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竹三

女羽停賽 雙方隊長說明

原訂於今(四)日上午九點半在清大羽球館舉行的女生羽球表演賽,在昨天晚上臨時由梅竹籌委會通知交大女羽隊長黃小紅,表示清大女羽拒絕比賽,因此女羽以停賽論。今(四)日上午八點多時,梅竹籌委會到清大羽球館收拾布置好的場地,入場時發現清大女羽已經在場等待;隨後,交大女羽部分隊員及清大火力班到場,各路人馬在現場各據一方,等待主辦單位說明清楚。

女羽停賽 雙方隊長說明

記者 林儀 韓捷 戴子嘉 文

原訂於今(四)日上午九點半在清大羽球館舉行的女生羽球表演賽,在昨天晚上臨時由梅竹籌委會通知交大女羽隊長黃小紅,表示清大女羽拒絕比賽,因此女羽以停賽論。今(四)日上午八點多時,梅竹籌委會到清大羽球館收拾布置好的場地,入場時發現清大女羽已經在場等待;隨後,交大女羽部分隊員及清大火力班到場,各路人馬在現場各據一方,等待主辦單位說明清楚。

現場可見清大教練、隊長及各長官,還有梅籌委員們交頭接耳地協商,而交大隊員以觀眾身分到場,期待清大和籌委能提出一個合理的解釋。等待許久後,梅籌於10:05發表了簡短聲明:「原訂今早九點半舉行的女羽友誼賽,經今日凌晨開會討論後,雙方無法達成共識,故以停賽論。」


由梅竹籌委會宣布停賽。(照片來源/戴子嘉攝)

經過十分鐘,梅籌於10:17再度拿起麥克風:「接下來是清大女羽隊要發表談話,但聲明內容與梅竹籌委會無關。」清大女羽隊長李佳恩開始朗讀他們的聲明:(以下為記者林儀筆述,非完整稿。而清大女羽表示暫不提供文字聲明稿。)

我謹代表清大羽球隊發表關於現況的解釋及宣布。清大羽球隊向來是個有紀律的團體,我們全力以赴為梅竹賽而努力,期許爭取榮耀、為大家帶來精彩的比賽。在三月二日大家見證了清大男羽中止11連敗的歷程,然而,卻在三月三日晚上,我們得知一個難以接受的消息:大會決議全面改為友誼賽。我們認為此決議間接否認了清大男羽的勝利,令人難以接受,並感到相當不被尊重。清大男女羽隊一向共同努力、總是一起練習,因此清大女羽決定以不出賽,表示對此決議的不認同、和對清大男羽的支持。清大女羽再次強調並非不想與交大女羽進行友誼賽,而是希望男羽的勝利受到肯定,能正式被寫入梅竹賽的歷史。我們堅決只為一場公正的比賽奮鬥,在此向所有來參加的觀眾、火力班、交大女羽及所有為梅竹努力的人歉意及感謝。(清大女羽聲明稿)


清大全體男女羽在決議停賽後,仍著正式服裝入場並於現場發表聲明。(照片來源/韓捷攝)

在雙方朗讀完各自的聲明後,現場算是宣告散會,清大火力班及交大女羽隊員便離場,卻難掩臉上難過的情緒,特別是當場聽到雙方聲明的交大隊員們。「這項決定是昨晚六點接到友誼賽消息後,所有隊員和教練共同開會的決定。」李佳恩說,她們經歷了六個多小時的討論,在晚間十二點多,決議停賽以示抗議,並通知籌委會和清大男羽。

交大隊長黃小紅重述當日凌晨的情形:她在三日晚上八點接到梅籌詢問交大意願,女羽表示願意出賽,而後在今(四)日凌晨接到梅籌羽球負責人陳昱升電話通知停賽,但梅籌也不清楚清大的立場,只是告知停賽一事。她隨即聯絡隊員們,取消比賽,但仍難掩憤怒和不解的心情。「那時已經十二點多,很多球員都先睡了,聽到消息非常錯愕。」黃小紅覺得,這樣的決定犧牲了雙方比賽權力,「練球這麼久,兩邊都很想比賽,也有學長姐為了梅竹留在新竹、甚至請假。這樣子對觀眾隊球員都是很不好的。」雖然交大球員一頭霧水,也沒有人負責做出任何解釋,但她們依然決定當天早上要以「觀眾」的身分到場看情況,「我們很不甘心,畢竟是最後一年梅竹賽了,還是要去搞清楚狀況,給自己一個ending。」黃小紅說。

今年女羽臨時在比賽當天凌晨決定停賽一事,並沒有人提前向同為比賽選手的交大女羽隊解釋原因,「到了現場,才看見清大全體男女羽都著正式服裝在場等待。而我們以觀眾身分出席,希望聽到合理交代。」黃小紅和隊員們這麼陳述著。而對此交大同學和隊員的質疑,李佳恩堅持她們的聲明:「我們認為有必要給交大女羽和所有人一個交代,所以才全員著裝到場。而且那時已經很晚了,就決定統一向全部的人宣布我們的聲明,也就是我們雖然想參賽,但要為男羽發聲、表達對此次大會決議的不滿。」

截至目前為止,清、交梅竹籌委會仍未出面對此事做詳盡的說明,請持續鎖定喀報。


女羽停賽現場,觀眾們期待進一步的說明(照片來源/韓捷攝)

記者 林儀
我是林儀,一個道道地地來自風城的孩子。 喜歡尋找有故事的東西,然後試著用文字記錄下來 其他關於我的一切,希望能用這一年的喀報生涯真實地呈現:D
記者 林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