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屆

告白與渴望 病態社會縮影

透過中島哲也的兩部電影【告白】與【渴望】,闡述日本社會病態的生活壓力。

告白與渴望 病態社會縮影

記者 林儒均

法國導演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曾說:「電影就是每秒二十四格的真實。」人們常常忽略或是遺忘生活當中的許多細節,但透過電影,特定的情境得以被再現、強調甚至是誇大。日本導演中島哲也分別二○一○、二○一四在所執導的兩部電影,【告白】以及【渴望】,藉由懸疑、驚悚的手法,將人類陰暗的一面赤裸地呈現出來。

  
電影【渴望】,描述極度扭曲後的慾望。(資料來源/YouTube
 

驚悚背後的鬼才手法

導演中島哲也在這兩部作品當中,透過多重運鏡的手法,並且加入了許多電腦動畫,使電影畫面看起來更為多元豐富。而影片節奏的部分則展現他特殊的風格,快慢節奏交互穿插,使整體風格十分詭譎,也讓他成功地玩弄觀眾情感,因此兩部電影都被譽為是近年來最黑暗的日本電影之一。中島哲也也相當喜愛透過音樂呈現每個場景的情感,使用類似音樂劇的模式去拍攝悲劇,其最著名的例子便是在二○○六年所執導的電影【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嫌われ松子の一生),他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聆聽日本流行樂,試圖從中尋找合適的歌聲,而這部電影中使用了將近七十首的歌曲,大多數都是為了電影量身訂做。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中經典的音樂劇手法。(資料來源/YouTube
 

告白 展示心中的陰暗

電影【告白】改編自日本作家湊佳苗(湊 かなえ)的同名小說,描述一位女教師在自己的女兒遭到學生殺害後心理狀態的改變以及之後所採取的一系列報復行為。告白這個詞彙有兩種意義,其一是「對公眾的聲明或啟事」;其二則是「說明、表白」。整部電影環繞著「告白」這個詞彙,所有的事件皆是已經發生的事情或是在遠處發生的事情,而透過角色對彼此的「告白」,使劇情疑點漸漸地攤在銀光幕前。

電影的一開始,場景即設定在吵鬧的教室中,女教師以獨白的方式,異常冷靜地向全班同學告白,包含自己的辭職、女兒被殺害,以及緩慢、卻有計畫性地向兩位兇手復仇。導演反覆利用節奏的反差,快速地切換鏡頭,卻讓每個畫面中的時間緩慢流動,替電影製造不自然卻微妙的懸疑感,使觀眾的情感不斷地起伏,並且配合色彩心理學,電影中低亮度以及低飽和的色彩將人情排除,在觀影過程給予極大的壓迫感。


主角向全班「告白」自己的女兒慘遭同學謀殺。(資料來源/【告白】影片截圖)

主謀兇手渡邊修哉是一個天才,來自科學世家的他缺乏家庭所給予的關愛,甚至會因為沒達到媽媽的要求而遭受家暴,因此渴望認同感的他開始利用自己的聰明才智製造無謂的傷亡,使自己開始被大家注目,再利用身為學生的身分脫身。電影的最後透露出了渡邊修哉的伊底帕斯情節(Oedipus Complex),而主角也利用這點進行最後的報復。這部電影透過極端的例子來闡述家庭教育對於人格養成的重要性,兩位兇手皆來自不正常的家庭,使得他們皆出現人格上的缺陷,且無法與同儕相處融洽。儘管角色之間的關聯皆圍繞著主角女兒的兇殺案,但電影中每個角色的個性和各自的背景以及生活環境才是每個角色真正的「告白」。
 

渴望 扭曲病態的根源

二○一四年上映的【渴望】同樣也是驚悚懸疑電影,改編自深町秋生的小說《無盡的渴望》,敘述一個退休刑警尋找自己失蹤的女兒,卻接連被捲入許多事件的過程。整部電影劇情架構其實不複雜,緊緊扣著慾望這個主題,而角色對於渴望的走火入魔也是整個劇情發展越來越不單純的最大原因。導演在【渴望】中仍然使用慣用的手法,透過交叉剪輯,快速切換場景及畫面,再反過來放慢每個畫面的時空,使電影節奏詭異而扭曲;與【告白】不一樣的,則是電影中反而在某些場景利用了大量飽和度高的顏色,透過明亮、高彩度與陰暗、冷色調之間的對比,使觀眾產生的壓迫感更甚。


