡時,沒有國家在它們著名的地標上點燈,Facebook也不在意我們的人民是否有標記『安全』。」而在Facebook後續推出一鍵頭像換法國國旗濾鏡,更使許多人質疑是否厚此薄彼,忽視發生在黎巴嫩的恐怖攻擊。


Facebook推出一鍵頭像換法國國旗。
(圖片來源/Facebook

每個人接收資訊的同時,事件與自己是遠是近的「距離」,在關心的程度上會造成親疏有別。不可否認的,當相同類型的悲劇事件發生在西方國家及第三世界國家,無論是媒體或是社群網站,關注前者的人遠超過關心後者,即便在地理位置上,和第三世界的距離較短,但是心理距離上,卻與西方國家更貼近。生活中,人們一直以來深受西方國家的影響,舉凡語言、穿著、文化、娛樂等。雖然和西方國家處於不同的地理位置,對於他們的文化甚至是歷史卻相當熟悉,這樣的「心理距離」使得比起黎巴嫩,人們更傾向關心巴黎。

另外,事件所帶來的震撼度不一,同樣影響關注度。西方國家多年和平、沒有戰亂,而人們對第三世界的印象往往停留在落後、戰爭不斷、局勢動盪不安。尤其在黎巴嫩鄰近的國家時常有戰爭,儘管相較鄰國已經是比較安定的國家,黎巴嫩仍然難逃「戰爭中國家」的刻板印象。而貝魯特南郊是真主黨的勢力範圍,真主黨是伊斯蘭教什葉派政治及軍事組織,為黎巴嫩反對派政黨,協助敘利亞對抗IS,也被英、美視為恐怖組織,讓人們間接認為貝魯特被IS攻擊,是意料之中的事。再者,西方國家遭遇攻擊後,對全球的經濟造成的影響大於第三世界,種種因素,造成第三世界被忽略。
 

誰忽視第三世界

對於造成西方國家與第三世界受到不平等的關注,大家把矛頭指向媒體,指控媒體厚此薄彼。當兩件恐怖攻擊發生後,關於巴黎的新聞鋪天蓋地而來,占據媒體頭版,卻鮮少看到關於黎巴嫩的新聞。對此,美國《每日星報》記者艾瑪.凱莉(Emma Kelly)提出反駁,認為:「媒體都有報導其他國家發生的爆炸案,但是對於平常很少關心第三世界的閱聽人,自然不會主動關注媒體對黎巴嫩恐怖攻擊所花費的心力。」

雖然媒體同樣有報導關於第三世界的新聞,但是關注程度不及西方國家卻是不爭的事實。二○一五年一月七日,法國政治諷刺雜誌《查理週刊》的總部,遭到伊斯蘭恐怖份子持槍射擊週刊工作人員及警察,國際媒體不斷進行即時報導,從事發乃至警方追擊嫌犯,全球人們幾乎是同步得知實際狀況。但是在一月三日至七日,奈及利亞同樣發生恐怖攻擊,博科聖地(Boko Haram)以手榴彈及槍攻擊巴加鎮,屠殺至少一百人,另有消息指出屠殺人數高達兩千人。奈及利亞大屠殺死傷人數遠遠超過《查理週刊》槍擊案,媒體後續報導的篇幅卻是相差懸殊。CNN指出:「用博科聖地、屠殺、兩千人的關鍵字在Google搜尋相關新聞,僅出現一萬五千三百條結果;用巴黎、查理週刊搜尋,則會出現二十二萬一千條新聞。」


博科聖地在奈及利亞發動大屠殺,房舍建築夷為平地。
(圖片來源/
時尚華爾滋

新聞價值中的影響性和接近性,使關於西方國家的報導遠多於第三世界;長時間動盪不安,閱聽人對第三世界戰亂的新聞已經感到習以為常,讓第三世界的新聞缺少異常性;在多數閱聽人對第三世界發生的事情漠不關心時,講求收視率及點閱率的新聞只能把更多關注焦點放在西方國家。閱聽人指責媒體,自身的選擇卻是影響媒體該報導什麼的關鍵因素,在責備媒體忽視第三世界的災難時,更應該主動去了解。
 

為世界祈禱

發生黎巴嫩炸彈襲擊及巴黎恐怖攻擊後,媒體報導的篇幅不平均,以及全球人民對事件所發起的後續行動,讓人們開始探討黎巴嫩人民的生命是否不如法國人?大家不斷提倡人生而平等,但現實中生命是否有貴賤之分?也開始有人批評那些只為法國祈禱,而不為黎巴嫩哀悼的人,然而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關心自己所想關心的事,但是在選擇只關心西方國家時,不該去責怪媒體忽視第三世界,而是思考自己應該也要了解發生在第三世界的戰亂。

在這兩起恐怖攻擊事件後,第三世界被遺忘的問題逐漸受到重視,每個人都該反思,在為法國或黎巴嫩祈禱的同時,更該為世界祈禱,為那些因戰亂而流離失所的人們祈禱。

記者 《喀報》
在2012年6月底跟各位暫時告別的《喀報》,經過一個暑假的醞釀跟沈澱,從101學年度開始,由交大傳科系103級的37位同學接手。本學期(105學年度上學期)由陶振超、黃靜蓉、黃淑鈴擔任指導老師;李佳昇、蔡文婷分別擔任系統及編務助教。   《喀報》從創刊至今,秉持「從做中學」、「團隊合作」、「堅守品質」的理念,歷屆學生們努力耕耘,建立了良好的運作體系,並已累積豐富而多元的作品。本學期的103級學生們,將延續《喀報》優良傳統,除了擔任記者跟編輯,學習多媒體電子報內容形式的採寫與編輯,也將與〈多多系統第三版〉一起成長,學習更靈活而有效地運用《喀報》多媒體平台。   作為交大傳科系的學生實習媒體,《喀報》的使命與精神將在103級〈整合數位媒體實作〉課程師生的齊心努力下,持續發光發熱。敬請各位拭目以待。  
記者 《喀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