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報梅竹停賽特刊

梅竹停 陳奕廷往哪走

陳奕廷,壬辰梅竹交通大學男子排球隊的候補球員,但未能如願上場。極有機會在癸巳梅竹大展身手的他,會如何看待停賽爭議及自己的往後的排球生涯。

梅竹停 陳奕廷往哪走

記者 柯佳妤 報導

交通大學男子排球隊,背號16的陳奕廷,是壬辰梅竹賽的候補球員,也是梅竹賽前受到球隊學長看好,有機會到梅竹場上一展身手的箇中好手。然而,除了比賽前的熱身,陳奕廷一直坐在後補區的選手席,遲遲等不到上場的機會。


陳奕廷雖然為壬辰梅竹男排的候補球員,卻沒有機會上場。(照片來源/陳奕廷提供)


壬辰梅竹未上場 失望難掩

因壬辰梅竹賽,突然從正式賽變為友誼賽,使得球隊中的學長們頓時覺得梅竹賽失去意義,少了那種非贏不可的衝勁;也認為既然是友誼賽,就給不曾發揮的學弟上場。而男排的教練和助理教練也希望藉由友誼賽練兵、累積球員經驗,希望友誼賽能給從未上場的選手上場,除了培養臨場感之外,也能體驗往年梅竹劍拔弩張的氣氛。

壬辰梅竹男子排球賽,兩校先發名單六人外加一名自由球員以及候補選手七人,當時陳奕廷就是候補球員之一。回想起比賽前在球場上熱身的情況,場上的觀眾和現場的氣氛,讓陳奕廷在比賽開始前就已經熱血沸騰,然而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因為期待很大,所以沒有上到場就很失望」,陳奕廷悵然若失地說。壬辰梅竹未能上場的失落感還深深地烙印在心中。

回想當時,坐在後補席的陳奕廷總覺得下一場就有機會上場,直到第四局都還沒被換場,「身體都涼了一半,知道應該沒機會了!」。因為同一期進校隊練球、在梅竹排球的後補位置上地位相當的學弟,在比賽中被教練換到場上兩三次,「原本以為自己有機會的!」他沮喪地說。因此壬辰梅竹男排友誼賽可以說是他排球生涯中最大的低潮期。

問起陳奕廷對於今年11月19日梅竹諮議會決議癸巳梅竹全面友誼賽有什麼看法,他直白地說:「怎麼可能!去年鬧到這樣了,今年一定會鬧到停賽。」而不出他所料,梅竹籌委會在12月17日宣布癸巳梅竹無法舉行。儘管早有停賽的心理準備,他也惋惜地說:「覺得校隊練了這麼久,結果沒有機會上場,我就覺得蠻可惜的。」因為已經大四的陳奕廷,並沒有把握自己是否有辦法留在交大,站上梅竹賽場。

如果今年梅竹如期舉行,陳奕廷自信地認為他絕對能夠站上梅竹賽場。交大男排目前正處於青黃不接的換血期,去年交大男排畢業的八位學長,都是壬成梅竹上過場的選手。也是交大男排隊員的蔡天罡表示:「因為今年大換血,教練之前就有跟我說,我跟他,還有另外兩個,明年如果有打梅竹的話很有機會上場!」因此癸巳梅竹的停辦,讓陳奕廷感到格外地失落。


從零開始 潛力無窮

今年升上大四陳奕廷剛接下交大男排副隊長的使命,回想起當初接觸排球的契機,笑著說:「其實也沒有什麼原因!」當時大一剛入學的他,因為看到在排球場上打比賽的人,點燃他對排球的興趣,也因此加入系上排球隊。對於排球的熱忱,也讓他在大二時選修排球課。正巧這堂課的教授,正是交大男排的教練。當時教練正在為男排物色新血,陳奕廷恰巧被同系的交大男排球員劉寯推薦給教練。比起籃球,排球對陳奕廷而言是更不同的體驗,不曾待過校隊的他,希望大學能夠體驗不同於以往的新事物,因此當教練找他進校隊時,他不加思索地答應。

