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情挑客家戲 榮興新生力

情挑客家戲 榮興新生力

記者 沈品妤 報導  2019/01/31

:草根裡的劇團

苗栗後龍的12月刮著寒風,吹過每一戶人家的屋頂;整片田野間沉沉的、尚未收割的麥穗低垂,行走在小徑間氣氛靜謐,空氣裡散發著「稻穗登場穀滿車,家家雞犬更桑麻」的安適。

比起周圍的平靜,田間綠色的鐵皮屋正熱鬧滾滾,一輛卡車上載著鮮豔亮眼的道具,人群在門口進進出出的忙碌著,笑鬧聲與吆喝不絕於耳,所有人都在為了隔天的八音班成果發表做準備。「鄭老師自己以前有一個八音團,那現在開的是給民眾的,爺爺奶奶都可以來學,老師就是樂團裡的老師」負責管理劇團粉絲專頁的陳怡婷笑著介紹。

▲榮興開的八音研習主要面向民眾,由劇團樂師擔任老師,而每年的八音成果展提供了榮興劇團粉絲們一個聯誼的機會,讓老戲迷能齊聚一堂,暢談客家戲種種。(攝影/沈品妤)

榮興客家採茶劇團由鄭榮興老師創辦,屢屢榮獲教育部的文化獎項,更多次展開海外巡演。這個1986年重組,1988年正式登記成立的劇團,如今,在新生代的努力下,正訴說著更多不一樣的故事……​


緣起:千磨萬擊,十年一劍


團員胡毓昇現正就讀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傳統音樂學系碩士班,他接觸客家戲的開始算是一場誤打誤撞:因為母親經營早餐店,客人某回向母親推薦了國立台灣戲曲學院,母親心想既是公費,又能學習到不一樣的東西,「於是我就去考了」。而專攻旦角的團員劉姿吟的故事起點,則又不同了。生長在客家村、母語是客家話,劉姿吟小學三年級時因為客語實力被老師推薦,第一次參加客語演講比賽便拿下頭籌。過一兩年後,榮興劇團的老師來學校辦研習營,教了「上山採茶」這齣客家戲,讓小小的她,第一次見識到了客家戲的魅力。在國小畢業後,因校長建議,抱持對舞台的滿滿熱忱,她去報考了國立台灣戲曲學院,也順利錄取客,展開表演生涯。

進校後,學生面臨的,是大量艱苦的練習,「我們每天很早就要起來練功再上課,一開始是早上七點半到晚上九點二十,之後改成早上五點半到晚上七點半」劉姿吟回憶道。超過十二小時的高密度操練,總會有筋疲力竭的時候「小時候怕辛苦、怕痛,會偷偷躲在被窩裏面哭」胡毓昇略帶靦腆地說。這句輕描淡寫的話背後,是無數個日夜的基本功訓練:包括傳統戲曲的毯子功、基本功、把子功(基本三功)的程式化身段訓練,從小入門必要紮功,才進到其他戲曲學習。「撐得住就留下來,沒有興趣就離開」劉姿吟精準的總結道。

 

演出:抹土搽灰相繼,戲台人生


新成員一開始進劇團,自然是從團體龍套開始,走群體戲「比起自己獨立演一齣戲,我覺得演團體配角的成就感相對是高的」劉姿吟的雙眼炯炯有神。她說,自己主演一齣戲很容易,自己決定要怎麼表現,最後成功的成就感也都來自於自己,但是團體戲必須培養團結精神跟默契,排練時間也要相互協調,相對要下功夫;但當台上音樂一響起,眾人張口唱出來的剎那,「你會覺得哇,好棒喔,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胡毓昇略一思索,便熟練做出丑的身段,他形容為是「身體反射動作丑角化」。(攝影/沈品妤)
 
▲「我覺得學習行當會改變一個人的性格,很有趣」劉姿吟有模有樣地在鏡前擺出旦角的身段。她自述從前性格較穩重,大都擔當青衣,但自從某次嘗試活潑的花旦角色後,漸漸變得開朗起來。(攝影/沈品妤)

加入劇團後,訓練依舊不可少,「假日集訓,跟上班一樣,我們晚上就睡這邊」胡毓昇指向通向二樓的樓梯。「不覺得我們劇團很樸實嗎,附近只有一家全家便利商店」他開玩笑地調侃著劇團的環境。但這樣集中式的管理,成效反映在每年精采絕倫的演出上,甚至會被海外客家會邀請到當地表演。

