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棋復出 困難重重

2012-12-24  記者 林伯勳 報導

長相斯文,戴著一副眼鏡的劉鈞庭,是交大圍棋社社長。今年是他在交大的第二年,對他而言,今年梅竹停賽「不意外」。但他仍感到相當惋惜,他說:「每位棋手,都很期待能在梅竹賽時為校爭光。」他認為「擔任梅竹選手」是種榮耀。


正在下棋的劉鈞庭(左上)。(圖片來源/劉鈞庭提供

早在國小一年級,劉鈞庭就已接觸圍棋,棋齡至今十餘載。為了贏得梅竹賽,他每天研讀題目並在網路上與他人對弈,磨練棋藝。然而這次的梅竹賽,卻因交、清兩校談不攏賽制,而無法舉辦。其實早在前年,圍棋就因「職業棋士」爭議而停賽。


職業棋士爭議多

要成為職業棋士,一般會從小學開始訓練。進入台灣棋院,經歷重重比賽,一路過關斬將才能取得資格,職業棋士的實力可見一斑。因此,若讓業餘棋士與職業棋士對弈,除非業餘棋士有特殊之處,否則比賽結果通常毫無懸念。然而,交大過去曾有業餘棋士勝過職業棋士的例子在。劉鈞庭說到:「前幾年的比賽,勝過清大職業棋士的學長真的非常強,是很少見的例外。」現在清大校內有四名職業棋士,而交大卻只有一名,而這名職業棋士還是從清大過來的。

因此,交大方認為若讓職業棋士與一般棋士比賽不公平。然而,清大方則覺得,不能因職業棋士棋藝較強,就限制他們不能參加梅竹賽。具有職業棋士資格的學生,跟體保生不一樣,與一般生同樣都是藉由考試入學,不能因為其具有職業棋士的身份,就剝奪他們參加梅竹賽的權利。劉鈞庭的圍棋老師也認為「既然職業棋士也是學生,為何不能參加梅竹賽?」

清大認為職業棋士是以一般生的資格入學,與其他學生是一樣的。劉鈞庭認為,兩校之所以會如此在意職業棋士的問題,是因為兩校都想贏。若將來交大與清大有相同數目的職業棋士,相信這個爭議不會存在。甚至當交大職業棋士比清大多時,相信清大也不會願意讓職業棋士參加梅竹賽。

前年,圍棋因兩校對於職業棋士的問題爭論不休,由於職業棋手存在,交大方希望沿用過去兩年的賽制,由十四個人上場,然而清大方覺得,六個人上場就夠了。雖然最後兩校社長私下達成十人協議,但校方認為應該要有更公平的方式而宣布停賽。

圍棋要再次成為梅竹賽正式比賽項目,必須經過連續兩年的表演賽,並在第三年經由諮議會投票表決才能成功。原本希望今年能舉辦表演賽,卻因梅竹全面停賽而落空,因此,圍棋要再次成為比賽項目,最快還要三年以後。這使得在今年為了讓圍棋能夠成功舉辦表演賽,而付出許多心血的劉鈞庭感到相當失望。他說:「將來我最多只能參加表演賽,正式賽不可能了。」


付出的努力

「不過我知道,梅籌已經盡力了。」劉鈞庭如此說道。由於圍棋的比賽規則較為複雜,因此劉鈞庭常常必須要與梅籌開會。因此他知道,為了梅竹賽梅籌已然做出相當大的努力。但因為交、清兩校有各自的堅持,梅籌無法迫使任何一方妥協,停賽也是沒辦法的事。

劉鈞庭為了使圍棋能在今年梅竹參加表演賽,而與課外組開過多次的會議,他說:「這害我翹了好多次課!」此外,他私底下也找清大圍棋社社長討論過。在各方的努力下,兩校對於圍棋的賽制,終於達成初步協議。決定今年表演賽,由十一個人上場,至於正式賽的方式則留待明年討論。「沒想到今年卻連表演賽都沒有」,劉鈞庭語帶遺憾說到。

由於圍棋與一般運動不同,是屬於單人的比賽。因此不像球隊,要花一整天來集訓提升選手間的默契。劉鈞庭每天研讀圍棋的題目,來了解其他棋手的技巧,並且在網路上與他人實戰磨練自己的棋藝。他提到:「下圍棋有所謂的棋感,如果一陣子沒下圍棋,雖然會有些生疏,但可以很快地恢復。」因此圍棋,是種必須要持續努力的技藝,他提到:「雖然集訓會有效果,但平時的累積更重要。」因此他現在平均每天,至少花半小時,來讀題目以及與他人對戰以維持棋感。

也因此,參加梅竹比賽的圍棋選手,並不一定是圍棋社的成員。劉鈞庭說:「很多棋藝高超的棋手,都不會參加圍棋社。因此他原本打算,全校公開招募棋手,舉辦校內循環賽,選出全交大最強的十一位棋手參加比賽。不過因為梅竹停賽,這些後續的準備工作也就沒必要執行。


梅竹之外

今年梅竹停賽,許多人相當失望,期望能有替代方案。劉鈞庭說到:「圍棋社非常想要舉辦,兩校間小型的比賽。」希望能舉辦類似慶典的活動。因為不用分勝負,因此不必公開招募校內的選手,「想要來玩的就來玩。」類似一種交流的活動。

劉鈞庭提到,除了梅竹賽之外,圍棋比賽幾乎每周都有。不過他們大部分只參加大專性質的比賽,他們今年就有三組人參加政大盃的比賽,不過一般的比賽他們也會參加。他說到:「一般比賽我們也是會比,但都是那種超大型的比賽才會去。」舉例來說,他們暑假時就到花蓮參加一場很大型的比賽。

因此圍棋,雖然是項爭議性非常高的比賽,但今年,在交、清兩校圍棋社社長的努力之下,達成了由十一個人出場表演賽的協議。不過最後卻因兩校,無法在整體的賽制上達成協議而決定梅竹賽全面停賽,而喪失上場的機會。圍棋要再次成為梅竹賽的正式比賽項目,最快還要再等三年。而到時,物是人非,劉鈞庭大概已經畢業了,到時兩校的社長必須要妥善處理正式賽時,究竟要採幾人上場,以及職業棋手是否能夠上場比賽的問題。

 

總編輯的話戴裕蒨

因應12月17日「癸巳梅竹全面停賽」的公告,喀報記者群於本周推出「癸巳梅竹停賽特刊」,希望透過相關的後續整理報導,讓讀者們更理解目前癸巳梅竹賽所引發的討論、爭議,以及各方看法。

本期頭題王 ╱ 陳儀澧

陳儀澧、台中人,就讀交通大學傳播科技學系三年級 我思故我在

本期疾速王 ╱ 尤意茹

有關懷有想法有立場有觀點有行動, 這是我努力的方向。 還是顆青澀葡萄的我, 透過這一年成為最濃醇的酒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