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報梅竹停賽特刊

我們所擁有的梅竹 黃勁翰

畢業於交大生科系101級的黃勁翰,目前就讀陽明大學微免所。儘管已經不在交大,但是談及梅竹、談及火力班,他仍舊口若懸河,彷彿置身在比賽現場,將梅竹賽事的精采片段,一一重現。

我們所擁有的梅竹 黃勁翰

記者 蘇品勻 報導

畢業於交大生科系101級的黃勁翰,目前就讀陽明大學微免所。儘管已經不在交大,但是談及梅竹、談及火力班,他仍舊口若懸河,彷彿置身在比賽現場,將梅竹賽事的精采片段,一一重現。

交大火力 無懈可擊

身為交大火力班資深班底的他,其火力班經歷包含:己丑年班底、庚寅年萬能組組長、辛卯年班長、以及壬辰年班底。談到關於火力班,他笑笑地說:「火力班都是一群瘋子。」

在梅竹賽前,火力班緊鑼密鼓的訓練,透過各種造勢活動來宣示奪得總錦標的決心。例如:歷年傳統-踏清遊行、辛卯年的機車遊行,甚至在他大一時,火力班曾夜襲清大,不過後來因為爭議性較高,因此近幾年不再如此。「火力班抱持著要把比賽喊贏的狀況,我們無法親身參與比賽,但我們會是場上校隊最有力的後盾,無論戰局如何變化我們始終堅守在這裡,給予校隊最大的支持。」他說。


辛卯梅竹火力班招生影片(影片來源/Youtube)
 

梅竹賽事 歷歷在目

參加了四年的梅竹,在這之中有勝有敗,當記者問到對哪一年最印象深刻時,黃勁翰毫不猶豫答道:「梅竹賽的每一刻對我而言都很珍貴。」在大一那年,交大挾著挑戰七連霸的氣勢,力拼八連霸,而這年的火力班,亦是陣容最堅強的一年。那年的己丑梅竹,交大在賽程的第二天取得4:2的點數上優勢,無奈第三天風雲變色,交大將已經擁有多年的梅竹總錦標拱手讓出。「我永遠忘不了,最後一刻的女排賽事中,全場交大人所嘶喊的『相信交大,相信女排』,我也在賽後唱校歌的同時痛哭了一場。」


己丑梅竹失利,唱校歌的那一刻忍不住崩潰痛哭。(圖片來源/FACEBOOK)

庚寅梅竹則一改前一年的狀況,賽況不再如此拉鋸,在第三天足球項目時,總錦標已經確立奪回。但這一年,火力班在班底的訓練上開始出現了青黃不接的現象,以新人為主的班底,使得他們在培訓期間花了更多的努力。

在黃勁翰大三那年,他擔任辛卯梅竹火力班班長。「賽前的造勢活動在梅竹後援會大力造勢之下,讓梅竹更加熱鬧,梅竹賽期間,我也接近完全燃燒了自己的體力,盡可能參與賽事,也做了全臉的彩繪。」

「這一年的賽況相當激烈,羽球延續霸業,桌球力戰而敗,交大近年較佔優勢的棒球,也在滿場交大人的主場大敗清華。在網球項目則出現了冷門,在原本聽牌的狀況下,清華硬是逆轉了戰局,使得賽況出現了渾沌。男籃力戰而敗,女籃捍衛成果。橋藝敗北,足球則是因為外籍生爭議而停賽顯得遺憾,男排以直落三打敗清華。在女排賽事開打之前,交大與清華的點數來到4.5:4,最後的女排戰將決定這一年梅竹的勝負。前兩局交大取得2:0的優勢,不過清華隨後將戰局扳回2:2,最後一局甚至取得大分差的優勢。」黃勁翰細數著辛卯年的賽況,可見那一年的激烈賽事,讓他留下了深刻的回憶。