出國巡演,風光無限,但背後的勞碌,鮮少為人知。「有一次去維也納表演,睡一個晚上,時差剛剛調好就飛回台灣,很累」,胡毓昇回想起過去海外演出的經驗,必須跟隨演出地點不停的移動、搬運道具,飯店入住退房不停輪迴,極其耗費精神和體力。而演出地點,對劇團來說也是一大挑戰。演出場地可能老舊髒亂、可能在宴會場合,「有一次我們去開幕式表演,真的是台上在表演,台下在吃飯」劉姿吟認真的說。


推廣、新生:海內存知己,破繭終成蝶


相較傳統戲劇裡較廣為人知的歌仔戲與京劇,客家戲在台灣是弱勢的戲種。「年輕一輩對客家戲有一種刻板印象,覺得那是老人家才看的戲,都是在那種廟口旁邊啊,演員都很老的那種,所以看的人也都很老,他們其實並不知道現在台灣客家戲已經可以到很精緻了」劉姿吟道,「之前去國家戲劇院看戲,還被老人家問說『你們那麼年輕,是來寫報告的喔?』」,話語間露出無奈。

榮興劇團固定每年推出一檔大戲,藉教授引薦在全台校園做推廣,越來越多學生因為校園推廣才知道台灣還有所謂客家戲;而校園推廣不只是推廣,他們會設計一些互動或是小活動,穿插一點戲曲身段,學一點客家話,示範一點片段,提起學生興趣。劉姿吟表示,很多學生來看戲的時候,看到那天來學校推廣的演員在戲台上全副武裝,會在結束後拍照的時刻跟演員打招呼,彼此間建立了情感連結,消弭客家大戲給年輕人的距離感。

經營臉書粉絲團,亦是榮興劇團近年來主要的宣傳方式之一。「網路傳播速度快嘛,而且有些觀眾也可以藉由粉絲團去認識演員和看幕後花絮」胡毓昇說,這幾年劇團事務交由年輕一輩打理,他們便搭著社群網路經營的風潮,慢慢翻轉劇團傳統形象,就連宣傳海報也按照現在的大眾審美,重新設計。「如果你只是貼一張傳統那種醜醜的海報出去根本沒人要看啊,大眾美學會自動把他屏蔽掉」劉姿吟俏皮的露齒一笑。

經過他們的堅持不懈,近一兩年,出席演出的觀眾年齡層正在慢慢下降,也讓越來越多人知道榮興是演客家戲的劇團,「像我同學他們看到海報,會來主動問我說『欸,你有演出喔』,去看完也會覺得這個客家戲很好玩很有趣」劉姿吟說道。


尾聲:尚未謝幕的大戲


客家戲曾經有過它的黃金歲月,但在科技娛樂發達的今日,似乎逐漸被時代洪流所掩蓋,客家戲演員的工作,更是被大眾質疑其穩定與收入條件。在提及如果重來,是否還會走上表演路時,兩人都堅決的表示:會,而且他們不會後悔。

「做這行不可能大富大貴,我不會去追求說要賺多少錢,但未來在這個歷史、這個圈子裏面會有你的名字,這個很棒」胡毓昇直接了當的表明。而劉姿吟,則表現出她對傳承文化的使命感。因為本身對傳統藝術便極度欣賞,加上本身是客家人,她不願看著客家戲在年輕世代手中沒落,「我們這一輩的很多客家人都不說客家話了」話語間流露出的,不僅是對傳統美的欣賞,還有對文化遺產保存的一份熱忱。

客家戲或許暫時的被埋沒,被忽視,但被遺忘?榮興客家採茶劇團的團員顯然不會同意。從兩位年輕演員的娓娓道來中,顯現不只是對傳統藝術的傳承,還有那份一代接一代、從來不變的,對於未來的展望與期待。

▲榮興劇團的古樸前廳是平時大家練習的地方,地毯一鋪,便可化作戲台;牆上高掛著劇團歷年來的歷史照片,象徵著他們一路走來的篳路藍縷,與甘甜回憶。(攝影/沈品妤)
記者 沈品妤
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記者 沈品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