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新聞E論壇

小書店 大時代(一)(二)(三)

小書店 大時代(一)(二)(三)

記者 甯楷翔 王貞懿 報導  2017/12/31

2016年,從北到南,有許多家書店,從台灣的人文風景中永遠缺席。

二月,在台北,政大書城台大店,承載著許多台大與師大人的回憶,宣布熄燈。 三月,在屏東,博克書局,屏東唯一的一家獨立書店,拉下鐵門。 九月,在台中,闊葉林書香飄傳十八年,迎來終點。

截至2016年2月,台灣的實體書店總數為2192家,與2007年的2603家相較,超過400家書店從你我身邊消失。

這是書市的冰河期。

但有一群人,在巷弄間,守著一方的書屋,在凍寒中為讀者送上溫暖。

懷著對鄉土的熱愛,擁抱土地的「水牛」。 由父傳子,堅持為草屯留一點書香的「三省堂」。 用二手書重新點燃人與人、人與書的溫度的「荒野夢二」。

小書店,大時代。

這些愛書的經營者,正在各地開啟一場場實驗。與他們交手的,究竟是無情的流沙,還是可以靠努力復原的荒野?他們如何在辛苦的書店經營之旅中,找回讀者,持續向前?


小書店大時代(一) 水牛書店:找回自主,不再依賴

報導/甯楷翔

水牛書店: 2013年於桃園新屋開辦台灣第一家社會企業,是一間推廣偏鄉閱讀及關懷弱勢孩童為主的獨立書店。2014,為了支持非營利的「新屋水牛」,第二間水牛書店選擇在台北瑞安街落腳。店主人羅文嘉畢業於台大政治系,現任水牛文化出版社社長、水牛書店、我愛你學田市集創辦人。

愛看書的羅文嘉,從小就從書裡找到力量,所以瞭解人們可以透過知識、實踐,得到力量,不再依賴,能夠自主。攝影/莊忻倫

下午5點的瑞安街,夕陽微微灑進了書店,店內的老闆笑容可掬的和員工們道了聲再見,結束了一天於台北水牛書店的日子。這是書店老闆羅文嘉每天的風景,距離那個在舞台上呼風喚雨,眾人簇擁的政治明星羅文嘉,像是好幾個光年的距離。

當年離開政治圈的羅文嘉,2012年意外接下了水牛出版社,決定於鄉下成立一間獨立書店,完成兒時的夢想,地點就選在桃園新屋的老家。「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想要在鄉下,擁有一間自己的書店。」愛看書的羅文嘉,從小就從書裡找到力量,所以瞭解人們可以透過知識、實踐,得到力量,不再「依賴」,能夠「自主」。

桃園新屋水牛書店是台灣第一間社會企業書店,同時也提供偏鄉孩童免費教育的機會,目前辦有英文班以及打擊樂班,提供給18歲以下的學子免費來參加。

然而,羅文嘉夫婦經營的水牛書店之所以特別,並不只是因為關懷偏鄉孩童,或是採用非營利模式的經營方式。水牛書店的獨特之處,在於能讓每個人都能在這間書店中,找到價值、自主學習。

做一個溫暖的燈塔 書店的價值會高於價格

我希望這家書店就像海邊的燈塔一樣,也許只是偶爾經過的那艘船,只要他需要這個燈塔的指引,那燈塔就會在那裡。攝影/莊忻倫

「現代人每個人都和土地抽離,但是我想經營的水牛書店,是一個與土地緊密結合的獨立書店。」除了提供學生課程,新屋水牛已持續4年,鼓勵學生,只要在新屋圖書館借書20本,即可在水牛帶走一本書的活動,宗旨全是為了推廣閱讀與社會公益。

羅文嘉認為,創辦書店不僅僅是完成小時的夢想,他更想提供偏鄉孩童翻身的機會,希望透過在鄉村種下長期閱讀的種子,讓新屋的孩子有帶得走的能力。

曾有人質疑換書計畫、免費英文班的成效,但一個女孩的真實故事,卻讓羅文嘉有了信心。

「有一次有一位小女孩,大約是國三的年紀吧,聽我同事說,她一進書店就到書架上拿了一些書,再拿到櫃檯結帳說她要全部買回家,這時我們的同事就和她說:『妹妹其實妳可以不用買,妳可以回家拿一本書來交換就可以了。』但是這位小女孩卻說,她準備好這些錢,就是要買這些書。這背後的原因,是因為她就是早年第一屆參加我們英文班的學生,現在已經畢業很多年了,她決定要用自己的方式回饋這個單位,而她覺得她想回饋的方式就是買書,因為曾經免費參加過這個英文班而得到幫助,讓她覺得她要在這個書店買書。最後真的有讓她買。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羅文嘉笑說,其實很多人都會問他一個問題,「到底書店在鄉下有沒有意義?」他只要想到,有那麼一個小女孩,決定用自己的方式回饋水牛書店,那麼這間書店就有價值。

