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酉梅竹特刊

跨越清交梅竹 校友顏章聖

顏章聖,報導梅竹20年,現為新竹市政府城市行銷處處長,希望能將梅竹賽推廣為全新竹的活動。

跨越清交梅竹 校友顏章聖

記者 王廷瑄 報導

「梅竹賽是所有清大和交大的學生,年少時不可抹滅的一章。」顏章聖笑說。除了身為交大校友,梅竹賽也陪著他走過20年記者生涯。對於梅竹賽,顏章聖有說不完的熱忱和道不盡的熱血故事可以分享。


丁酉梅竹第二天男籃賽事,顏章聖到場觀看。(照片來源/顏章聖提供)

不解之緣 烙於靈魂的梅竹榮耀

顏章聖,現任新竹市政府城市行銷處處長,前為台視資深記者,除此之外,顏章聖也是交大傳播所畢業的89級校友。有著一顆熱愛運動的心,他從1993年開始報導梅竹賽,直到2013年從台視離職為止,共計20個年頭,顏章聖至少有16、17次報導梅竹賽的經驗。有趣的是,除了自己身兼校友和記者身分,顏章聖家中的親戚也有許多人就讀清交兩校,甚至在自己家裡都能打一場小梅竹。也因此他更熱愛清交、熱愛梅竹,從此和梅竹結下了不解之緣。

談到梅竹賽的本質,顏章聖說道,梅竹賽除了是清交兩校難得的校際對抗,更是全台灣唯一的大規模校際體育對抗,這是台大、政大所沒有的。他認為梅竹賽不只是一項體育活動,更是交清兩校學生獨有的文化和共通的符碼。他曾聽說在美國矽谷工作的清交校友,也會舉辦屬於他們的小梅竹。顏章聖說:「梅竹賽的精神就是,雖然我們競爭,但我們也要雙贏。」這種烙印在靈魂裡的校際榮耀,不管走到哪,都促使清交學生良性競爭。

校際榮耀,是梅竹賽最令人著迷而傾心的地方。顏章聖提到,之前曾採訪過一位交大棒球隊的捕手,他打梅竹賽十年,從學士、碩士,一直到博士都在打梅竹,只因他忘不了梅竹賽那種熱血澎湃的感覺。當那名捕手在球場上揮出全壘打,他覺得自己好像化身職業選手,那種為校爭光的榮耀和成就感,是他最享受也最難忘的一刻。「而當比賽結束後,替那些棒球隊的隊員拍照,你看到第一排站的是大學部的學生,第二排是碩士,第三排是博士,那種無論年紀、上下一心只為學校而奮戰的感覺,那就是梅竹賽。」顏章聖語帶激動地說。


乙未梅竹棒球賽,交大以12:2擊敗清華大學。(圖片來源/大學報
 

運動為城市行銷 型塑「新竹的梅竹」

現為新竹市城市行銷處處長,顏章聖認為梅竹賽不該只讓清交兩校的學生參與,也可以是全新竹市的活動。運動是現在城市行銷的一種重要元素,而畢業後的交清學生,大多會在竹科工作,那何不把「清交的梅竹」形塑成「新竹的梅竹」,讓他們在畢業後,也能共同參與和分享這一頁燦爛瘋狂的年少記憶。今年被清交兩校共同邀請來看籃球賽,顏章聖更坦言,以他看過20年梅竹賽的經驗,兩校氛圍確實是逐年下降、不如以往,這是梅竹賽的危機。顏章聖說:「在這個世代裡,媒體的效能雖然下降了,但故事應該永垂不朽。」

在實踐上遇到的第一個坎,是梅竹籌委會的清交學生。顏章聖說,兩年前他就和清交梅籌的學生談過將梅竹向全新竹推廣的提案,但被否決。具體層面而言,他認為梅竹賽雖是校際對抗,但舉辦地點不一定只能侷限於清交校內,新竹市有更大的球場和體育館,能容納更多觀眾。每年的「排票文化」確實讓想看比賽的學生熬夜前往排票,而沒有票的人只能在宿舍看網路直播,限縮了學生的參與。若有更大的場館,甚至能讓校友、新竹市民一同共襄盛舉。「可能十年、二十年後,你帶著你的老婆一起到梅竹的比賽現場,和他一起分享梅竹賽的熱血。」描繪心中憧憬的那幅光景,顏章聖笑著說。

因此,要讓梅竹「走出去」的第一步,是要說服清交兩校學生。顏章聖說,只要有了念想,政府能給的幫助很多,否則只是讓清交兩校的學生把自己關在高塔內,全新竹的市民都不懂那種熱情。梅竹賽是一個正面行銷城市的例子,它不只是炒熱校園內氣氛三天的活動,還可以作為城市的持續行銷和週邊效益,值得讓更多人看見,一同分享它的價值。

記者 王廷瑄
最近在思考我是有著肥宅心的少女還是有著少女心的肥宅
記者 王廷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