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竹」起產業新未來  范硯博的「炭」尋之旅

「竹」起產業新未來  范硯博的「炭」尋之旅

記者 唐承安 報導  2018/06/26

「當然會有猶豫,回鄉的話,畢竟不像城市那麼熱鬧,回來之後就會比較孤單。我當時猶豫了好一段時間。」爲什麼返鄉?回到逐漸老化,產業外移的獅潭鄉。這道題,讓源笙竹業社的第二代接班人,范硯博思考了良久。


源笙竹業社工廠外觀。(唐承安/攝)

返鄉接手家傳產業 全出自一份孝心

學業完成後,范硯博在新竹曾有份短暫的工作,因為年邁的父親認為工廠裡業務繁重,曾「建議」他回鄉幫忙。猶豫了好一段日子,范硯博最終決定接手竹炭產業。「主要還是因為父親吧,還有我也想要來學一下燒窯的技術這樣子。」他笑著說。

從頭學習一門新的技術總是困難,「如果說要實際有能力單獨做完工廠裡日常工作的話,大概需要兩三年的時間。但是如果要更進一步作出像這種竹桌竹椅啊,甚至是竹製的房子,會需要更久。」語畢,范硯博自豪地指著會客室裡製作精美的竹桌椅。「有的時候,我們也會接受一些個人委託建造竹製房屋的案子。」從初期竹屋的設計,開始建造,到最後完工,花費約二至三週的時間,全部都是由范家父子帶領著廠裡的師父一手建造完成。

除了竹桌椅傳統加工製品之外,廠裡所生產的竹炭製品也是一項考驗經驗與體力的工作,從一開始的選材,進窯烘製,到後期製作完成大約需要二十一天的時間,過程中有時還要二十四小時監控火侯溫度,「這部分就真的比較累,大概是從那個時候,我父親就叫我回來幫忙。」


燒製竹炭的窯。(唐承安/攝)

九二一大地震 危機變轉機

相較於大陸及東南亞國家在最近十幾年間快速發展,資金與人力相對不足的台灣,漸漸地無法與之競爭,竹產業也在這浪潮之下受到打擊。范硯博說,原本製作涼蓆與香腳(祭拜用手持香的部分)的生產線,若要增加產量與中國大陸及東南亞競爭,則必須加購動輒二三十萬的機械設備,在資金不足的情況下,只好將相關生產線關閉,整個工廠專注於農用竹具製作與原竹批發買賣。

後來,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政府為振興當地產業發展,找來了工研院、農委會與源笙竹業社合作,共同開發竹炭產品的相關應用與新興科技。「他們可能是看我們原料取得容易,如果要跨進竹炭產業的話,會比其他產業還要來的門檻低一些,所以就來找我們。」首先與工研院及農委會林業試驗所共同合作,有了初步的研究成果之後,將成品交由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開發新產品。

除此之外,近年來,范硯博也積極計畫要將源笙竹業社推向網路平台,結合網路資源,發展零售通路,期待拓展新客源。但他也坦言,製作網站、管理與物流這方面的事務,因地處偏遠且交通相對於大城市較為不便,年輕人來此工作的意願不大,目前還找不到合適的人手幫忙,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工廠師傅正在搬運竹材。(唐承安/攝)

傳統產業結合觀光  期待政府積極作為

走進源笙竹業社工廠,能發現一處用竹子搭建出來佔地頗大的竹棚,掛著醒目的紅布條寫著「苗栗縣政府辦理『森林副產物—竹片椅墊DIY體驗活動』」,還有些用來展示與解說竹子與竹炭功用的透明櫃,如今卻套著塑膠套塵灰滿佈,看得出來曾經想要朝著觀光產業發展作出努力。

「之前這條旅遊線的人潮比較多,應該是那個時候鄉公所有在推廣旅遊的關係,會在獅潭鄉周邊的幾個景點停留,但是現在卻幾乎沒有遊客了。」當提及地方政府對於當地產業的推廣,范硯博説,「如果政府還願意做觀光的話,我們是也很願意繼續配合的。」

「我有在想,如果政府可以贊助我們在老街那附近蓋一間竹屋,裡面可以展售一些獅潭所生產的農、特產品,應該可以多少幫助我們一點。但是,這也只是個沒有辦法中的辦法而已。」范硯博指出,「畢竟,最主要還是要遊客親自來廠參觀。」推廣地方產業需要公部門有完善的方案才能實現。如果能夠有類似於獅潭一日遊的旅行團,將獅潭週邊的產業鏈結合起來,就有可能帶動當地的經濟發展。不僅關注自身,范硯博也擔憂整個獅潭鄉的發展。


工廠師傅將竹材加工。(唐承安/攝)

工廠裡的師傅們熟練地操作著機器,加工完成的竹子被妥善地擺放,堆得跟小山差不多高。這些師傅們都是由源笙竹業社第一代創辦人范源發先生一手培養,也「跟隨」范家的竹炭產業打拼了幾十年的時間,經驗老到而手法熟練。但是,師傅們終究都要邁入老年,而技術總要由新世代繼續傳承。但若沒有足夠的誘因,多數年輕世代怎麼會願意拋下城市的繁華,來到偏鄉小鎮工作呢?


師傅正在裁切竹材。(唐承安/攝)

延伸閱讀:

竹炭是什麼?竹炭製作過程與妙用

記者 唐承安
可不可以就讓我靜靜的拍照
記者 唐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