「其實,我希望這家書店就像海邊的燈塔一樣!任何有需要的人,也許只是偶爾經過的那艘船,只要需要這個燈塔的指引,那燈塔就會在那裡。」現在的羅文嘉,不再用數字去看書店的影響力,而是希望能將眼光放遠,用時間去證明書店存在的價值,讓新屋水牛能在桃園維持50年甚至100年。

創辦「我愛你學田」 強調「自主」與「協助」的精神

羅文嘉希望書店可以提供的不只是書,而是透過小農市集,讓讀者找回農村互助與自給自足的精神。攝影/莊忻倫

但羅文嘉也有務實的一面。為了支持非營利的桃園新屋水牛書店,2014年5月羅文嘉與妻子劉昭儀,將第二間水牛書店落腳台北瑞安街;他們以獨立書店與小農市集結合的複合式經營,要將所得的盈餘拿來支持另一家公益書店。

食材的獲利率遠比書來得高,但要怎麼經營出特色?羅文嘉的想法是,「水牛書店要透過『自己』去尋找食材,並且自己去做。」

於是,羅文嘉開始當起農夫,在新屋老家的一甲田裡,實驗起有機稻米,把關栽種的流程;他也建立平台,鼓勵周邊不噴灑農藥的小農們,透過「我愛你學田」市集,銷售青菜蔬果。他和劉昭儀的想法是,讓有共同理念的買家與賣家相遇,協助小農自主、獨立。

「我們也有和宜蘭一間在販賣農產品的書店合作,因為有些東西在宜蘭不好賣,我們就有幫忙他們在店裡賣,算是互相合作吧!」羅文嘉說道,水牛除了賣書,也協助其他小農販賣農產品,像是最近就有和阿里山的店家合作,除了幫忙販賣薑、高麗菜等蔬果,也避免小農在盤商系統裡被剝削。

他試著把一個個價值相近的生態體系,聚攏一起,活絡小農與獨立書店的生態系。但另一方面,他們也積極開拓客源。

劉昭儀身兼水牛的行銷長。每天她會用自家市集的食材做成一道道美味的佳餚,並提供食譜,放在臉書上。「我愛你學田」市集,開創了獨立書店中的新的經營型式,不僅具備餐廳和小農市集的功能,也以「小農種什麼,就煮什麼」為特色,吸引許多關心有機無農藥食材的職業婦女,前來挑選。

「小而美」的經營理念 也能在大時代經營好書店

身為水牛書店共同創辦人的羅文嘉妻子劉昭儀也表示,其實水牛書店不追求要能夠樣樣具到,但是最重要的是,要能將最專心在一件事上,才會讓消費者也願意買單。攝影/甯楷翔

劉昭儀也推廣「我愛你市集」的便當趴活動。每個月由不同領域的專業友人,輪流擔任主廚,將幾十個便當所獲得的資金,全數由當月的主廚指定捐給慈善機構。2016年12月份的便當趴主廚是導演柯一正,就將便當募得的經費捐給服務街友的芒草心基金會,讓需要被關注的街友,也能享用熱騰騰的年夜飯菜。

雖然市集的產品比市價稍高,但不論是書店或小農市場,水牛的想法是確保每個生產和銷售環結能自給自足,用好一點的食材,換來更安心的信任。「每個價格背後,代表每個生產環結都要能自主負責。」羅文嘉說。

