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報梅竹停賽特刊

清交男排有共識 球員仍備戰

反觀場外的紛擾,清交兩校男排氣氛則平靜許多,場上的練習不受影響,依然持續進行,不僅為大專盃做準備,也為梅竹備戰。相較於其他項目,校男排並沒有選手資格爭議的困擾,最大的原因在於雙方教練有取得一定的共識。

清交男排有共識 球員仍備戰

記者 王柔婷 報導

每年的三月,是清交兩校梅竹賽登場的季節。為期三天的比賽,場上的球員奮力展現練習成果,不輕易放棄任何得分的機會,場外的觀眾則是一個比一個熱血沸騰,加油聲此起彼落從不間斷。到底會是怎麼樣的問題,讓如此美好的比賽落得一場空,逼的雙方都不肯讓步?就明年即將開打的癸巳梅竹賽來看,問題的癥結點仍舊停在參賽選手的資格爭議上,雙方意見依然喬不攏,故梅竹籌備委員會決定停賽,此一消息傳入師生的耳裡,無不錯愕譁然。
 


清大校男排為大專聯賽積極備戰。(圖片來源/王柔婷攝)

反觀場外的紛擾,清交兩校男排氣氛則平靜許多,場上的練習不受影響,依然持續進行,不僅為大專聯賽做準備,也為梅竹備戰。相較於其他比賽項目,校男排並沒有選手資格爭議的困擾,最大的原因在於雙方教練有達到一定的共識:避免讓爭議性的選手上場。論及體資與體保生資格問題,兩方教練也呼籲清交師生不應該讓比賽模糊焦點,必須回到比賽的初衷,輸贏是其次,重要的是球員與觀眾一起享受比賽的過程,而不是非得誰贏不可。


失去梅竹舞台 球員:好可惜

即便是沒有爭議的項目,男排也因全面停賽遭受波及。站上梅竹的舞台,壓力或許比一般人大,但對於選手來說,再困難也要爭取上場, 因為一生大概只有一次這樣的機會,能同時讓這麼多的觀眾,為自己的練習成果喝采。面對梅竹停賽,即將畢業的交大男排副隊長陳奕廷感觸更深,原本明年有機會上場,卻頓時失去一直以來的目標,難免覺得可惜,他同時也擔憂,新進球員看待梅竹的重要性會不如以往。清大男排自由球員張簡隆宇則表示:「這(梅竹賽)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舞台而已,有當然是最好,但這是雙方認知上的差異,不能說誰對誰錯,愛打球的初衷還是沒變,上場只是一個目標,失去之後再去找一個新的。」
 


交大校男排在壬辰梅竹表演賽獲得勝利。(圖片來源/喀報陳祐元攝)

談到表演賽與正式賽在球員心中的份量,交大男排隊長趙子昂口吻認真的說:「對球員來說是沒有差別的,因為一旦我們上場,我們就不會想說,今天是表演賽隨便打打就好,只要上場我們還是當一場比賽。只是如果今天是正式賽的話,關心到總錦標,可能壓力會比較大。」停賽與否,選手們比台前的觀眾還擔憂,若是無法立即討論出共識,選手也盼校方能真正訂好一個規則,不要每次到比賽前夕就往事從提、爭吵不休。

無論球員的心情是否受影響,球員本身也對梅籌與諮議會的決定有所疑慮。大多數的選手皆對於校方與梅籌在採取停賽決議時,是否真的有了解或採納選手與教練的意見感到質疑。


梅竹精神死 友誼何在

梅竹賽的精神意在增進兩校情感,發揚合作精神,比了四十多年的梅竹,不禁讓人反思,這樣的比賽是否有達到原先的目標,還是反倒造成兩校間的對立。「沒有,我覺得沒有達到目標。」交大男排隊長趙子昂笑笑的說,此外,他也提及兩校男排私下其實很少接觸,友誼賽的機會並不多,雙方皆有所顧慮,或許是怕對方知道太多自己場上的戰術。至於是否有造成對立,清大男排張簡隆宇認為,兩校隊員私下有些會認識,而且球員流動性高,像是升上研究所就會造成人才的轉移,說關係沒有那麼好,是真的沒有到互通有無,但說關係很差倒也不一定。
 


清交兩校男排球員上場前的擁抱。(圖片來源/喀報李彥璋攝)

梅竹精神存亡,深究原因,還是選手心態上的問題準備一年的梅竹賽,誰都會想贏,但球員上場的時候若是無法拋開成見,綁手綁腳心繫贏球,不僅打得不開心,也無法克服壓力。清大校男排教練白世輝強調:「我會給選手灌輸一個觀念,輸並不是很丟臉很可恥的事情,你輸要知道為什麼輸,人家好在哪哩,我們回來再做檢討,要建立選手們不要因為一顆球失誤或打輸一場球,自己的信心就被擊潰,希望他們在這個部分的韌性強度要夠。」除了選手心態上的學習,觀眾也需理性的看待每一球,不應該成敗論英雄,不僅對球員不公平,也會造成不必要的紛爭。


看向全國 男排迎戰大專聯賽

即使明年的癸巳梅竹無法舉行,球員們仍謹慎保持備戰狀態,為全國大專聯賽做準備。「現在的大專聯賽有分一般組和公開組,不管是一般生或體保生,每個人都有機會上場比賽,大家練球的目標,第一個初衷是愛打球,第二個目標是上場比賽,如果沒有梅竹,大專聯賽上場比賽也是一樣的。」清大男排隊員張簡隆宇說。交大男排隊長趙子昂也認為,梅竹的取消,雖然可以讓球員們有比較長的寒假,但準備的心態不應鬆懈,所以也不會輕鬆太多。

相較於清交師生在梅竹期間的一頭熱,明顯對照出大專聯賽觀眾席的冷清。交大男排教練張振興更無奈的表示,大專聯賽不應該被忽略,若校方與學生只重視兩校間的梅竹賽,而忽略全國級的大專賽事,這樣眼光也太狹隘了。不管是校方或學生,應該放眼全國的舞台,而不是把關注全部集中在兩校間的梅竹賽。兩方教練更一致表示,若是梅竹後幾年也無法舉行,往後的練習並不會受影響,會更加把目標寄託在大專聯賽上,球員們仍然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記者 王柔婷
我是王柔婷,可以叫我lowlow 希望可以用很開心的心情,完成每篇喀報, 然後學到很多東西,認識很多很酷的人!
記者 王柔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