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藝文沙漠開拓者 桃園藝文陣線

回頭看看,自己是誰?在俗稱「藝文沙漠」的桃園,有一群年輕人憑著滿腔熱血,面對大環境的阻力,推動著桃園藝文活動,他們就是在地藝文創生組織《桃園藝文陣線》。

藝文沙漠開拓者 桃園藝文陣線

李庭安  2019/01/31

桃園,一個曾經集聚文人雅士之據點,卻因戰爭、歷史的變遷,本該傳遞的文化斷了,變數交雜,人走了,什麼都沒了。好幾十年,桃園剩的是拼經濟,藝文似乎歸於寂靜,又或是像一盤散沙,若要發展藝文,桃園孩子們似乎只得走向台北。然而從2014年開始,一群不甘的桃園的青年藉由網路社團連結、發聲,他們內心對藝文文化的熱忱和使命感在嘶吼,《桃園藝文陣線》就此成立。慢慢地,上百位不同領域的本土藝文人們集聚討論,似被藝文現況激怒般,一言一語中,創意與希望交織成型,2015年第一屆「回桃看藝術節」,呼喚桃園的孩子們,該返鄉了。

▲中壢第五號倉庫外部彩虹旗幟飄揚,貼著藝文公演海報。(攝影/李庭安)

這個伏筆埋很久   淵源

中壢火車站一直都是個繁忙的地方。然而非選擇燈光閃爍繁華之處,導航箭頭領的目的地是右拐彎寧靜的遠方。古蹟建築也是桃園藝文陣線要保護的重點之一,齊排的房屋,本是1939年日治時期就留下的百年歷史鐵路倉庫,天花板由一根根木樑撐起,如褪色微黃的老照片,帶給人風韻猶存的時代感。從火車站走起三分鐘的路程,《桃園藝文陣線》基地「中壢第五號倉庫」亮入眼前。

▲鐵路倉庫於1939年日治時期建造,天花板仍保持原樣,由木梁撐起。(攝影/李庭安)

《桃園藝文陣線》發起人之一,劉醇遠在辦公室外一張堆滿文件的小桌上辦公,點著兩盞燈,在諾大、幽暗的倉庫空間一角,就像被沙漠環繞的一座孤島。

▲劉醇遠在辦公室外桌子辦公,為獨立工作空間。(攝影/李庭安)
▲中壢第五號倉庫內部空間。(攝影/李庭安)

其實對劉醇遠來說,一切都像是個意外。《桃園藝文陣線》的成立最遠可追朔到學生時期,那時他還只是國中三年級生,一個新進的老師——戴芸青掀起一陣巨變,戴老師帶他們「尋找自己的興趣」,做網頁設計、義民廟專題的田野調查。現在想起仍有些不可思議,劉醇遠笑道「有些東西你不覺得說,在你人生可能會起什麼樣的變化,可是後來發現我們現在做的事情,完全就是那個時候網頁在做的事情。組一個團隊,一起完成一件事情,甚至是在中壢這邊做一些田野調查,做的事情很像。」也許連老師都沒想到,藝文的種子在她學生的心中發芽,而畢業後那麼遙遠的將來,這些孩子們會返鄉,成為桃園藝文的開墾者。

▲視覺鮮明的2018《回桃看・淘氣藝術節》海報。(攝影/李庭安)

劉醇遠從台灣大學戲劇學系畢業後,抱持著對文化相關科系未來發展的質疑,到文化局工作四年。在公部門的四年工作經驗帶給他對於藝文現況更深究的眼睛,劉醇遠決定離職,也迎接了一段改變了他生命的「空白期」。2014年3月18號,太陽花學運爆發,到台北參加學運的他意外和戲劇系學長重逢,也重新審視桃園藝文現況。「桃園還滿欠缺年輕人的力量,因為他就是好像什麼都沒有,他被人稱呼是文化沙漠,但事實上我們有很多人是學相關的。什麼都沒有代表你做什麼都是新的什麼都可以做。」劉醇遠說。

與公部門相比,獨立的文化組織實在自由太多,少了瑣碎流程推託與侷限,藝文人更能放手做想做的事。想致力於文化發展的青年不再被綁手綁腳,劉醇遠和一群夥伴、藝文人共同探討為什麼藝文人回不了「家」?為什麼在桃園沒有任何的藝文產業的發展?從網路的社團開始討論,到最後發展成一個大的群體,幾乎每晚都熱烈討論,藝術節在討論中成形,對於家鄉的認同感也從中發酵。