堅持靠自己 分享溫暖給真正需要的人

也許,書店的價值,不在於他的價格。儘管成本仍然要計算,但是,這一點點的微光和選擇性,或許能提供的,是偏鄉孩童更多的可能。攝影/莊忻倫

從關懷偏鄉孩童,到「我愛你書田」,羅文嘉與劉昭儀靠著自己種植的稻米和小農市集,創造一個獨立自主的平台,讓每個人都能在水牛書店裡找到力量。

在商業利益至上的大時代,水牛書店提醒了人與人之間信任的美好。打破商業交易裡只有利益的桎梏,讓人與人之間的買賣中存有溫度、社會公益與健康。在羅文嘉的眼中,水牛書店才是安身立命之本,也是嚐遍人生百態後,最純粹的追求。


小書店 大時代(二) 三省堂:書香傳遞一甲子

報導/王貞懿

三省堂書店,位於草屯中正路上,是鎮中心最熱鬧的一條街,已經開業六十年。一甲子,是許多書店經營者難以企及的目標。三省堂看過書市的榮景,也經歷過連鎖書店的夾殺,堅持下去的動力,僅僅是老闆的一個信念,他是這麼說的:「一個地方沒有書店總是不好。」

「伴您成長的老朋友」幾個字,大方地落在三省堂書店所提供的書袋上。這個陪伴,轉眼一甲子。在金石堂、新學友陸續退出南投,三省堂的老闆,八十歲的洪介山依舊每天早上準時八點半拉開鐵門,六十年如一日,守著草屯。

現在的草屯鎮,約有十萬人口,交通便捷,有國道三號、六號經過,是台中往南投縣的門戶,更在二0一五年十月正式成為全台灣三百六十八個鄉鎮中,人口最多的「小」鎮。

這個小鎮在三省堂初開業時還被稱為「草鞋墩」,是草鞋製造與集散地,更早前是墾荒的先民歇息、換棄新舊草鞋的地方。

從白報紙油墨味到飄散書香 六十年前的草屯,那時候人少、路小,想要買書,一般人根本沒有餘裕,但洪介山腦筋動得很快,他先想到從學校生意做起,一邊累積開書店的本錢。

從印考卷的白報紙開始賣起,三省堂漸漸地也銷售了刻鋼板的用具,油墨沾一沾,在滾筒推拉的一來一往間,鈔票也一張張地入帳,賺來的錢買進一些《論語》、《孟子》、《唐詩三百首》等,這種沒有版權的古代經典。

一九五六年以備戰為由,台灣省政府遷至南投中興新村,這是轟動全台的大事件,也餵養了無數個中部的家庭。洪介山搭上了時代的列車,和省政府的採購建立起關係,賣白報紙給公家機關的收入,讓書店慢慢有了更多樣的選擇。

照片中的小男生即是第二代經營者洪煜哲,與姊姊們在三省堂最早的書店門口前合影。提供/三省堂

在那個兄弟姐妹同蓋一條被的節儉年代,書封上印著紅底白皇冠標誌的,已是最好的小說。出版商送書只會送到中部最大、位在台中的「中央書局」,當時的草屯還有小火車,「那就是載甘蔗的『五分仔車』,伊丟控控控控控到台中(它就這樣一路晃到台中),那大家就這樣跳上去。」洪煜哲說那時候想要書就必須自己去台中帶。

六零年代的台灣鄉村,三省堂是草屯鎮上唯二的書店,路途的不便,讓這裡成為培育地方人才的基地,影響了許多對世界充滿好奇的青年。

當時,有一位台中女中學生每天放學都到三省堂看書,她會用黑髮夾做書籤、做記號,洪介山於是託這位愛書成癡的女學生,下課後幫他到中央書局帶書,他對她說:「帶回來的書,妳都先帶回家看,看完了再過來就好。」洪介山不知道的是,看書的不只有女學生,還有她的弟弟—詹宏志。

第二代老闆洪煜哲,翻著詹宏志親簽的《綠光往事》,說明當時自己無意中讀到此篇章的驚喜。(攝影/王貞懿)

一本本二姐帶回家的書,都讓詹宏志欲罷不能,對於渴望更了解外面世界的青少年來說,書是最性感的奢侈品。夜裡的詹宏志霸著書本不放,直到讀完整本書不支睡去。在具有自傳色彩的《綠光往事》中,被公認最愛書的詹宏志這麼寫道:「那是我懷念的一家伴我度過青春歲月的書店,但它從來不知道有我這樣不付錢的讀者存在。」當時,小鎮上的人也從不知道,這裡會出一個身價上億的PChome Online的創辦人。