但陳奕廷補充說道:「其實我有猶豫了一下,差不多三秒鐘!『要不要呢?』『好,要!』」,於是浮上陳奕廷腦海的就只有簡單的幾個字:「好,試試看。」,沒想到這「一試」就讓他在待到大四,還成為了交大校男排的副隊長。陳奕廷笑著說自己被選為副隊長其實是個意外,因為這學期大四的他正為研究所的推甄忙得焦頭爛額,打算正副隊長選完後,向教練報備他之後為了準備考試而無法常常出席練習的情況。因為在一般情況下正副隊長皆是由大三擔任,但沒想到在陰錯陽差下,陳奕廷竟然被選為副隊長。

問起陳奕廷當上副隊長的心境,他表示當時忙著準備研究所推甄考試,根本無心練球,但在念書的時候,腦海中卻又掛記著球隊的事物,就這樣陷入蠟燭兩頭燒的焦灼與煎熬,不但無法專心念書,更無法精進球技。「不過現在研究所上了,有成大可以讀就還好,至少自己心裏會比較踏實」推甄結果揭曉後,陳奕廷放心地說。


樂觀性格 耐操進步快

如果好奇在大學以前從未接觸過排球、加入校隊也僅僅兩年多的陳奕廷,為何能夠從零開始快速起步,克服種種挫折成為梅竹球員,就要歸因於陳奕廷的樂觀性格。剛開始練球時,他從不會因為球打不好而自責,因為他相信「總會越打越好!」,因此排除了一般新手容易遇到的負面情緒。而他精實的體格,以及184公分的傲人身高,更是教練眼中可以琢磨的玉石。教練所說的「跳得高,不如長得高」,恰如其分地解釋了他的身高優勢。

除此之外,陳奕廷對於練球的投入和熱誠更是將他推上梅竹舞台的幕後推手,加入校隊後,每個暑訓和寒訓都能在排球場上看見陳奕廷賣力練習的身影,他笑著說:「要練就練啊,我就給人家操啊!而且我又是南部人,『耐操!』」,蔡天罡也認同地表示,陳奕廷是屬於天不怕地不怕型的球員,練什麼都不覺得辛苦,「總之他進步很多,是球隊裡面罕見的類型!」


今年暑假,交大男排到墾丁進行為期一週的移地訓練。(照片來源/陳奕廷提供)


放眼大專盃 勢在必得

問到對於未來有什麼規劃,他表示雖然沒有梅竹賽了,但還有大專盃、市長盃等比賽當上副隊長的陳奕廷也更有使命感,除了精進自身的球技之外,也希望學弟能變得更強,至少後繼有人,避免青黃不接的情形再度出現,否則就像去年他們這一代打大專盃時在全國64的隊伍中,只拿到第27名,「真的很爛!」陳奕廷毫不諱言地說。

關於今年大專盃的目標,陳奕廷則自心滿滿地說:「至少要拿到冠軍,全勝!」這時他的眼神裡閃耀著堅定的信念,讓誰都相信今年交通大學男子排球隊,將抱回大專盃的冠軍獎座。在為大專盃努力練習的同時,陳奕廷仍然為交大的研究所考試做準備,對於交大男排的繫絆無非是他的最大動力,而想在未來的梅竹場上一展身手的信念更在背後強力支持著他。


交大男排 家的繫絆

排球之於陳奕廷,除了發洩情緒之外,也讓他體驗奮力一搏後贏球的成就感。在球場上與隊友的相互合作的默契、得分時的肯定和失分時的鼓勵之外;球場下,球隊代表著一群一同熬過寒訓暑訓、共同體會練球的辛苦知心的朋友如果要給交大男排個名字,陳奕廷仔細斟酌後說出「family」這個字眼,為從球隊裡得到的歸屬感下了最好的註解

記者 柯佳妤
哈囉你好~可以叫我嗚嗚:D 所有的神經思維都少了些必須元素 喜歡藍天喜歡白雲喜歡巧克力喜歡旅行 喜歡走走停停吃吃喝喝 喜歡一路尋找所喜歡的 所有的興趣構成是奇怪又莫名的組合 在這裡會試著讓所有的文字都邏輯一些  
記者 柯佳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