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吉光有機農園創辦人—謝其吉:我不是幸運者

吉光有機農園創辦人—謝其吉:我不是幸運者

記者 何浚捷 報導  2018/06/26

謝其吉,46歲,苗栗縣獅潭鄉客家人,曾經擔任警察的他,因擁有敢做敢犧牲的心態,除了取得台灣有機認證,還為了讓台灣的農業能夠在國際上嶄露頭角,努力爭取歐盟ECOCERT有機認證,至今從事農業長達17年之久。


謝其吉,一位野心非常大的農人,其中的目標就是讓世界看見自己的產業。(何浚捷 / 攝)

栽種知識 從小培養

謝其吉的家庭從事雜貨店生意以及農業,父親繼承曾祖父的事業、管理雜貨店;母親則負責農業,栽種生薑、柿子以及仙草。謝其吉國小三年級起,都會跟隨母親到山上砍草,到後來也慢慢開始接觸管理竹林以及樹林的工作,為現在的他打下穩固的農業知識。

在還沒有正式成為農人以前,謝其吉是一名警察。後來因雜貨店投資失敗,警察薪水無法償還巨款,決定辭去警察一職,首先投身土地中介業。期間收入豐厚,償還了一部分的貸款,後來因對土地中介失去興趣,最後才會投身農業,土地中介為副業。在創業以前,謝其吉先師從有栽種草莓經驗的弟弟。此外,為避免與時代脫節、獲得符合市場的栽種技術,也報讀農業相關課程。

為了更了解如今市場的運作以及為產業的未來鋪路,謝其吉願意犧牲時間報讀各種相關課程,
如解說導覽人員培訓。(吉光有機農園臉書粉絲專頁 / 翻攝)

創業難 轉型更難

創業初期,因身負重債,謝其吉無法向銀行貸款,有三分之二的資金來源是來自雜貨店微弱的利潤,剩餘的都由政府補助,土地也是向別人租借,因此需要負擔的龐大租金。有時因產量不理想,無法繳交田租,還因此成為村民的八卦。

一開始他與一般農民一樣,都是栽種慣型農作,即農作物含有化學農藥成分。直到他的侄子到草莓園採摘草莓來吃,為了家人們的健康,他決定把產業轉型成無毒農業,到後來發展成有機農業。

台灣有機認證標準不比國際的嚴謹,只需要產物不含農藥成分、使用非化學肥料即可。經過時間與經驗的累積,謝其吉的草莓終於獲得台灣的有機認證,但他不因此而停下。為了讓消費者安心,也希望自己的草莓能夠外銷國外,他不惜砸下重本取得歐盟ECOCERT有機認證,但過程卻十分艱苦。為取得歐盟有機認證,謝其吉需要按照認證單位的規定,每年花費5萬以上到國外上課,其中不包括機票及住宿的費用。此外,每一年的驗證費用更高達30萬,還無法保證一定會取得認證,使他壓力非常的大。在栽種方面使用的所有肥料、幼苗以及土地規劃都需要向認證單位報備。值得慶幸的是,在轉型的第三年,謝其吉遇到了和他理念相同的合夥人,成立了公司,解決了的資金的問題。「如果沒有投資者,根本無法成事。租金什麼都需要錢,靠自己的產量利潤根本無法負荷。」


採訪當天還是草莓栽種的時期,因此只有草莓花可看。
這也寓意著創業之路雖然難走,但過程中一定會遇到許許多多值得欣賞的風景。(何浚捷 / 攝)

台灣農業 前景不佳

問及對於台灣農業的未來,謝其吉抱持不樂觀的態度,因台灣在國際間的地位不被承認。若要讓取得國際地位,唯一的方法就是與國際合作。此外他也指出,台灣消費者的民族認同感也待加強,「外國的產品不管價格多少,一定是最好的;而台灣一定是最爛的」。

在台灣農業改革方面,謝其吉認為首先要解決的是產銷制度。但對於此事,他認為不管什麼政黨執政都無法改變現況,因為只要開始改革,就會得罪人,往往只能靠「派糖果」的方式避免鬥爭。謝其吉不覺得年輕人會加入農業,因農業收入不穩定,年輕人不會願意冒險。

謝其吉:我不是幸運者

談到今日的成就,謝其吉認為自己不是幸運者,而是自己願意犧牲的態度。在訪談中不斷重複提到「看你自己怎麼想,以及願不願意去做」。以產業轉型為例,每一年的4月必須飛到外國受訓,犧牲的是栽種的時間。為了達到國際有機標準,他還得捨棄之前的經營模式,完全配合認證單位的要求,購買有機幼苗以及使用不含化學成分的肥料。謝其吉指出,轉型的前兩年本來能夠擁有100萬的利潤,最終只剩下10萬。對於這樣的決定,他不曾感到後悔,反而覺得後悔是逃避良心的說法,是給自己一個下台階。他承認創業是一段辛苦的過程,但只要努力彌補錯誤,把好的繼續堅持下去就一定會有成功的一天。

對於自己產業的未來展望,他除了希望可以得到歐盟有機認證以外,公司可以繼續擴展,有朝一日可以擁有輔導其他國家的能力,讓其他國家的農業可以一樣成功。


謝其吉從不吝嗇分享農業知識。
圖為台北海山國小送給謝其吉的感謝函。(吉光有機農園臉書粉絲專頁 / 翻攝)

延伸閱讀:

什麼是歐盟ECOCERT有機認證?

記者 何浚捷
洗衣籃是垃圾桶
記者 何浚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