佇立一甲子的三省堂,有著洪家不認輸的堅持 做為小鎮上的書店,三省堂與草屯一同經歷六十年的光陰,孕育出地方上許多優秀子弟。「一個地方沒有書店總是不好,你想,如果台灣的書店都倒光了,這樣行嗎?」八十歲洪介山激動地說,六十年來他每天早起、晚睡,天天上工,就連過年,也只休息吃年夜飯的兩個小時。

一九三七年出生的洪介山,剛上小學,就碰上了台灣政權快速更迭的大時代,因政權變化而交疊的日語、台語、國語「訓練」,開啟了他對世界的嚮往。高中學歷,已是當時許多人眼中羨慕的對象,他卻自卑沒能像身邊的好友們一樣念到大學,「開書店就能繼續與書為伍」,他是這麼想的。

三省堂書店不只是洪介山的夢想,更撐起了一整個家,照片中負責櫃檯的就是洪介山的妻子。提供/三省堂

「我雖然沒有讀到大學,現在輸你們很多,但是我的下一代一定不會輸你。」這個不想輸的念頭,撐起了洪介山一家。

曾經,三省堂在早上六點開門,只為了讓上台中念書的學生,有機會在上學前買到需要的文具,放學後小小的店面也會擠得水泄不通。但十五年前的三省堂,面臨開業來最嚴峻的挑戰,洪介山回憶道:「那是連鎖書店黃金年代。」用規模經濟降低進貨成本的大書店,改變了消費者的消費習慣,許多獨立書店紛紛從台灣的地圖上消失。但在洪介山卻反其道而行,三省堂最多曾同時擁有三個店面,強勢與連鎖書店競爭。

連鎖書店的黃金年代,獨立書店的黑暗期 一九九五年,年近六十歲的洪介山,開始思考三省堂的未來,父傳子是他最直覺的想法。

日本明治大學畢業的洪煜哲,是洪介山的長子,原本擔任日航高階主管的他,接到了來自父親的請託:回來接班,因為年事漸高的洪介山,體力無法在支應書店的經營。「那時候爸爸就掉眼淚,說捨不得啊,然後姊姊、妹妹就勸啊,我就想:『好吧!別那麼不孝。』」洪煜哲牙一咬辭去了高薪的工作,回草屯接棒。

洪煜哲笑著表示跳下來做才知道開書店的都是傻子,因為根本賺不到錢。

撐過倒閉潮的三省堂,在金石堂、新學友陸續在草屯拉下鐵門後,還是無法稍作喘息。如果說交通的不便,是三省堂過去的挑戰;那如今便捷的交通,反倒考驗著第二代的洪煜哲。

草屯是南投縣距離台中市最近的鄉鎮,短短半小時的車程,消費者就可以到更大、更漂亮商店,許多年輕一代也跟著流轉,除此之外,網路書店也加入競爭,但閱讀人口這塊餅,卻越來越小。

「請問你的朋友裡頭,哪一個跟你講說我一個月沒有花兩千塊買書了,受不了?再反過來說,有幾個會說,哪裡的buffet(自助餐)多棒多棒,好久沒去唱歌,我們晚上去。」洪煜哲用最直覺的方式,說明閱讀人口的流失。

洪介山堅持不論剩下多少人來看書,書店就是要開下去。攝影/王貞懿

老闆坦言經營書店已經沒有收入,三層樓的書店,人事、電費、進貨成本算起來相當可觀。「我這個店面拿來租人,一個月十幾、二十萬,還不用做得那麼辛苦,我們是少數啦,自己能做就做,不能做就收。」洪煜哲表示家族內不只討論過一次將書店收起來,但父親總是堅持,不管剩下多少人看書,書店就是要開下去。

居住在草屯超過二十年的陳太太說:「三省堂的洪老闆啊,他有投資很多房地產。」洪介山也不諱言為了開書店,他想了很多方法,還好過去想得遠,慢慢地省、慢慢地省將一些地方買起來,目前至少還有租金的收入,讓書店交給兒子的時候,不是塞一個爛攤子給他。

換了新妝的三省堂,空間變得更舒適、明亮。攝影/王貞懿

二0一五年七月,三省堂重新裝潢,高掛多年的招牌被拆下,左側的外牆也打掉換成大面的玻璃落地窗,草屯的居民都在猜想,是不是要收掉了?老顧客心急得想知道答案,看到老闆就說:「不要收啦!不要收啦!」甚至有人還送來了一盒雞精,要老闆顧好身體。