比賽到最後,火力班在精神上也開始有了些鬆懈,當時的精神領袖蟲哥緊急把他換上去當總令,提振班員氣勢與精神。最後,交大女排穩扎穩打,將落後的戰局一分一分的要回來,逆轉戰局,「奪勝的那一刻,我大概永生難忘。」因為背對著球場發號施令,使他沒有看到交大逆轉致勝的關鍵,但是現場交大的歡呼聲,讓他知道交大奪得了總錦標。


辛卯梅竹,火力班畫上全臉彩繪,力拼交大二連霸。(圖片來源/FACEBOOK)


在勝負之外的學習與成長

黃勁翰認為,參與梅竹、參與火力班是他大學四年最精華的一段,在參與的過程中,他從許多過去參與火力班的精神領袖蟲哥(葉俊廷)、己丑班長屁神(余建良)、庚寅班長威哥(陳伯勳)等學長身上,學到了相當多精神面以及組織管理的想法,一路上也從跟隨的角色,變成了核心的領導者。「所以只要聊起梅竹,我都會很開心,在火力班認識了許多人,也以曾經身為一個交大人,和火力班班長為傲,我大概會持續瘋梅竹瘋一輩子吧!」

「待在火力班的期間,我學會了無論順境逆境都堅持下去的信念,不再湮沒於人群中,而選擇勇於站出來,我想這是我們與其他人的不同。勝敗乃兵家常事,無論梅竹輸或者贏,其實我們更享受的是這段過程,未來無論身在何處,這是每當想起曾經瘋狂的一瞬時,都會莞爾的一段回憶」,黃勁翰說


壬辰友誼賽 畢業前的遺憾

儘管梅竹籌委會有提供兩校火力班一定的票數,但總票數還是不夠全體火力班進場,因此他每年都要額外再花20個小時排票進場。更因為非常投入梅竹,在高亢的情緒下,曾讓他兩度情緒崩潰,一次是己丑失利唱校歌的那一刻;另外則是在即將離開學校的那年,因為爭議改為友誼賽,看著女籃為爭取平等出賽未果,不進行友誼賽向交大觀眾致意的瞬間。

「梅竹變成友誼賽大概會覺得有點變調他略帶惋惜地說道,不過主要還是對辛苦練習的校隊感到惋惜,辛苦了這麼久卻失去了舞台,而對於火力班或是其他沒有經歷過梅竹的學弟妹來說,少了完整的梅竹,也不免感到遺憾。梅竹是交清兩校有別於其他大專院校的經典賽事,儘管近年常常鬧得沸沸揚揚,但這仍是一份十分珍貴且獨一無二的回憶。「友誼賽對火力班而言,目標可能多少有些茫然,不過只要比賽還在進行,我們還會是持續站在校隊的背後,畢竟對比起校隊的努力,我們其實花費的時間精神遠不如他們。」


停賽 梅竹的新啟程

大一時,黃勁翰懵懵懂懂地進入火力班,但隨著每一年在梅竹賽的投入,讓他對學校的認同感強烈提升,他開玩笑的說:「參加火力班四年,想要不會唱校歌都難!」因此就算現在已經畢業了,還是會透過各種管道持續關心梅竹,例如:會議紀錄、梅竹說明會……等。

從畢業校友的角度來看,梅竹的勝負對他來說已經不是那麼的重要,更懷念的或許是比賽當下的那股熱血與投入。對於停賽的爭議,他認為,「對球員來說,最重要的還是一個公平競爭的舞台,停賽還是有它的必要性。不過,經過這次停賽後,感覺明年各項規定會清楚一點。」

儘管黃勁翰現在已經離開交大了,他仍期望還在學校的學弟妹,不僅梅竹賽,仍有許多的大專盃賽事在交大進行,不彷號召身邊的同學,一起就近為校隊加油,給予他們強而有力的主場優勢也希望未來的梅竹能夠順利的進行下去,畢竟對於清、交兩校的學生來說,這是一段很珍貴記憶。

記者 蘇品勻
嗨 我是pinpin 夢想是 希望未來能去世界流浪!  
記者 蘇品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