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邱榮裕 耕耘客家研究二十餘年

邱榮裕 耕耘客家研究二十餘年

記者 林怡恩 報導  2020/09/07

前國立師範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客家研究學會理事長邱榮裕,以傳承客家文化為使命,走訪台灣、中國以及東南亞等地收集史料,鑽研客家相關研究二十餘年。

▲ 邱榮裕的研究室掛滿了獎牌。(圖/林怡恩攝)

 

客家研究 從苗栗大湖開始

談到做客家研究的起源,邱榮裕娓娓道來他進入師大執起教鞭前的歷程。

出生於桃園中壢,邱榮裕本身就是客家人。升高中時考入台北師專(現台北市立教育大學)就讀,畢業後因為想認識客家文化,因此選擇至東興國小教書。東興國小位於苗栗縣大湖鄉的馬拉邦山,是一個純客家的區域,學生都是傳統客家家庭出生。「那時候每天早自習時間我都會拿著《苗栗縣誌》抄黑板,抄一些客家歌謠等等,請學生們朗讀」,邱榮裕相信透過客家歌謠的學習,得以從小灌輸孩子們客家鄉土意識,讓他們對自身文化背景有所認識。

課餘時間,邱榮裕便以大湖為中心,自己搭車到處考察,「從大湖鄉一路到卓蘭鄉、公館鄉,甚至還到台中的東勢,這些是我的客家印象」,邱榮裕笑說。隔年邱榮裕結婚,轉往桃園八德茄苳國小任職。有趣的是,這裡是閩南區,邱榮裕在此親身體會了閩南和客家的文化差異:「當時社會還不是很有同理心,我們客家文化一直處於弱勢,在這裡更實際碰到了一些閩南人的歧視。」五年後,邱榮裕回到校園求學,就讀師大歷史學系,而後陸續在桃園東興國中、師範大學擔任教師。

一切的轉捩點,是邱榮裕前往日本立命館大學攻讀文學碩、博士。他表示,「日本的『文學』不只是台灣所指的『純文學』,也涵蓋了社會、人文等領域。而立命館大學很特別,它相當注重人文精神、儒家思想及人權自由,這樣的氛圍影響了我很深。」在立命館大學的這段期間,邱榮裕結識了一些中國的學者、研究員,為日後的研究奠定了人脈基礎。待學業完成後回到台灣,邱榮裕準備到師範大學任教。當時原本要做台灣、中國、日本三角關係的現代史研究,但不巧這個領域已有其他教授在探求,因此邱榮裕另起爐灶,專心做起客家相關研究,而後在這個領域至今不間斷地鑽研了二十餘年。

 

最得意的作品 — 《楊氏族譜》

邱榮裕的研究室裡客家相關書籍成堆,牆上又掛有貼滿研究獲得的榮耀。「這還不是全部的東西喔,大概只有三分之一而已。我退休時搬研究室就已經把它清一遍了!」邱榮裕笑說。從撰寫文章、論文到出版書籍、刊物,邱榮裕將這生貢獻給了客家研究。問到邱榮裕最驕傲的作品,他從書架上拿出了一本深藍色絨毛封面,以精裝版訂製的書籍 —《楊氏族譜》。

《楊氏族譜》全名為《纘紳公派下弘農楊氏族譜》,是邱榮裕因緣際會下受楊家人委託而為他們編撰的族譜。「這一切都是緣分啊!緣分來了,我也就做了」,邱榮裕說。花費了四年的時間,邱榮裕進入楊家桃園、新竹等地進行田野調查,找尋歷史證據,甚至還遠赴台東、南投等縣市,為的就是獲得最真實、詳細的第一手資訊。有別於以往傳統族譜僅記載了大略的家庭紀事以及家族人物,邱榮裕結合自身專業,從歷史學的角度切入,以專題的方式呈現楊家的故事,並放入大量照片,希望用照片來說出最客觀的故事。