換了新妝的三省堂,一樓和過去一樣擺滿了書,在通往二樓的樓梯旁,掛滿了在地畫家的創作,難道三省堂也賣畫嗎?洪煜哲笑說:「我們沒有賣,喜歡你要自己打電話給九九美術學會。」九九峰是草屯當地著名的景點,想當然爾這是個在地情感、在地氣息濃厚的藝術社團,為了讓更多人更認識自己的家鄉,三省堂刻意地保留了這面牆。

改裝後的三省堂,為了吸引人潮,在經營上有些彈性。像是開設了日文班,只要點飲料,就能免費上日文課,週一到週日每天客滿;二樓的咖啡區,沒有大都會區兩小時清場的限制,你可以在這裡靜靜地閱讀。

書的價值豈能用價格衡量 但在追求「廉價」的時代,上門的年輕讀者,仍不斷衝擊洪煜哲對書的信仰。

一個男生走進書店,看了兩個小時的書,天色黑了就匆匆把它放回去,離開前還嫌冷氣不夠冷,嫌書店只打八五折,網路書店可以卻買到七九折;另一個女孩走進書店,抱著一本書,讀了四分之一,她明明很喜歡,走到櫃台結帳後告訴她一本兩百三十八元,她卻說兩、三百塊太貴了要重新考慮。

「我也不知道這樣講好不好,但我還是會講。」洪煜哲分享自己與讀者溝通的經驗。攝影/王貞懿

「我也常常跟他們講,這樣子我可以理解,不過你的想法卻是錯的。」

洪煜哲進一步說明,實體書店就是把整本給你參考,不像網路書店只看得到一篇介紹,不論在什麼情境下,喜怒哀樂中,書店都有一本屬於你的書,等待你拿起它,感受書的觸感及溫度。另外,兩百三十八塊的一本書,可能是這一個作者,用了一生的經驗、心血完成,哪怕只要一句話對你有幫助也足夠了,更何況書的價值是無法衡量的,不同的時間、情境下回去看,都有不同的收穫。

「三省堂」的名子是取《論語》中「吾日三省吾身」的意思,直到現在洪老先生還是每天問自己對書店有沒有盡心。在兩代老闆的身上,正如其店名一般,有一種文以載道的精神,不僅僅賣書,更希望讀者也能夠反省,或許不符合服務業以客為尊的潮流,但他們堅持某些價值,不能順著時代轉彎。

三省堂要營造的是能讓人愛上閱讀的環境,還有培養出下一代的嗜書人。

書店,從來就很難賺錢。但洪介山和洪煜哲父子,靠著三省堂改變自己和不少草屯孩子的命運,如今這樣的企圖,面對大時代裡的各種誘惑、方便,顯得遙不可及。但他們希望,不論遊子走了多遠,或許東京,也許羅馬,只要回到草屯小鎮,還會有等待他們的一家店,在傳遞著書香。

「這個六十年,爸爸交給我剛好一甲子,我是在想啦,我是不是可以請我女兒把它撐到百年老店,這現在又是我的期待了!」洪煜哲眼神熠熠地說。


小書店大時代(三) 荒野夢二:提供靈魂碰撞的書屋

報導/莊忻倫

走進書店荒野夢二,總像在夢境一般,時刻會有驚喜。你可能會遇到一本「待用書」,這是前一個主人留給有緣人的免費禮物;或者,你把自家書櫃的照片交給書屋老闆,他會依你讀書的喜好,為你量身選書。

這是荒野夢二,它座落在桃園中正路的巷弄,是紛鬧市街的一方靜謐之處。樸實低調的招牌與完全敞開的店門口,歡迎人們入內尋寶。

看似簡單的書坊,卻有個特別的名字。「荒野」二字源自於女主人對宮崎駿動畫裡的荒野女巫和作家井上荒野的鍾愛,「荒野聽起來多美,是個什麼都可能發生,什麼都能長出來的地方,多有趣阿!」寄託了她對於這家店的想像;而「夢二」則是出自店主夫婦二人皆喜愛的大正浪漫時期畫家竹久夢二之名。

荒野夢二書店一景與日式風格掛簾。攝影/莊忻倫

聽聞店名,環顧書店內的擺設與書本雜貨,不難看出荒野夢二與日本文化的淵源。日文系畢業,現職為作家的店主銀色快手(以下簡稱銀快)開設書店的靈感,來自與多家日本書店的邂逅。

