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梅竹賽前特刊

男籃砥柱 張維的生涯籃球課

專訪交大當家球員體資生張維,為戊戌梅竹拉開序幕。

男籃砥柱 張維的生涯籃球課

范瑀真 報導  2018/02/28

選手在梅竹賽場上奮力拚搏,場下的隊友喊得聲嘶力竭。其中,體資生作為明文規定「不能上場」的一群,難免有些許遺憾。但對今年碩一的籃球體資生張維而言,打籃球的目標可以更寬廣。

成為體資是起點 不是終點

張維有一個對孩子的「體育生涯」分外嚴格的父親。他的父親對家中兩個兒子的課業標準是「不要太差」,卻非常看重張維與哥哥在體育上的發展。在嚴父的期許之下,兄弟倆都成為了交通大學的籃球體資生。

加入交大籃球隊五年的張維。(圖片來源/范瑀真攝)

張維說,以體資身分入學並不只是拿到交大入場券、履行自己三年的球隊義務便揮衣離去。他坦言,「在體資生的大學生涯裡,球隊幾乎已和課業同等重要。」當然,身分不能替張維決定要怎麼做,在課業和個人生活當前,要為球隊付出多少心力?責任的份量有多重?這些無形的選擇包袱可以是壓力,也可以是促使人成長的動力,而張維選擇後者。

他在球隊一待就是五年,至今仍以大學長的角色支撐著交大男籃。面對即將到來的梅竹賽,他扮演著輔助的角色,「雖然練一個月真的很累,還是希望大家不要越接近比賽就鬆懈,要撐到最後!」張維話裡有學長的認真、關切,還有些許「望子成龍」的嗟嘆。

撐不過三年 難以成事

在投入籃球之前,張維也曾當過短暫的「棒球少年」。小學五年級,他轉學至台中的棒球強校忠孝國小並加入棒球隊,後來也順利考取西苑國中棒球隊。按照這張藍圖走,也許此刻他會是交大棒球隊體資生,但當時升國中的暑訓就讓他打退堂鼓。

「其實我不是個愛練球的人,那時候暑訓非常操,所以我才剛加入就退隊了。」意料之內,張維的父親對於他放棄棒球感到失望,並對他說「如果你打棒球撐不過三年,那你以後做什麼事都撐不過三年。」此外,父親也要求他至少要培養另一項運動專長。

在那樣的年紀,父親的教誨或許嚴厲了些,但也因為這樣,張維才開始在課餘時間打籃球,進而在高中時專心以考取交大體資為目標。他笑說,升大一的暑假來交大暑訓,同樣的情節再度上演。「交大暑訓也很累,我又覺得自己撐不下去,但我爸的話讓我一撐也就過了三、四年。」

他也希望自己不要再次錯過機會,即使無法參與梅竹比賽,張維仍是交大男籃於公開二級大放異彩的當家球員。他不斷精進自己並抱持更大的目標,「希望能和隊友們一起打進公開一級,一直都嚮往那樣高強度的環境去證明自己。」張維的期許若能實現,將會是交通大學所樂見的美事。

記者 范瑀真
     
編輯 馮瑜庭
想一起再走787年。厭世少女​(´・_・`)​  
記者 范瑀真
編輯 馮瑜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