族譜分為上、下冊,上冊是對於楊家的介紹,從土地範圍到祭祀的神明等內容都無一遺漏的記載於此,下冊則是實際的族譜。其中,這本族譜的亮點是其收錄的「歷史地圖」,是南天書局老闆魏德文的個人台灣地圖收藏。邱榮裕形容它就像「手機拍照」一般,呈現了台灣各個時期開發的樣貌,別具一格,也富有歷史意義。

如此費心費力地做好這項研究,邱榮裕希望楊家後代能藉此知道自己的家族歷史,同時感恩祖先渡海開墾的辛苦。而邱榮裕的成果最終獲得了熱烈的迴響,除了這本族譜被收藏進美國和日本的圖書館,楊家的人也告訴邱榮裕,他們的年輕一代主動將這本族譜讀完了,邱榮裕說,這是他最樂見的。

▲ 邱榮裕介紹他的作品《楊氏族譜》。(圖/林怡恩攝)

 

放下政治對立 客家應當團結

在客家學界中耕耘的這二十餘載,邱榮裕感受最深的,是做研究時應當團結,勿因政治立場不同而各不相謀。客家本是一體,如果台海兩邊各做各的研究,那麼這個研究必定不完整,成果也毫無意義。

邱榮裕過去常常隨著在日本結識的中國學者返鄉考察,例如他曾至江西省贛南山做實地訪問,發覺當地都是客家子民,也就代表著當時國共內戰時支持共產黨的幾乎都是客家子弟。而後他又到廣西太平天國的基地勘查,發現當地也同是客家聚落。這些實地獲得的研究結果是先前史料中並沒有記載的,也因看了更廣、更多,觀點就變得更加不同。同時透過這些考察,邱榮裕與中國學者有了更加密切的接觸,對於客家知識便能掘得更深。

除了中國之外,邱榮裕也到東南亞參加論壇,與當地學者、居民對談。邱榮裕談到當時去東南亞被熱烈接待的情形:「印尼、馬來西亞等地的客家鄉親很多,比起用英文,反而客家話更能溝通,且使他們備感親切。我們就因為這樣而受到熱情款待,他們還拿出很多家族的珍藏史料出來,讓我們看到一些很深的東西」。

從東南亞的客家文化回頭看台灣客家,邱榮裕做了不少原鄉文化傳承的研究,也比較各地的文化差異。邱榮裕深知,無論身在哪裡,客家人都留著相同的血液,大家都是一家人,做客家研究更應如此。「為了客家應待當屏除政治派系,真正為客家努力。做客家不只有台灣而已,應該將兩岸、世界團結在一起」,邱榮裕呼籲。

 

傳承客家話 讓客家文化延續 

在訪談的最後,我請教了邱榮裕對於台灣客家現況的看法,以及要怎麼提升年輕一代的客家認同?「最重要的還是海峽兩岸的溝通,還有保存客家話很重要」,邱榮裕回答。他舉例,客家話中的「彩虹」發音為「天弓」,這是周朝所使用的詞,也是客家人身為炎黃子孫、華夏後裔的證據。我們能在現在客家話中看到中原文化傳承下來的影子,當大家不說客家話,這個文化將會就此消失,客家人也不復存在,因此讓下一代學習客家話是為務之急。

在與邱榮裕訪談的過程中,邱榮裕提到客家研究時眼睛總是閃爍著光芒,不難感受他對客家文化的熱愛與執著。現今邱榮裕縱然已經退休,仍然持續撰寫客家主題的文章,並與學者切磋相關知識。即使已在這個領域鑽研多年,邱榮裕對於客家文化的熱忱從未被澆熄。

▲ 邱榮裕講解自己做客家研究的歷程。(圖/林怡恩攝)

 

 

【小檔案】邱榮裕

學歷:日本立命館大學人文研究科博士

現職:前師範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前客家研究學會理事

學術專長:台灣文化史、中國近現代史、客家文化研究、文化資產保存與史蹟考察

報導參考書目:
邱榮裕,2014,《臺灣桃園大溪南興庄纘紳公派下弘農楊氏族譜》。桃園:祭祀公業法人桃園縣楊纘紳。

記者 顏筱娟
愛吃、愛睡 自然醒是我的好朋友,希望能在這年偶爾見面幾次
記者 顏筱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