在經常的赴日旅行中,拜訪各種特色書店,精通日文的他能與書店老闆直接交流,聽老闆分享開店的故事,觀察店裡的陳設、選書與藏書。

銀快熱衷於獨立書店,他的第一家書店開設於台北師大周邊,以教科書和學術性書籍為主,在收店之後,他持續走訪日本,發現一種極具老闆特色、類私人書房概念的書店,散落日本巷弄之中,於是荒野夢二的雛形漸漸浮現,銀快在2013年,於桃園開設了這家獨立二手書店。

在荒野夢二,看不到過度的裝潢設計,鐵門一拉開即可直接入內看書,不像一般店家有玻璃門隔離內外。樸實的書架與溫暖的黃光,這裡就是銀快本人的私人書房。他提到,「我們的書也不會刻意做很細的分類,而是想讓人有一種尋寶、很自在的感覺。」

獨立書店是擁有獨立思考的書店 做為獨立書店的老闆,銀快認為獨立書店的靈魂就是在老闆的身上,書店就是書店主人的生活、閱讀、思考的展現。有別連鎖書店的排行榜,荒野夢二,就是一家結合文學創作、現代詩與日本元素的書店,而且堅持自選書的風格。

在店面不大的空間裡,有一整櫃的現代詩集選書,這是詩人銀快的堅持。不像連鎖書店以新書、經典作品做為選書標準,銀快用自己讀詩與寫詩的經驗,篩選出近年來新銳詩人的作品,利用每月選書推薦有共鳴性、值得一讀的詩集給讀者。有時也會邀請年輕詩人來店分享,讓更多讀者認識。銀快對於現代詩的推廣已小有口碑,更有愛詩的讀者從台北與新竹地區慕名而來。

荒野夢二店主人銀色快手。攝影/甯楷翔

不是路已走到盡頭,而是該轉彎了 不論是過去開過以學術書籍為主的二手書店,或神祕學與奇幻文學為主的「淳一書店」,在提到開設獨立書店的挑戰時,銀快表情嚴肅,「其實開書店最困難的是說,當你面對客源減少的時候,你如何找出新的誘因,吸引讀者消費者來到這個空間消費。」

大時代讓綜合型書店經營困難,荒野夢二的定位更是小眾,這讓銀快自2013年開店以來,面臨連續虧損。但半個月前的一封公開信,卻讓他遇到新機遇,一個讓讀者願意消費支持荒野夢二存續的契機。

當時銀快在〈書店老闆不能說的秘密〉一文中,直接公開書店的營收數字,並記錄自己堅守書店的信念和掙扎。荒野夢二平均一個月的開支約8萬元,然而2016年2月至8月的每月營收平均僅不到5萬,收支不均甚至讓銀快在9月時拖欠房東租金,同時也面臨付不出員工薪水的窘境,只能依靠翻譯或是寫作課程等外快,勉強支撐經營。

文中還寫道:「其實就是不甘心把店收起來,明明還有很多可能性還沒發揮,還有很多活動和點子還沒有執行,這是我不肯輕易放棄的理由。只要看到像讀字書店、南崁 1567書店…,以及書店裡的影像詩第二季拍攝的那些書店,心裡面的勇氣,又一點一點的冒出來,告訴我還有機會的,還有機會好好調整書店的體質,讓它在不景氣之中仍能找到立足之地。」如對老友講述心事一般,告訴讀者,收掉書店是他最捨不得做的事情。

十月,銀快於網路上分享〈書店老闆不能說的秘密〉一文公開書店經營困難。照片/取自荒野夢二臉書專頁

意外地,坦白的訴說引起了廣大的漣漪。危機變成了轉機。

眾多關心小書店的網友在看到銀快的心情後,紛紛以實際行動買書,支持荒野的經營。10月推出的千元秋日福袋截至11月底賣出約200個,書店營收有顯著的回升。

於是在持續推出書本福袋之外,銀快在年底也為訂閱的讀者推出「一年選書計畫」,依讀者的閱讀需求與習慣,每月選送一到兩本書,除了維持書店營運,也有店主與讀者溫暖的交流。

