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報梅竹停賽特刊

選手被沒收的梅竹

自從清交兩校於12/17號發布癸巳梅竹停賽的消息,網路上關於停賽始末的資訊就被瘋狂轉貼,兩校學生各自表態,而根據梅竹法規,比賽與否的正式決議將於12/31拍板定案。梅竹作為官方的活動,無法出賽卻讓選手大嘆無奈。

選手被沒收的梅竹

記者 姜藍茵 報導

自從清交兩校於12/17號發布癸巳梅竹停賽的消息,網路上關於停賽始末的資訊就被瘋狂轉貼,兩校學生各自表態,而根據梅竹法規,比賽與否的正式決議將於12/31拍板定案。梅竹作為雙方的活動,無法出賽卻讓選手大嘆無奈。


清大陳力俊校長將梅竹印信交接給交大吳妍華校長,癸巳梅竹將由交大方主辦,無奈12/17發布停賽消息,
兩校校長握手畫面難以再見。(照片來源/交大攝影社)


追求公平 賽制問題再延燒

今年壬辰梅竹第一天賽事和平結束,不料第二天網球項目爆發衝突,官方並於當晚宣布中止第三天項目,改為全面友誼賽。回顧網球爭議焦點,清大當時以大一不分系選手上場,但經由交大教練發現,該選手曾正取交大體資生,故以實力不相當為由、堅持不戰。在雙方僵持的情況下,兩校緊急召開諮議會,並在討論後發布「梅竹賽事全面不記點」的決議。

在壬辰梅竹裡,針對不分系選手資格,清交兩校各持觀點不同。在清大方面提出教育部回函,認定大一不分系學生在梅竹賽制屬於一般生資格;而在交大方面,則認為大一不分系名義上為一般生,但卻有相當於交大體資生的實力。今年九月剛入學的清大大一不分系學生黃揚表示:「(以羽球項目的實力來說)體保生稍微大於體資生,體資生遠大於不分系,而不分系不見得大於一般生。」以他的認知來說,清大大一不分系想招收的,是一般高中生,對運動較有興趣的、願意利用課餘時間來練習體育項目的學生,而交大體資生則是招收體育班出身的選手,兩者確實存在差異。

清大各項目大一不分系選手的實力不相當,且與交大體資生入學管道不同,硬將其歸為一類實為不公,但若開啟大一不分系選手上場先例,難免會因為配套措施不足而產生賽制上的漏洞。而在清交兩校皆追求「公平」梅竹的前提下,賽制談不攏、資格談不清、互相攻擊的字眼層出不窮……。輿論不曾停止,片段的資訊也在無形中造成抹黑與中傷,而校隊梅竹選手的辛酸和不分系學生的無奈又該如何抒發?


遺憾 被沒收的梅竹

「聽到停賽的第一個念頭很矛盾,一方面,寒訓不用承受那麼大的壓力,另一方面,卻惋惜一次檢視自己抗壓性的機會被沒收了。」交大女羽校隊成員陳萱芸這麼說到,現在已經是碩二生的陳萱芸,對於沒有機會上場,內心感到十分無奈,但她也表示接受結果並「尊重交大校方的一切決定」。同樣是碩二生的清大女羽成員李敏瑋,原本預期在她碩一時,能在壬辰梅竹展現苦練成果,不料賽制爭議導致清大以「校隊同一陣線」的宣誓,迫使女羽表演賽停賽。「要是別人問我有沒有打過梅竹,我只能說沒有,整個遜掉。」李敏瑋的口中透露無奈。


從碩一開始就對梅竹抱有極大期待的陳萱芸,卻只能抱著遺憾畢業。(照片來源/姜藍茵攝)

「我覺得決策得那些人,不是運動代表隊本身球員,是教練、是長官、是其他學生,他們沒有經歷過我們練習很辛苦的過程,所以多多少少會跟運動員本身想法有差異吧!」李敏瑋語重心長地說著。不可否認的是,大多數進入清交兩校校隊的學生,都是以梅竹為夢想而努力練習,相對於同儕來說,校隊成員放棄回家和玩樂的時間,選擇以隊友為伴共同奮鬥。而梅竹,一個值得熱血迎戰的場合,就這麼眼睜睜地消失了,球員只能被動地接受結果,練習的成果無從展現。


犧牲回家時間練球的李敏瑋,聽聞停賽消息感到錯愕。(照片來源/姜藍茵攝)

癸巳梅竹停賽的消息,也讓前清大女羽隊長李佳恩感到錯愕:「我有些失望,總覺得梅竹比賽不像想像中一般單純,不是那種我們打得開心,在場上盡情地奮戰,不論是為隊友或是為自己。比賽本來就有輸有贏,變成有點黑暗,已經不是我們想像中簡單而具有友誼性質的比賽了。」從李佳恩的言語間,不難令人聯想到梅竹賽「增進兩校情誼」的初衷,而這樣的初衷和近期梅竹衝突形成極大的對比。變調的梅竹,不僅讓本該為主角的校隊選手黯然失色,也為兩校情誼蒙上陰影。


表演賽受波及 放眼大專盃

梅竹賽事的爭議大多圍繞在大一不分系的上場資格,以及正式賽的賽制問題,相較來說,表演賽只要校隊在賽前提出競賽章程,並獲得雙方教練和選手同意即可進行,所以協調的過程顯得和平許多。眼看即將簽署協議,卻礙於正式賽的談判破裂,致使表演賽跟著喊停,這讓表演賽項目的校隊選手感到無奈。「要是2013年不打,會覺得很可惜啊!因為女生(羽球項目)沒爭議阿……不過學校是因為要以多數決,不想打的校隊過半數,所以全數不打的。」清華女羽校隊成員李敏瑋說。無疑的,清交兩校梅竹協議的破局,除了讓學生失望,也在無形中扼殺了運動員的舞台——那僅僅幾年在梅竹場上發光的機會。

梅竹比賽一直是清交兩校選手大專盃比賽的前哨戰,由於是代表學校榮譽的比賽,「校隊將梅竹看得比大專盃重要」的說法也流傳於兩校之間。就這方面來說,梅竹賽提早為兩校選手上緊發條,密集訓練的成果對於大專盃比賽是有正面幫助的,而在癸巳梅竹停賽的消息傳出後,交大女羽隊成員陳萱芸表示:「寒訓心情上可能會鬆懈一點,畢竟距離下一個目標大專盃還有段時間。但訓練量不會減少,依然會盡力加強不足的地方。」同樣的,清大女羽隊成員李佳恩也說:「練球也不單是為了梅竹,其實還有很多因素,包括個人球技方面的進步和與隊友們的情感。」

交大男羽隊校友蘇致豪在聽聞停賽消息後也表達惋惜:「每年兩校校隊練球練得很辛苦,無論是為了學校的榮譽、還是對自己的付出肯定,梅竹賽是同學發揮的時刻,我希望梅竹賽這個兩校的傳統能夠延續下去。衷心期盼兩校長官坐下來好好談談,即使是表演賽也可以啊!」對於清交兩校的學生來說,梅竹是踏入職場前,最後可以以學生身分來熱血一回的機會。除此之外,梅竹亦為清交兩校的特色,與梅竹無緣的人往往帶著遺憾畢業。兩校學生、校友和選手對於梅竹的期待之深不在話下,盼望相關單位能研擬出相關辦法,讓梅竹精神永存清交。

記者 姜藍茵
嗨,我是姜藍茵, 我媽說那是藍天白雲的藍,綠草如茵的茵 好像就是要自然的意思。
記者 姜藍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