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報梅竹停賽特刊

先有公平 才有比賽

從零到可以上場比賽,兩校網球隊員辛苦的練習,辛卯梅竹爆發大一不分系的選手爭議,一年後癸巳梅竹仍然沒有共識。對於兩校學生們期待梅竹的進行,到底兩校的球員怎麼看?教練簽訂協議書的考量又是什麼?

先有公平 才有比賽

記者 尤意茹 報導

從零到可以上場比賽,兩校網球隊員辛苦的練習,辛卯梅竹爆發大一不分系的選手爭議,一年後癸巳梅竹仍然沒有共識。對於兩校學生們期待梅竹的進行,到底兩校的球員怎麼看?教練簽訂協議書的考量又是什麼?


隔網較勁,網球是源自歐洲,是十分有歷史的運動。(圖片來源/呢圖網)


去年爭議點 大一不分系

清大招收大一不分系球員,是讓上一屆壬辰梅竹最後宣布全面不記點的主要因素,針對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問題,事隔一年,兩方依然有自己的立場。網球是去年爆出爭議的第一場比賽,交大校網教練詹益欣說:「大一不分系的問題,去年其實早就發現了,只是我們不覺得他們真的會讓不分系上場。身為一個體育人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那樣叫做體育資優生,吵的只是規章上模糊地帶沒有定義清楚的地方而已,那只是文字遊戲。」但是清大校網教練鄭為仁也回應:「雖然現在講這個交大一定會覺得清大是在為自己找藉口,但大一不分系這個部分,清大的確只是依照教育部規範的另一種招生方式,而體育加分之外像是美術或音樂類的,其實據我所知,早就有了,所以並不是因為梅竹賽才特別找進來的。」

今年,也就是101學年度大專盃,清大大一不分系學生的確以一般生的身分,報名乙組,不過102學年度大專體育總會公布的規定,將清大大一不分系學生視為體育績優生,也就是必須報名甲組。不過,癸巳梅竹屬101學年度下學期的活動,應該適用101學年度還是102學年度的大專盃所訂定的選手規則,成為另一個引起討論的問題。


能夠上梅竹 是初衷是夢想

校隊練習頻率高強度強,以交大校網為例,星期一到四中午12點到1點、晚上7點到11點都是校隊練習的時間,能夠堅持下來的,都是熱愛網球,期待自己能夠上場的球員。交大校網隊員黃柏勳說:「我敢說,我們網球隊的訓練在交大是數一數二累的,大家一到五中午、晚上、還有周末都只要有時間都在練球。而且因為會打網球的人很少,從完全沒學過網球到變成一個選手,真的是很辛苦的。所以能夠想像自己可以在球場上比賽,真的是很不可思議的,很渴望的。」

梅竹賽是唯一一個,場邊的同學會齊聲為自己加油,所有人的心情都隨比數牽動著,雖然壓力大,但也是最緊張刺激精采的比賽。清大校網隊員許峻榮也說:「一般的同學,當然比較看重梅竹賽啊,就算是只是看那三天,還是比關注大專盃的人多太多。我大一大二練球練得很勤,就是為了想上梅竹賽。那時候思考過要繼續念研究或是考慮延畢,都會是為了梅竹。」

網球比起其他例如籃球或是羽球,入門的門檻較高,不容易找到能力好又願意進入校隊練習的球員,所以有許多在上體育課的時候被教練物色拉進來的,並非一進來就能上場比賽。交大教練詹益欣說:「交大這種研究型的大學,就算是進校隊,一般生跟體資生實力還是差很多,網球不像羽球或桌球,拿了拍子就可以多少打一點,所以要訓練到可以上場比賽,都要好幾年,所以梅竹上場的通常都是大四或碩博班。」

對於即將到來的癸巳梅竹宣布全面停賽,兩校校網隊員們都表示可惜、很遺憾。大學雖然有四年,但能上場的機會可能只有一兩次,許峻榮就說:「我是大四,還沒有上過梅竹賽,因為沒有打算讀研究所,所以今年可能是唯一一次可能可以上場的機會,不打的話,我就是那個進校隊四年,但是都沒有機會打到梅竹的人吧。」黃柏勳說:「去年就有學長是第一次打梅竹,也是最後一次打,就真的很可惜,沒想到今年又來了一遍,今年依舊有些人是唯一一次能上場的,他們犧牲很多東西,真的想要有個舞台可以發揮。」


辛卯梅竹網球停賽,但兩校球員仍自行舉辦友誼賽。(照片來源/許峻榮提供)


打不打 教練仍舊有考量

面對停賽引來兩校學生的反彈聲浪,有許多同學認為梅竹賽是兩校的傳統,應該努力維持,不要因為賽制等結構性的問題,抹滅校隊球員的努力,希望還是可以看到精采的梅竹賽。也有同學質疑似乎是教練不希望輸球才不肯簽訂協議書,讓比賽打不成,對於這類的流言,兩校教練都有自己的立場。

清大校網教練鄭為仁說:「我當然還是希望能有比賽,但是不希望因為賽制不公平或是其他任何因素影響選手,假如某一方妥協,依了某一方認為不公平的賽制而下場比賽,就算是贏了對方也會覺得是因為賽制不公平如果是輸了的話,更不希望讓我的球員有藉口說是因為對方怎樣怎樣,所以輸也沒什麼大不了。」清大教練強調一定要建立在雙方認可、公平的賽制下,才同意讓球員下場比賽,否則輸贏都沒有意義。

交大校網教練詹益欣則在賽制之外提出了值得深思的看法,他說:「很多學生覺得想看梅竹賽,不懂為什麼會停賽,常常會說『打啊為什麼不打』,我想問這些同學們,為什麼要打?犧牲所有休閒時間練球的是隊員,承受全校期待的壓力的是隊員,最後的輸贏也要算在隊員跟球隊頭上。如果因為不公平的賽制上場,最後被電得很慘,可能還會被別人說怎麼會這麼爛,受到傷害的是球員。甚至可能會讓整個球隊垮掉,一場這種比賽很可能讓整個球隊士氣垮掉,救都救不回來。輸贏對其他同學來說不過就是一個比賽,簡單來說就只是看球很爽而以,很快就會忘記了。如果真的只是為了同學『想看』,為什麼要賭上學校的名譽、球隊、球員?」教練表示,一個校隊球員雖然練習十分辛苦,但相對也享受學校的許多資源,所以並不是想比就比,必須正視自己代表的是學校。也認為同學們應該要更了解梅竹爭議的始末,才提出評論。

詹益欣教練也表示,希望癸巳梅竹到底打不打可以趕快確定下來,因為並非確定要比賽,選手就能立刻上場,還需要足夠的時間準備。更因為上場比賽的很可能是大四學生,常常會蠟燭兩頭燒,面臨一邊準備考試也要一邊進行梅竹練習。教練說:「去年就是因為後來整個梅竹變的亂七八糟,學生們心情還有步調大受影響,有三個沒考上。我不想要再看到我的隊員在我面前崩潰大哭,因為梅竹賽耽誤他們的前途,這種責任我擔不起。真的很心疼。」

癸巳梅竹停賽的消息,讓許多人感到錯愕與惋惜,雖然有許多人認為可能還是有變數。但是梅竹對於兩校學生以及校隊隊員與教練,甚至是兩校校方而言,到底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也許是在呼喊著「還我梅竹」或是「梅竹精神」時可以再三思考的問題。

記者 尤意茹
有關懷有想法有立場有觀點有行動, 這是我努力的方向。 還是顆青澀葡萄的我, 透過這一年成為最濃醇的酒釀 : )
記者 尤意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