像是量身訂做的每月祝福禮物 不論是福袋或一年選書,讀者在訂購之後,會提供平時閱讀的書單和喜歡的作家,以及自家書櫃的照片等,做為銀快選書的線索,「讀者也許不知道寄來的書是什麼,但會有驚喜的感覺」,他分享道,「而我必須努力去猜讀者的喜好和他可能喜歡的類別。」

劉小姐就是透過福袋與一年選書計畫,與荒野結下了緣分。

還未能實際到訪書店的劉小姐,當初在侯季然的《書店裡的影像詩》紀錄片中,對荒野的店名留下印象。聽聞荒野的經營危機後,她參與福袋與選書計畫,支持書店的營運。

比起在網路書店的制式化交易,劉小姐在荒野感受到特殊的購書體驗。

讀者劉小姐的福袋開箱照片。照片/取自荒野夢二臉書專頁

拿到書箱的那一刻,劉小姐是這樣的心情:「懷著期待想知道書店主人會為自己選什麼書,就像期待著他人對自己喜好、心之所向的猜想,拆著宅配書箱時,像孩子拆禮物般喜孜孜的、也像點開心理測驗結果般,有種隱隱然要被猜中的預感。」劉小姐在開箱後為文寫著,福袋中的《春花忘錄》描寫的老台北記憶,靈驗地符合她喜愛的老街巷弄與人情日常,而選書的線索僅是之前她向銀快提過,喜歡吳明益魔幻寫實的文字。除了選書外,卡片的選擇和手寫文字也都如讀心術般契合她的喜好,令她默默歡喜,也許自己的氣質真的與這些書和文句相合相配。

比起一般書店單純的交易買賣,荒野夢二讓讀者買書的旅程,不那麼單調乏味,更多了彼此的理解和體貼。

書好像真的有所謂的命運 對書的記憶能力極強的銀快,早年就是二手書的獵人,擅長記憶每家書店書架上的書以及特殊的蒐集,遇到稀有的書籍就先收藏,等待有緣人出現再賣出。因此,在熟悉了二手書業的運作流程後,銀快選擇開二手書店,將更多的藏書分享給愛書的讀者,「我認為二手書的回收再利用是一種良善的循環,充分運用商品的剩餘價值。」

曾經有位年近70的阿伯,不會用網路買書,每天騎腳踏車或走路,在桃園的大街小巷找書店,為的是想買到市面上幾乎消失了的林清玄作品。有一天來到荒野夢二,遇到銀快,終於在這裡找到。銀快分享道,他笑著說,「因為我有一堆林清玄的書都賣不掉!」

其實這是從年長的讀者家中收來的,於是,這些書就從一位愛好者,再轉移給另一位愛好者。「這就真的很有趣,很多書的緣分就是這樣子。」銀快觀察,「就是某些特別的書、特定的書,一定要等到真正需要他的人才會有人買走。」

銀快對書的記憶力極強,選擇開二手書店分享藏書。攝影/莊忻倫

而荒野也曾經舉辦過「待用書」的活動,由捐書的讀者在書裡夾一張紙條,寫一段話給書的有緣人,書就藏在上萬本書中,銀快說:「那拿到這些待用書的人是不用付錢的,這就是某個不認識的人送的禮物。」

不管哪個時代都需要傻子的存在 採訪當日,正好是荒野舉辦活動的日子。一群希望開書店的人們聚在一起,聊夢想、談想法,對遇到的困難彼此交換意見。關於開書店這件事,銀快相信,若是堅持一個自己的美學或是想做的事,其實開書店並不孤單。他也分享自己對開書店的看法:「不用太在意這個空間,它有一天會收起來,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很均衡的生態,有的書店出現,也有書店收起來。」

在書店整體營收下降的現在,如大書店一般以高成本經營是相當困難的,小書店若是能夠找到自己的定位和客群,再壓低成本,就能夠細水長流的經營下去,「因此我覺得現在是小書店的時代。」銀快溫和但堅定地做出結論。在他身後,是一群願意一起拓荒造夢的人們。

採訪當日,荒野舉辦活動邀請有書店夢的人們齊聚一堂。攝影/甯楷翔

荒野夢二,2013年7月於桃園中正二街開店。是一家以文學書籍、現代詩及生活類書籍為主的二手日式小書坊。店主人銀色快手畢業於東吳日文系,現職為日文翻譯與作家。

記者 e論壇
記者 e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