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屆

簽到卻未到 空蕩的地方議會

簽到卻未到 空蕩的地方議會

記者 韋秉仁 報導  2017/06/14

「向大會報告,由於人數不足,無法召開大會,會議就此散會。」碰、碰、碰,在主席的三聲木槌聲響下,台北市議會第9次大會宣告流會。

11月11號,台北市議會召開第二次定期大會第9次會議,進行預算、法案審查。然而,卻因人數未過半,不符合程序規定,導致流會。台南市議會更於10月26日至11月4日,連續流會8天,造成總預算案無法通過。

本該坐在議會內,監督行政機關、對預算進行把關的議員,一個個都不在。然而,翻開簽到表,卻發現每個議員都列為「出席」。

▲台北市議會空蕩蕩,幾乎所有的議員均不在場,導致大會流會,然而簽到表上卻是滿的。(韋秉仁/攝影)

台北市共63名議員,按照議事規則,若要進行大會,必須至少有32名議員出席。第9次大會因在場人數未過半,導致流會。然而,在該次會議紀錄上,請假的議員僅有2名,其他61名皆有「出席」。簽到表與實際出席狀況明顯不符。

這種情況不只發生在台北市,望眼全台地方議會皆是如此。「簽到單滿的,議場卻是空的,這是常態。」宜蘭縣公民監督聯盟常務理事邱玉麟無奈地說。他指出,宜蘭縣共有34位議員,常常大會開始半小時後,議場就剩不到10人。

「幾乎不會有大會,從頭到尾都維持一半以上的人數。」台北市議員周柏雅表示。他指出,按規定在場人數過半才可以開會,但現在的情況是,只要簽到人數過半就開始。他說,議事規則早已淪為參考價值而已。

一位不願具名的台北市議會警察表示,「議員簽到、聊天後,就全部跑光了!」他透露,他擔任議會警察已經快二十年,大會出席人數從頭到尾都能維持過半人數的次數,「兩隻手都數得出來」。

「桃園市議會的簽到制度有很大的問題。」桃園在地聯盟理事長潘忠政指出,從今年開始,不再是每次會議都有一張新的簽到表,而是每個議員有一本「自己的簽到簿」。「就像小學生的家庭聯絡簿,還不用經過導師檢查。」潘忠政諷刺地說,這使得議員可以隨便亂簽,甚至一次簽許多天,然後之後都不用出席。

桃園市議會更傳出代簽與補簽的情形。潘忠政憤怒地說:「明明已經出國,卻找他人代簽,領出席費!」由於代簽已經涉嫌偽造文書,因此桃園地檢署近期也開始著手調查。但潘忠政憂心地表示,他認為檢調單位與許多議員的關係都很好,因此懷疑調查究竟是否會有結果。

此外,由於議事規則並未規定簽到時間,因此議員的遲到狀況相當嚴重。「縱使會議提前散會,仍然可以簽到,依舊算出席。」周柏雅表示,只要在會議通知單的時間範圍內,隨時都可以簽到。邱玉麟也指出,宜蘭縣議會常常可以看見,許多議員在大會結束的前一秒,姍姍來遲。

而隨著2016立委、總統大選的接近,更是影響到議員的出席狀況。雖然選舉的並非他們,但由於多數議員身兼黨職、競選幹部等職務,因此仍會受到影響。

台北市議員厲耿桂芳即表示,由於身負宜蘭、基隆、苗栗三區的輔選任務,因此有時會到外縣市輔選,耽誤到開會時間。邱玉麟也指出,之前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到宜蘭時,剛好遇到會議期間,但是民進黨議員仍翹掉大會,陪同掃街。但也有議員表達不同看法。周柏雅認為,選舉對議員的出席率並無太大影響,「因為平常就很低。」

▲議員周柏雅認為選舉對議員的出席率並無太大影響,「因為平常就很低。」(韋秉仁/攝影)

台北市議員陳永德表示,議會的生態一向都是如此。他指出,大會都是逐字唸法規、預算,且都是特定幾個議員在發言,把大會當作個人秀。因此,很多人認為大會議程冗長,沒必要待在現場。

陳永德進一步解釋,大部份議員簽完名後,雖然沒有在議場,但仍會待在議會大樓內,待有需要時再回到議場。台北市議員顏若芳也表示,議員簽到後,大部分仍會待在議會大樓,另一部分則回選區做選民服務。而邱玉麟則指出,「絕大多都是去跑紅白帖了。」

台北市議會秘書長王金德表示:「沒有人規定議員一定要全程坐在位子上。」他進一步解釋,議員不像學生一樣不能翹課,點完名就要坐在位子上。「最自由的行業就是議員了。」王金德表示,他們點完名後,可以去做選民服務、與市府官員開協調會,沒有人管他們。

周柏雅認為,會造成大會出席率極低的原因,在於議員不重視大會。他說,許多議員認為在大會再怎麼努力都沒有用、沒有人看得到,不如回地方做選民服務,反而有選票。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政策部主任洪國鈞指出,台灣的選舉文化是「握手的力度決定選票的去處」。導致議員本末倒置,時常跑地方紅白帖,卻忽略議會問政。

洪國鈞認為,要改變此一現象,就要由下而上的改變選舉文化。讓民眾了解議員的工作內容,提高選民對議員問政質與量的要求,間接對議員施壓,進而提高議員的出席率及問政品質。

▲公督盟政策部主任洪國鈞認為,要由下而上的改變選舉文化,對議員施壓,才能提高議員的出席率及問政品質。(韋秉仁/攝影)

陳永德表示,現行簽到制度有很大的弊端,需要全民、媒體一同監督。他說,過去曾有媒體在議場緊盯大會出席情況,使出席率稍微提高,但可惜不久後就停了。周柏雅也認為,若有更多媒體報導大會的情況,一方面能激起議員的質詢意願,二來也能對未到場的議員施壓,可以提高議員的出席率。

此外,各地方議會的透明度仍需加強。桃園市議會連去年第一會期的資料都尚未公開,更以「議員個人隱私」為由,拒絕對外提供出席表;而宜蘭市議會、台南市議會則是這期大會的資訊都尚未公布。議會應盡快公開會議紀錄及議員出席狀況,並建立IVOD隨選視訊,以便民眾監督議員。

「出席、問政,這是身為議員最基本的要求。」洪國鈞強調。雖然議員必然需要顧及地方選民服務,但仍應出席會議問政、審查,以監督政府為優先。而議會也應建立完善的實議會規則,包括大會的實際出席規定、會議紀錄及資訊的公開,並實際落實。

地方議會的改革,並非只靠人民或媒體的監督就能改善,更需要議員自己的自律及要求。潘忠政感嘆地說:「人民要的不多,就只是希望議員能實際出席,並為人民的生活把關,就是如此簡單!」

記者 e論壇
記者 e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