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報梅竹停賽特刊

理性溝通 化開誤解找真相

從101年11月19日梅竹諮議會決定明年梅竹改為友誼賽,到12月17日宣布停賽,引起清交學生熱烈討論。在兩項公告當中,梅籌僅提出結果,未提及決議原因,而一般學生不清楚梅竹相關資訊,導致謠言四起,甚至無謂地謾罵。

理性溝通 化開誤解找真相

記者 賴巧純 報導

從101年11月19日梅竹諮議會決定明年癸巳梅竹全面改為友誼賽,到12月17日宣布停賽,引起清交兩校學生在網路上熱烈討論。梅竹賽是兩校間長久以來的傳統,凝聚了同校學生間的認同感,癸巳梅竹無法正常舉行的結果絕不是大家所樂見的。

11月30日,梅竹籌備委員會公佈11月19日第一次賽前諮議會對癸巳梅竹賽的決議,12月17日發出停賽公告。在這兩項公告當中,梅籌僅提出提案、票數以及決議結果,對於會議過程與拍板定案之原因隻字未提然而,一般學生對於諮議會、籌委會的職掌工作不清楚,不了解梅竹法源依據及相關資訊,導致學生之間議論紛紛,各種謠言四起,甚至無謂地謾罵諮議會、籌委會成員。


梅竹籌委會的公告在網路上引起熱烈討論。(圖片來源/截圖自BBS)


資訊不對等 真相是什麼

梅竹賽已有悠久的歷史,是清、交兩校一年當中最大的盛事,全面停賽對同學來說無疑是一大打擊。梅籌公告一出,當下忿忿不平的情緒反應在所難免,但學生們最想知道的是迫使諮議會不得不決議停賽的原因,籌委會和諮議會卻對此全無交代,才會引發後續更大的風波。

然而,並非梅竹籌備委員會不想將資訊公開。發表諮議會的開會結果時,由於對兩校同學來說,這是個極度敏感的問題,公告必須字斟句酌,保持中立。發佈前,公告必須經由雙方委員同意才可以籌委會的名義對外公佈,但開會時,交、清雙方持不同立場,若放入提案原因,兩方勢必不會讓不利於己方的文字出現在公告上,因此,唯有避開中間衝突的過程,才得以順利發出公告。

清大方面的反彈聲浪較交大小,第一次賽前諮議會後,清大學生會長、諮議會當然委員傅廣承發表聲明稿,說明賽前諮議會的討論情形及斟酌重點。清大通訊工程研究所學生柯長廷表示,籌委會的公告無法說明諮議會的表決結果,但後續學生會發表的聲明稿,有助於學生釐清狀況,不過最好的方式還是請諮議委員出面說明,才能使學生了解事情的始末。雖然諮議會和籌委會在梅竹賽中應扮演中立的角色,以清大立場單方面發表聲明未必對整個停賽爭議有所幫助,但至少可以讓一般學生對於決議原因有些許的了解。

另外,從學生在梅籌Fabcebook粉絲專頁以及BBS上的討論中可以發現,有許多同學不清楚梅竹籌委會和梅竹諮議會的工作內容。籌委會和諮議會的關係好比三權分立的制度中,籌委會是行政院,諮議會是立法院兼司法院,籌委會負責規劃、執行梅竹賽,遇到爭議時則交由諮議會仲裁。部分學生將兩個單位混為一談,此次梅竹改為友誼賽到演變成停賽,決定權在於諮議會,卻有學生將結果推到籌委會身上。而後也開始有人質疑梅竹諮議會和籌委會委員的任命辦法及法源依據,批評聲浪一波一波湧向他們。


學聯會舉辦座談 促進溝通

因此,交大學聯會在12月12日下午,首度舉辦梅竹座談會,邀請梅竹諮議委員、籌備委員以及關心此議題的學生們,一同面對面進行互動對談。諮議委員劉家宏於座談會中解釋梅籌與諮議會的組織架構、工作職掌,在場委員也為網路問卷匯集的問題和現場同學的提問做出回應。

然而,當天到場的人數出乎意料地少,和網路上討論的熱烈程度不成正比。交大管科系學生賴首甫表示,雖然座談會舉辦在星期三下午略有不妥,但交清學生皆可參加,真正關心梅竹議題的人若想表達意見,還是可以前往參與。交大學聯會長黃郁璇認為:「雖然出席的人不多,但藉由會後的文字記錄與錄影檔,可以讓同學了解梅竹的現況。我覺得最明顯的成效是BBS版上開始有同學以理性的方式討論,而不是一面倒的謾罵。」


學聯會舉辦的梅竹座談會,學生出席不踴躍。
(圖片來源/截圖自學聯會梅竹座談會會議紀錄)


解開誤解 齊心為梅竹而戰

諮議會、籌備委員會和學生之間存有溝通上的誤解主要原因有三。首先是資訊不對等,交大人社系張柏韋覺得,雙方的理解不足,學生對於梅竹停賽不是不該生氣,而是大概知道過程後,就不會只是情緒性的發言。今年的梅竹籌委會也意識到這點,籌委間已達成共識,將會公開會議紀錄,使資訊透明化,讓大家更清楚梅竹的運作。然而資訊透明化有其一定的難度,像是籌委和教練協商比賽的過程,就無法出現在會議紀錄裡。第一次賽前諮議會中,交大方的諮議委員曾提出於會後公開逐字稿、錄音檔,但因牽涉到個人資料問題,此提案並未通過。

再來是學生與籌委、諮議會雙方的訴求不同,從兩個相異的出發點思考,造成了意見的歧異。交大學生代表張哲彬說:「因為考慮的層面不同,學生可能較注重於比賽執行與否,但梅籌和諮議會更著重於比賽公平性及梅竹精神。」因此,儘管學生想要一個精彩的梅竹,然而梅籌和諮議會堅持必須提供校隊一個公平競爭的舞台,不願意在賽制不公的狀態下強行舉辦梅竹。

最後則是學生的「心態」問題,在網路上發表意見的人恐怕將近上百個,座談會當天到場的卻屈指可數。交大學生代表王偉庭認為,很多學生屬於「結果論」,他們抱持著看熱鬧的心態,不清楚事情狀況便隨著群眾起舞,如果是真正支持梅竹、在意梅竹的人,會主動了解來龍去脈,而不是發表一些無關緊要的言論。交大校友江宗霖也說:「只要梅竹辦得成功,不會有人關切背後的細節及梅籌、諮議會的付出。」

為了使清、交兩校學生更加了解今年梅竹的情勢,清大學生會長傅廣承及交大學聯會長黃郁璇皆表示,目前兩校正在協商聯合座談會,希望能讓同學了解停賽的癥結點,畢竟諮議會和籌委存在的目的是讓梅竹賽順利進行,不會輕易做出停賽的決定。

記者 賴巧純
哈嚕,大家好~我是賴巧純, 我不喜歡虛偽的對待人,也不擅長堆砌華麗的辭藻, 我想用心,看世界,也讓你們看看我眼中的世界
記者 賴巧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