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不同世代共織夢想的園地 台灣水色

不同世代共織夢想的園地 台灣水色

記者 鄭頎 報導  2019/01/31

望著一旁欄杆外的老舊鐵軌,感受著陣陣茶香撲鼻,暗紅茶湯上映照的是溪谷對面那片清晰可見的蓊鬱綠意。位於新竹縣橫山鄉的內灣老街一直以來都是新竹地區眾所皆知的觀光勝地,以其道地的傳統客家文化和全台灣絕無僅有的野薑花粽聞名遐邇,卻鮮少有人知道每天遊客如織、人聲鼎沸的街道,在平日過了傍晚之後卻是燈火闌珊。人口外移情況嚴重的內灣,在好客好品希望工場的點綴之下漸漸擁有了新風貌,而隸屬於其中、居重要地位的台灣水色工坊,也為當地二度就業的婦女們編織出了一條第二人生的可能。

台灣水色工坊隱身於好客好品希望工場內。(鄭頎/攝)

世代合作為主軸 協助當地婦女就業

台灣水色工坊創立於2010年,隸屬於新竹縣地區著名的社會企業「九讚頭文化協會」。其工作室隱身在內灣車站旁鐵路宿舍改裝而成的文創空間「好客好品希望工場」內,標榜以傳統的腳踩針車手工製作各種原創布包、筷套、漁夫帽等布物。商品製作過程強調不同世代間的合作,二度就業的中高年社區媽媽們貢獻縫紉技術,有志返鄉的青年設計師們則貢獻創意。

談到當初創立台灣水色時的想法,身為大家長的九讚頭文化協會理事長吳界表示:「我們協會就是在解決社區的問題。就我自己來說,我認為我畢業之後,其實要在當地找到一份工作是很困難的。」青年外流、人口老化的問題在近年來始終困擾著位居較為深山的內灣地區。在子女皆遠赴都市就業的情況下,養家糊口的重擔也因此落到了在地的中高齡婦女們肩上;但面對著產業外移、人口日益凋零的情形,工作機會也如鳳毛麟角一般,連青壯年都難以在當地謀得一職,更遑論上了年紀的中高齡媽媽們了。這也是當初會想創立台灣水色最主要的原因,除了透過台灣水色這個品牌能發揚當地的產業特色之外,「我們最希望的是可以提供工作機會給這些當地的民眾們」吳界說。

內灣的工作坊平時都有固定的職員們在工作。(鄭頎/攝)

團隊和諧大推手 品牌負責人鄭雅純

以世代合作作為營運模式的台灣水色也不是完全不會遇到問題的。「我們的工作就是有兩個世代的人一起共事的,但是隔了一個世代就有如隔了一條溝一樣,想法都會是截然不同的。」吳界語重心長地說。吳界也舉例:「例如一開始有些媽媽都不大願意在作品上貼出自己的名字。」他說現代人普遍會認為展現自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但是早期的這些婦女們大多不習慣站在大家注目的地方「他們認為在後頭默默地做事才是他們舒適的方式。」

和媽媽們溝通,逐步建立起他們走向台前的勇氣也非一朝一夕之間能完成的事,此時最需要的就是一位十分懂得和人相處、擔任溝通橋梁的人,能一步步打開社區媽媽們的心房。而其中居功厥偉的就是前台灣水色負責人暨設計師,目前則擔任好客好品希望工場品牌負責人,同時也是吳界夫人的鄭雅純小姐。

「世代合作」是台灣水色最主要的特色之一。(鄭頎/攝)

關於鄭雅純對整個團隊帶來的影響,吳界十分肯定地說:「我覺得雅純很好地應用了她對人很注重的態度和專長,也因此跟媽媽們都相處的滿好的。」而如此注重他人的態度除了和原本的個性有關之外,吳界也提到「雅純認為自己大學時期在蘭嶼服務的半年讓她對於怎麼和人相處、怎麼關懷他人有了許多不一樣的感悟。」

大學時因為學校實習課程的緣故,鄭雅純選擇到蘭嶼的居家關懷協會服務一個學期的時間。大學攻讀設計科系的她當初應徵的是協會中的美編職位,但到了當地之後從事的卻大多是和美術無關的照護工作。由於蘭嶼地區醫療資源及醫護人員的匱乏,鄭雅純不得不幫忙肩負起許多當地老人家的照護工作。在蘭嶼將近半年的時間,從一名對於專業護理知識毫無所悉、設計專長的大學生,到能夠獨自為老人家處理他們身上瘡疤的專業志工,這樣的經歷讓她成長許多,也在人道關懷及和他人的相處之道方面得到了相當多體悟及省思。

在蘭嶼的那段經歷也讓鄭雅純在之後帶領台灣水色團隊時,能更加了解不同成員的需求及困難,擔任著重要的溝通橋樑角色。談到鄭雅純對整個團隊的重要性時,吳界也毫無遲疑地說:「她對『人』的這件事我覺得是她很擅長的部份,尤其是應用在工作方面時,她是一個很好的中介橋梁。」

店裡的各種裝飾色彩繽紛。(鄭頎/攝)

透過手工製作溫度 拉近與消費者距離

對於台灣水色堅持使用腳踩針車手工縫製布物的作法,吳界認為這是將消費者和生產者拉近距離的一種方法。他也說道「如果將腳踩針車和電子針車生產的產品放在一起,一般人其實是沒有辦法分辨出來的。」但透過讓消費者親自體驗腳踩針車製作布物的過程,能讓他們對手工製作和機器生產的差異有最直接的體會。「對我們來說,這同時就是在凸顯人跟手工的價值和溫度。」

除了讓消費者親自體驗商品製作過程外,吳界也希望社區媽媽們的手藝和才華能被更多人看到「我們一直希望能展現說,社區婦女也是有這樣的專業能力去做出這麼漂亮的商品的。」他認為透過在商品上留下製作媽媽的名字,即便消費者和負責製作的媽媽素昧平生,但因為商品上面的名字也會讓他們之間產生某種連結。

透過許多活動,讓民眾更加了解商品製作過程背後的秘辛。(鄭頎/攝)

期盼擴大影響力 永續在地經營

雖然身為以公益性質作為出發點的社會企業,但台灣水色對於商品的品質和行銷一點也不馬虎。吳界認為,對於消費者來說,優先在乎的一定是這個商品好不好看、實不實用、價格是否合理,最後才會考慮到購買這項商品附加的社會責任,「如果忽略了前兩個部分,對消費者來說你就只是個慈善機構,這也不是我們做品牌的方式。」

談到接下來品牌的規劃,吳界也坦言,以目前的團隊能照顧到的人畢竟還是有限,現在能做的就是一步一步擴大品牌的影響力。但他也說「我們對於自己要做的事情的目標是相當明確的。」如何讓大眾更了解台灣水色的商品,讓商品更穩定地銷售,最後就能提供更多穩定的就業機會給需要工作的人,無形中就形成了一個正向的循環。「但是要怎麼樣讓這個循環可以永續地進行下去,是需要很多功夫的。」雖然語帶保留,仍可以從字句間聽出吳界的對於正在做的事的執著,他也衷心期盼著未來台灣水色能繼續擴大影響力,成為更多人編織夢想的所在。

記者 鄭頎
若說你是雲,我便是那鷹。 若說你是浪,我便是那鯨。 你說是情非得已,我只能用淚灌醉自己。  
記者 鄭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