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報乙未梅竹特刊三號

「橋」在一起 不分敵我

橋藝正式賽今(8)日來到比賽第二天,交通大學活動中心四樓的橋藝轉播室氣氛熱絡。

「橋」在一起 不分敵我

記者 張薇 報導

梅竹橋藝正式賽進行到比賽第二天(8日),橋藝作為今日的第一場賽事,位於交通大學活動中心四樓的橋藝轉播室一大早便熱鬧得沸沸揚揚,絲毫不見連戰二日的疲憊感,現場觀眾、選手不分清交學生,各抒己見、討論熱烈。
 

氣氛熱絡 轉播室一家親

在教練喊著「進場了、進場了!」後,選手們才匆忙地戴上選手證,前往另一頭的比賽場地。不知是否因為比賽到達最後一日,所以選手態度較為鬆懈。比賽一開始就狀況頻仍,先是清大隊伍少一人,在開場十分鐘後仍未入場,成績遭扣1VP,還有選手忘記拿學生證,跑回轉播室拿取的情形發生。

參賽選手上場後,整間轉播室除了零星幾位純觀戰的學生,大部分坐滿了雙方未上場比賽的選手。雖然觀眾少,但選手們熱情不減,反倒像在自家客廳般自在,評論起螢幕上轉播的賽況是口沫橫飛。

擔任賽評的交大橋藝社指導教練陳慶益一面觀看檯面上的牌,一面不斷丟問題給台下的選手,例如:這一張牌怎麼出會更好、某一位選手下一步可能會做什麼等等,而選手也樂於發表自己的觀點,一來一往之下,形成有趣的局面。此外,若是檯面上出現了意想不到的牌,觀眾也不吝於發出疑問聲與驚嘆聲,現場氣氛輕鬆活潑、十分熱鬧。


交大橋藝社指導教練陳慶益細心解說賽事。(照片來源/沈祖廷攝)

 

不一樣的觀眾 橋牌熱情相連

然而,在激昂評論著賽況的選手群裡,有幾位清大生並不發言、面色躊躇不定,於討論聲中略顯突兀。實際問過才知道,他們是才剛接觸橋牌的初學者,因為在梅竹賽的排票過程中無事可做才開始打起了橋牌,並開始想了解正式比賽是什麼樣子,於是今天特地來觀戰。但他們也承認其實看不太懂現場狀況,術語方面也聽不懂,清大資工系孫士媛笑說:「所以決定還是回去打我們自己的橋牌。」

針對一般觀眾無法看懂比賽的狀況,曾經是梅竹賽選手、現為清大電機博士生的陳建甫表示:「因為比賽轉播時四家的牌都亮出來,跟一般自己打牌時只須顧及自己的牌不同,因此會感覺比較複雜。」
 

不重輸贏 橋藝再出發

梅竹停賽兩年後復賽,對橋藝選手與兩校師生而言無疑是好消息,但對於新上任的梅竹籌備委員們來說,就常有一些棘手、不熟悉的狀況。交大梅竹籌備委員蔡昌逸主要負責這次的橋藝正式賽,他說:「一開始比較辛苦的是沒有之前的傳承,需要重新了解、學習,但所幸這次的比賽進行得很順利。」

比賽到了最後一天,場場都能影響到總錦標,但教練陳慶益認為:「大家保持一種年少輕狂的態度來玩就好。」橋藝賽中充分顯現了這樣超脫輸贏的精神,雙方選手一起觀戰,客觀的評價,也相互解釋賽制和比賽情況,亦敵亦友,展現了最大的風度與運動家精神。


觀戰的同學表情生動,十分投入。(照片來源/沈祖廷攝)

記者 張薇
張薇,單名,非大陸人。骨子裡有潛在的客家魂。讀過六年美術班,腦袋自此扭曲變形變得高高低低凹凹凸凸又帶著詭異色彩。最喜歡的動物是紅鶴。有一顆甜牙齒。哭點是「男人的友情」。活在自己的小宇宙,好像很喜歡別人說:「你好怪。」世界上最想擁有的東西是耐性。如果你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那你就差不多認識我了。
記者 張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