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江山藝改所 外在文青而內心狂放的藝術靈魂

江山藝改所 外在文青而內心狂放的藝術靈魂

馮瑜庭 文  2019/01/31

在一個陽光燦爛的午後,我沿著小徑悠閒的走著,抵達一棟靜謐矗立在巷子裡的老屋。屋外散發著濃濃的藝文氣息,一塊寫著「江山藝改所」的小小招牌映入眼簾。推開門進入,書香伴隨著咖啡香撲鼻而來,這裡沒有華麗的裝潢和浮誇的擺設,只有古色古香的建築和令人安心的氛圍。

▲江山藝改所的外觀綠意盎然,同時散發出新舊交融的特別氛圍。攝影/馮瑜庭

多重特色交織而成的神祕空間

根據所長張登堯的形容,「江山藝改所」是一個複合式的獨立空間,結合咖啡廳、書店、唱片行、藝文展演空間和背包客棧。再狹隘一點的定義是複合式的獨立「文化」空間,但他認為這個說法太聚焦於文化,因為這個空間也包含了社會議題、教育等不同層面的資訊。也許在普通的社交場合,他會用「藝文咖啡館」簡單帶過,但這也不是最理想的稱呼,「沒辦法,因為就是這麼多元」張登堯笑著回答。對他而言這是一間沒辦法用單一名詞解釋的店,而我也在踏進門的瞬間就能感受到店內蘊涵的多樣性,因此客人們親自走訪一趟似乎是最理想的認識方法。

▲所長張登堯。攝影/馮瑜庭

江山藝改所像是一部電影,店內的每個特色就如同演員般盡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再綜合許多不同元素,最終構成一個成功的作品。由大眾最為熟知的咖啡廳打頭陣,食材使用環境永續和公平貿易的產品,打造充滿異國風味的蔬食餐,同時融合在地特色,目的就是要讓新竹人吃得更健康、有更多選擇。展演空間更是店家一大特色,從主流或非主流音樂團體演出,到舉辦講座、電影賞析等各種類型的活動都可以在江山藝改所欣賞到,是全台數一數二廣納各式風格表演的地方。

咖啡廳食材嚴格把關,圖中司康採用自製植物奶油、本土友善環境小麥麵粉製成,甚至抹醬也是用友善農法土鳳梨自製果醬以及使用腰果發酵自製植物乳酪。攝影/馮瑜庭

建築物入口處陳設的一排大書架上布滿了店家精挑細選的書籍和獨立音樂的唱片,更包含所長的興趣—黑膠唱片,每個細節都隱藏了這間店想和客人分享的巧思。二樓則提供了小型藝文場所,是張登堯堅持留給純藝術創作者的空間;同樣從事藝術產業的他明白美術館和畫廊的高門檻,讓創作者們在平易近人的地點和民眾交流是他設立此空間的宗旨。最後則由三樓的背包客棧做完美的收尾,提供遠道而來的表演者和旅人一個溫馨、互相交流的空間,店家更可以提供私房景點讓背包客深入體會新竹的美。

▲進門的書架上,類型多元的書籍和唱片排列整齊。攝影/馮瑜庭

為藝術創作發聲 改變新竹風氣

從開店以前就在新竹工作、生活的張登堯在談到成立江山藝改所的契機時,句句透露出對這個城市的關心和期待。平時就積極關注文化活動和社會議題,又兼具藝術工作者身分的他,認為新竹缺少讓非主流藝術、文化發聲的管道和交流的平台,且相對於公家單位,民間發起活動並不活絡,甚至從事相關產業的人大多外移至台北或其他大城市發展。「新竹的話沒有這樣一個舞台」,張登堯說,他認為新竹需要一個小規模、可以接受多元活動形式和思想的空間,讓在地人能接觸到不同文化、聚在一起討論公共事務,同時從國外或外縣市引進本地缺少的資源,開拓居民的視野和思維。

▲店內陳列著多樣化的藝文活動傳單和社會議題相關小冊子等。攝影/馮瑜庭

至於是否因為江山藝改所而帶動新竹藝文產業的變化,張登堯謙虛的表示他不敢肯定,但確實提供了讓藝術工作者們之間連結的機會,從這個點發散出去,到別處深根發芽。他也開玩笑說,「連我們這個都有人做了,他們也可以來做做看文化性的東西」,或許從他身上得到勇氣的人也不在少數。

若提到新竹的藝文空間,多數在地人第一時間都會聯想到江山藝改所。從一開始店家主動邀約表演到後來世界各地的團體自行前來接洽,和臉書粉絲專頁滿滿的活動行程都再再顯示江山藝改所的高人氣。當問到張登堯關於如何推廣店面給外地人知道的問題,他認為盡好自己的本分最重要,無論是專注於現在的展演和餐飲事業,亦或是向背包客棧的旅人介紹這個地方。久而久之就會有更多人透過口耳相傳或網路分享認識這裡,雖然會必行銷宣傳來的慢,但與其投入龐大人力與金錢,「做口碑」似乎更顯得實在。

跨越五年里程碑 堅持信念不放棄

時光飛逝,江山藝改所也迎來了開業的第五年。中途經歷了不少變遷,當然也包括從江山街舊址遷到新址興達街。過去屋況、採光和隔音等種種問題在經營方面形成阻礙,搬家的理由不外乎是想提供顧客更好的環境和確保長期使用。而張登堯更是花了不少心力在規劃新房子的樣貌,除了加強隔音設備,也設計許多收納裝置讓老房的每個角落都能運用到極致,盡力打造讓客人感到舒適、溫暖的空間。

▲新店延續過去復古家具擺設,讓人備感溫馨。攝影/馮瑜庭

雖然新店落成之後整體情況都改善許多,張登堯坦承收支不平衡仍然是目前面臨的最大困境。因為從大多數人口中得到的都是正面評價,確切原因也難以釐清,但言談之中他絲毫沒露出放棄的想法。他認為五年對大部分店家來說是個里程碑,在沒有外界經濟支持下也許早該放棄了,「但別人不會繼續做不代表我們會放棄」,他堅定的說,只要在能力許可的狀況就會撐下去。而讓張登堯繼續在這個行業打拼沒有特別的原因,純粹是自然而然覺得生活中就是需要這些東西,新竹需要多元,甚至台灣、整個世界都需要。從自己生活的地方做起,慢慢影響更多人,希望可以讓台灣擁抱不同的思想和人事物,「如果世界太單一,人類就會毀滅」他打趣的說。

 

江山藝改所,不僅是一間藏身在巷內的小店,它蘊含著所長張登堯多年來的經營理念和藝術價值,一切與眾不同的思想和事物都能在這裡得到解答,值得人們踏進來、點杯咖啡停留片刻細細品味。

記者 馮瑜庭
想一起再走787年。厭世少女​(´・_・`)​  
記者 馮瑜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