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表演賽 雙方協議停賽

2012-03-05  記者 江琬婷 賴映秀 報導

交大女排從昨晚發表聲明,表示他們一定會到排球場,但今晚卻在最後關頭決定不出現在比賽現場,戲劇化的轉折,讓苦苦等待的觀眾宛如洗了一場三溫暖。除此之外,女排表演賽也直到交大男排抵達清大體育館後,才確定停賽。


清大女排 不分系惹議

清大女排隊長黃綉瑜表示,交大不應該在比賽的時候才提出球員資格的問題,而且他們也認為,清大的不分系學生並不等於體保生,交大不能因為自己認為有問題就提出來,影響比賽進行。這樣不僅導致雙方意見僵持不下,也導致停賽的遺憾,對於女排的雙方選手都是很大的傷害。


宣布停賽後,清大女排為閉幕結束的校內對抗賽暖身。(照片來源/江琬婷攝)

清大女排隊員林榆喬說:「這樣的爭議導致停賽,讓我們大家都很挫折。」她也表示,撇開停賽不說,整個壬辰梅竹賽從原本計點比賽演變成友誼賽,對她們是一個很大的傷害,畢竟清大女排的選手已經為了比賽努力練習、花了很多時間和心血,且抱著為校爭光的企圖心,但是最後卻沒有上場展現,完全打擊了她們的士氣。

黃綉瑜也說:「雖然大家都很想上場比賽,但是整個學校必須是一心的,也要顧慮到其他停賽的校隊們,而且這就是代表著整個學校對這件事的態度。」她也表示,希望這樣的爭議以後不要再出現,就像清大校長陳力俊不斷重申的,梅竹賽得重新訂定一個真正完整、雙方皆同意的規章,且不要再改變,消除爭議後,校隊選手就能真正放開地為校努力。清大女排隊員林榆喬也表示,希望之後可以給大家一真正公平的梅竹賽。


清大女排雖然沒有出賽,但是依舊到現場為男排加油。(照片來源/林儀攝)


交大女排 為停賽遺憾

交大女排教練李建毅則認為,他是因循前幾場爭議賽事的處理方式,即要求清大撤回不分系選手,或是要求清大同意讓交大體資選手上場,達到雙方選手資格公平後,才能進行比賽。然而,清大與交大女排透過梅籌進行多度溝通,雙方到最後仍無法達到共識,所以只好決定停賽。

即使比賽已經趨向停賽,交大女排隊員仍希望可以與清大女排面對面協商。於是在4日下午,兩校各三名隊員、清大教練林其鈺、交大教練李建毅與兩位梅籌委員,在清大體育館進行最後協商,兩校皆釋出希望比賽進行的善意。

不過,因雙方仍各有堅持,最後在籌委的見證下達成停賽共識。清大女排隊長黃綉瑜說:「大家在整個過程中都很理性地在討論這個問題,沒有什麼火爆的爭論。」她也微笑表示,兩方球員其實都是很想打比賽的,但是很遺憾的最後的結果是這樣,只能期待往後能夠有解決之道。


交大女排隊員舉著自製標語,替交大男排加油。(照片來源/賴映秀攝)
 


兩校女排 選擇大不同

當交大男排踏入清大體育館時,交大女排球員換下球衣,以觀眾的角色在場邊觀賽,她們無法出現在今年的梅竹場上,而閉幕式也同時缺席。交大女排梅竹隊長楊筱慧表示,原本得知的閉幕典禮並不會有頒獎過程,或許頒獎是為了有完整的閉幕,但已和友誼賽的認知相去甚遠,所以女排沒有出席閉幕式。

清大女排則在大會宣佈停賽後發佈消息,表示她們將在閉幕儀式後舉辦清大女排隊內對抗賽;在閉幕典禮進行的同時,清大女排已在清大羽球館做對抗賽的暖身活動。總而言之,今年清交女排無法在梅竹場上進行比賽,對觀眾、選手而言,都是一個遺憾,但兩校也希望梅竹賽過後,雙方校隊能繼續面對遇到的爭議,真正地解決問題。


觀眾與球員都能享受的比賽,才是最好的梅竹賽精神。(照片來源/賴映秀攝)

本期頭題王 ╱ 陳昱均

自己的心捧在自己手裡 自己去找自己的快樂悲傷 要奮不顧身看遍世界 要永不後悔瀟灑過生活 ;-)

本期疾速王 ╱ 鄭巧琪

哈摟你好,我是鄭巧琪, 我喜歡放空、喜歡繽紛的顏色、特別熱愛紅色; 喜歡大笑、容易緊張、惶恐,但通常都看不出來, 因為看起來都很像放空 笑一個吧! 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