透過鮮明的顏色描繪吸毒的場合,製造違和感(資料來源/【渴望】影片截圖)

同樣的,這部電影也呼應著家庭親疏關係的重要性。主角藤島昭和在結束自己的警察生涯之後,才想追求家庭生活的美滿,但對於幸福家庭的渴望卻是扭曲不正常的;而象徵天使的女兒藤島加奈子,反而是他人渴望得到的對象,因此電影前半部塑造了一個詭異的父救女情節,然而真正擁有病態渴望卻是長年以來失去家庭溫暖,並且在他人追求之中失去自我的主角女兒。本片的英文譯名為【加奈子的世界】(The World of Kanako),更貼切地呼應了這部電影的主題,也就是加奈子才是所有渴望的根源,甚至連他自己也身陷其中。電影中的「渴望」與【告白】中的「告白」同樣都是具有多層次的,不僅僅只是單一角色的慾望,而是透過事件闡述每個角色對於渴望的執著,然後演變成病態慾望的過程。
 

放大鏡下的社會陰影

兩部電影除了講述親疏關係的重要性之外,也傳達了許多日本現在社會的問題。根據日本政府在二○一五年通過的《兒童青少年白皮書》,十歲到十五歲的青少年中,將近半數學生都有被霸凌的經驗,由此顯示,霸凌是現今日本社會嚴重的問題之一。在這兩部電影中皆出現霸凌的元素,雖然被擺在第二層次甚至第三層次,但同儕之間的霸凌關係也正是主角們的思想變得更加偏激的原因,由於在群體生活中亦無法獲得認同感,因此增加了親疏關係所具有的重要性,而甚至有戀母情結或是戀父情結的產生。此外,日本人巨大的生活壓力,強迫每個人必須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許多人對於自己的身分常常會施予過度的壓力,因此對於自我認同產生扭曲。【告白】中的主角森口悠子身為母親以及老師,在社會壓力之下將自己塑造成墨守成規的人,而【渴望】中的藤島昭和則是迷失在作為一個好警察以及一個好父親兩個身分之間。


日本層出不窮的霸凌事件,也在電影中被寫實地記錄(資料來源/【告白】影片截圖)

電影批評家安德烈巴贊(André Bazin)曾說:「電影是現實的漸進線。」儘管現實中的事件不如電影中的情節來的誇張,但中島哲也透過近年來幾部驚悚悲劇電影,試圖呼籲日本人反思現今社會所帶來無謂的枷鎖以及束縛。雖然其誇張的手法使電影毀譽參半,但仍然成功引起日本社會對於這兩部電影的討論與思考。

記者 《喀報》
在2012年6月底跟各位暫時告別的《喀報》,經過一個暑假的醞釀跟沈澱,從101學年度開始,由交大傳科系103級的37位同學接手。本學期(105學年度上學期)由陶振超、黃靜蓉、黃淑鈴擔任指導老師;李佳昇、蔡文婷分別擔任系統及編務助教。   《喀報》從創刊至今,秉持「從做中學」、「團隊合作」、「堅守品質」的理念,歷屆學生們努力耕耘,建立了良好的運作體系,並已累積豐富而多元的作品。本學期的103級學生們,將延續《喀報》優良傳統,除了擔任記者跟編輯,學習多媒體電子報內容形式的採寫與編輯,也將與〈多多系統第三版〉一起成長,學習更靈活而有效地運用《喀報》多媒體平台。   作為交大傳科系的學生實習媒體,《喀報》的使命與精神將在103級〈整合數位媒體實作〉課程師生的齊心努力下,持續發光發熱。敬請各位拭目以待。  
記者 《喀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