一群關心家鄉的藝文開墾者,首先回「桃」看,《桃園藝文陣線》就這樣成立了。

公部門與大環境   在地創生難處

在文化局的四年工作經驗,讓他對於觀察文化現況以及公部門的運作與難處有深刻理解、感觸。在接洽承辦各種活動時,劉醇遠不時感到納悶,很多社區發展協會都有在努力做事,但卻不見年輕人的力量在這發展出來,在策展的時候,也會因無法繼續和社區多合作發展而感到惋惜。劉醇遠感嘆道:「你想要說故事,但是有些時候身為承辦人的比較多是在執行行政上面,或是比較再多的是執行長官的意志。」

公務員在不同的框架下形式也有其難處,而政府部若要幫助地方團隊的話,劉醇遠認為首先就是大家一起坐下來討論。「所謂的在地經營我們面臨什麼樣的難處,我們要怎麼解決這些問題,然後我們怎麼在地方去創造一個能夠好好去發展這個地方特色的一個活動。」然而一年下來政府方所辦各種眼花撩亂的節慶,使公務員更不可能有時間精力與在地組織討論,也加深共識與合作的難度。

▲中壢五號倉庫內部辦公室,桃園藝文陣線員工正進行行政工作。(攝影/李庭安)

除去政府溝通業務,「大環境」才讓劉醇遠最為傷腦筋。「在地人不覺得說這個東西是自己的驕傲,或著說所謂的文化這件事不是大家要去做,而是政府的責任的時候,那就會讓這個產業或是做相關工作的非常的辛苦。」劉醇遠說道,現在還有許多固有的觀念需要被突破,對於藝文的價值認知與重視也普遍低落。這是長期抗戰,雖辛苦,經過溝通和宣導,理解在地創生重要性與支持的群眾已有逐漸增長,雖還有很多得努力,但曙光開始一點一點地,照在他們身上。

一想到桃園   就想到客家?

客家文化,扎根桃竹苗等地區,政府相關單位也一直在推動客家文化的保存與傳承,然而當問起是否對客家文化推動有特別想法時,身為客家人劉醇遠卻給出一個不同的思考方向。「所謂的客家主題是存在的嗎?什麼是客家?」劉醇遠問道。現在人們似乎喜歡將文化定出特定符號,然而此等符號卻與真正生活經驗,身為客家人的成長、背景、環境沒有連結,如好像很標誌性的客家「花布衣服」,在劉醇遠的記憶中,花布從來不是在衣服上,而是在也許寢具上,也許包雞布上。

▲「倉庫」外張貼探討客家女性身份與價值的展演海報《藍衫之下》。(攝影/李庭安)

「對我來說與其說我要辦一個以客家為名的活動,我不如重新去想說到底什麼才是『客家』?什麼是我自己?我的生長背景我到底經歷了什麼樣傳承的文化,這個文化對我來說是什麼樣的感覺。」劉醇遠對自己文化重新思索,不被刻板框架、符號所轄制,不需要花布,也不需要採茶舞,如使用這邊的市場的元素與大眾分享,也許在市場婆婆媽媽們充滿客語的談笑聲中,這本身就是一個客家的存在。

沒有特別要以客家為主題創作,但「客家」存在於每個角落。

未來之路   文化抬「桃」看

《桃園藝文陣線》邁入第五年,經過了前面幾年的起步,桃園的藝文運動還要繼續向下扎根。除了大眾以為的「搞藝術」,其實《桃園藝文陣線》很大工作量都在與政府的來回公文申請與補助上以及行銷作業。劉醇遠說「行政業其實滿耗費人力,因為創作人真的就是做創作就好了,事實上我覺得現在台灣滿需要藝術行政的人才,因為你要幫忙藝術家去行銷宣傳他們的作品,你要幫他們找觀眾。」

▲「我們人很多,沒有理由不強。」桃園藝文陣線創辦人之一,劉醇遠先生。(攝影/李庭安)

然不管是行政人才、和政府的共識、大環境的態度,這都是可以去努力的,現在桃園的藝文景況也許像是一望無際的沙漠,但「我們人很多,沒有理由不強。」劉醇遠表示,桃園藝文陣線在這片沙漠中努力耕耘、翻著土,讓桃園的孩子回來,綠芽總會長起來,接下來就是給新一代接手,慢慢的,有一天,這片沙漠會變成花朵盛開的綠地。

記者 李庭安
8點後盡量不要進食,如果可以我想要23點前睡覺。
記者 李庭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