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竹賽特刊

全場焦點 舞動中閉幕 

二〇一五年乙未梅竹復賽,熱舞社閉幕表演重新登上梅竹舞台,而即將登場的二〇一六年丙申梅竹挾著相同的熱情,已在近期展開練習。

全場焦點 舞動中閉幕 

記者 孔婉寧

二〇一五年乙未梅竹復賽後,使熱舞社的閉幕表演能重新登上梅竹舞台,而即將登場的二〇一六年丙申梅竹挾著相同的熱情,已在近期展開練習。
 

梅竹表演 訓練膽識

在乙未梅竹復賽前,梅竹賽曾經因賽制協調不攏而停辦兩屆。曾經參加過閉幕表演、現在就讀科管所碩一的鄭淵儒同學指出:「對熱舞社來說,梅竹賽的熱舞表演是蠻必要的。」熱舞表演除了能凝聚大一與大二的情感,也是一個訓練成員、面對舞台的機會,畢竟有機會在如此重要的場合表演是非常難得的。熱舞社但未參與過任何一場梅竹賽閉幕表演的劉芯莆同學也說,梅竹賽對於清、交兩校而言,是大型且又有歷史的校際活動,可代表學校進行表演,享受全場沸騰的氣息,實在是一件光榮之事。因此,對於未參加表演表示深感遺憾。


乙未梅竹熱舞閉幕,女舞組作為壓軸。(圖片來源/蔣婉柔臉書
 

場地過大 效果呈現有限

閉幕表演通常為熱舞社大二的幹部擔任編舞者,主要召集一年級的社團成員一同參與演出,而表演的場地通常是學校的體育館。「我想是因為場地問題,因此有時舞蹈表演沒有辦法被好好呈現。」劉芯莆同學表示,假如作為炒熱氣氛用的表演是十分適宜的,但啦啦隊的表演在因地制宜的關係上比熱舞社的表演來的有效果性。而目前正協助編舞工作的李佳霖同學表示,因為表演的場地非常大,表演時也沒有特別的燈光聚焦表演者,要如何在人數有限的情況下表現出該有的張力,是有別於熱舞社成發該認真去計畫、安排的。為因應偌大的場地,這次表演將會參照壬辰梅竹的閉幕表演,採集中畫面的方法,努力帶給觀眾精彩的效果呈現。
 

「熱舞梅竹」 重心轉移

在停賽期間,熱舞社少了一次重要的表演機會,熱舞社學長姐為使學弟妹也能體會梅竹賽的熱情,於是清、交兩校的熱舞社決定自行舉辦「熱舞梅竹」。有別於正規梅竹賽的閉幕表演,熱舞梅竹屬一競賽性質的活動,比賽的項目則按各舞風、個人或是團體賽分門別類,因此熱舞社的鄭同學也表示,相較於梅竹賽閉幕表演,富有技巧性的「熱舞梅竹」算是給「看得懂」的人欣賞的比賽,並且在成功舉辦三屆後成為熱舞社的重心。現在,梅竹賽閉幕表演已經演變成不久後將登場「梅竹熱舞」的暖身操。劉芯莆同學也期許「熱舞梅竹」未來能夠列入正式梅竹賽並採納計分,使大眾更了解舞蹈不只是為了表演而存在著。


第二屆熱舞梅竹賽於清大體育館內舉行,場面盛大熱鬧。
(圖片來源/孔婉寧攝)

在為期三天的梅竹賽事中,熱舞社的閉幕表演位居最後,雖然清交兩校的表演不列入比賽積分,吸睛程度卻不亞於各類運動賽事,在兩校熱舞社分別派出數十位表演者帶來長約十分鐘的演出中,同時也增添現場活力與熱血的氣氛,在互相吆喝與加油聲中,為梅竹賽劃下完美的句點。

記者 孔婉寧
世界很大,不走白不走。夢想是到世界各地衝浪,蒐集各種海的藍。旅居新竹20年,不吃福源花生醬,我,是孔婉寧。
記者 孔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