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軍的籃框 清交爭霸

2016-02-23   許心如 報導

讀取中

寒假的校園不若學期中的熱鬧喧囂,學生們紛紛回家準備過節,卻有一批人留在學校裡,在冷冽的一月寒風中,為將在二月二十六日登場的清交體育盛事——丙申梅竹賽,每日從清晨到傍晚,努力不懈地練習,他們分別是交通大學與清華大學的男子籃球代表隊。在梅竹賽的第二天,他們將全力角逐那屬於冠軍的籃網。
 

全新戰力 交大衛冕決心

「早上會做一些像心肺的衝刺這樣,有時候會到田徑場上,下午的話就練團隊,一天大概總共五小時。」交大梅竹隊長黃柏浩說。訓練單上寫著早上八點集合,七點半就可以看見交大男籃的球員們熱身的身影交錯著,低溫中他們仍井然有序地操課,不時能聽見大男孩們的談笑聲。下午時,球員開始練習團隊的合作與戰略並舉行對抗賽,教練陳忠強將球員分成五人一組,在一般生中混入體資生,藉此提高訓練的強度。平常並肩作戰的夥伴,此時成了勁敵相互砥礪,男籃隊長鄧至凱說:「對抗賽時,老師會刻意把一般生跟體資生放在一起,互相對抗,把訓練強度拉高一點。」

從寒假的第二週開始,全隊移地至彰化的明道大學訓練,明道大學除了是甲一級的校隊,更擁有頂級且完善的設備與場地,因此每年都會吸引多組海外的籃球隊進駐。經由陳忠強教練的爭取,交大籃球隊每天隨著明道大學的籃球隊一同訓練,同時與來自韓國的大學一起切磋,並請來專業裁判進行分組對抗賽,除了大大提升身體能力,兩週的移地訓練也讓球員們增添許多實戰經驗與視野,對心理素質更是一種粹鍊。

目前交大籃球隊的先發名單尚無法確定,鄧至凱表示:「跟去年比,一般生離開滿多的,現在球隊都是新血。」去年先發五人的黃金戰隊,今年已有四人畢業,僅剩下現任梅竹隊長黃柏浩,但這一年來球隊陸續招募新血,歷經一年的訓練,已漸可看見其練習成果。相較去年由先發五人打完全場,交大籃球隊面對這次的大換血,難免露出擔憂,但仍展現出必勝的決心,黃柏浩說:「今年其實是我的最後一年,真的很想再贏一次,不想留下遺憾!」教練陳忠強也表示希望這批沒有梅竹賽經驗的球員能用正面的心態面對這次的競賽,說道:「不管是交大的學生或球隊的球員,是第幾次參加,他們都是以全新的姿態來面對。」新進球員們能夠鼓起勇氣共同奮鬥,這個過程就已經是一種感動。
 

摩拳擦掌 清華躍躍欲試

甫踏進清大體育館的籃球場,就看見球員們正在做熱身,一邊交叉步橫越球場一邊很有精神地喊出口號。寒假的時候球隊專注於練習基本動作與戰術訓練,直至開學後開始進行全場的練習,相比交大籃球隊的大換血,清大籃球隊維持與去年相差不遠的陣容,清大籃球員李品綸表示:「先發的名單還沒很確定,但這次球員的陣容與(練習)方式是與去年差不多的,因為畢業的人很少。」


清大籃球隊球員們會提早到球場熱身。(圖片來源/許心如攝)

事實上,清大籃球隊教練蔡連生比起專門的訓練,反而用的是用一種「教籃球」的方式帶隊,他希望球員們參賽不只是為學校爭光,要能夠真正學到籃球的一切。「每年我教的都不一樣,一開始我就會問他們,想要從哪裡學起。」蔡連生說道,例如想先學個人技巧,教練就會先教個人,之後再回頭教團體戰術,希望球員在離開清大後,對於籃球領域能有真正的瞭解。

梅竹賽是一般生的舞台,體資生或體保生是無法下場的,往往只能在板凳上為隊友們加油。清大籃球隊體資生陳司翰說道:「因為自己是球隊一份子,當然會參與其中,不能打到還是會覺得滿可惜的。」球隊是一個整體,即便無法下場,但榮耀仍是共享且一同奮鬥的,一般生也會為了場邊的夥伴們拼盡全力,「梅竹賽就是可以展現自己平常練習的成果,一定要贏啊!」李品綸談到。

梅竹賽不同一般的是,它背負了清交兩校的師生期待,為了自身學校的榮耀,寄予學校代表隊的期望是無可比擬的。進場觀賽加油的觀眾也相較一般比賽多出數倍,球員們需要在短時間內調整自己並適應如此高壓的環境,李品綸說:「梅竹賽會有很多自己的同學來看,比較多的壓力,希望自己打得比較好一點。」儘管這使球員們更有壓力,但也成了他們能力的推進器,而場邊的加油聲仍會是一種激勵,激發球員更積極求勝的心。梅竹賽對於球員的心理素質也會是一種提升,蔡連生表示:「經過那種大風大浪的話,就會更渴望勝利或是更在乎這個東西。」


開啟大燈的交大藍球場相當明亮,同時也是梅竹賽比賽場地。(圖片來源/許心如攝)

特別的是,為了模擬這次丙申梅竹賽,以往在一般練習時間並不會開啟的大燈打開了。「有大燈的時候就很有感覺,畢竟梅竹就是這樣打的。」交大籃球隊球隊經理蔡宛庭說。體育館的牆上出現了加油海報,火力班員們在看台上排練,大燈照亮球場的每一個角落,宣告梅竹賽的號角響起,屬於清交人的熱血靈魂正燃燒著。

總編輯的話林儒均

丙申梅竹賽順利落幕,冀望未來梅竹賽能繼續舉辦,帶給兩校學生更多回憶,而喀報也會繼續為大家帶來專業、中立、深入的報導。

本期疾速王 ╱ 孔婉寧

世界很大,不走白不走。夢想是到世界各地衝浪,蒐集各種海的藍。旅居新竹20年,不吃福源花生醬,我,是孔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