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黃靜蓉 一場由海外開始的深層客家反思

黃靜蓉 一場由海外開始的深層客家反思

記者 黃皓筠 報導  2020/09/07

身處資訊爆炸的時代,分布於全球的客家族群如何利用傳播科技提升群體認同感,已成為一項重要課題。幸運的是,網路虛擬社群打破了傳統的時空限制,為客家文化的傳承注入了新希望。

目前任教於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的黃靜蓉,就以個人專長的媒體策略管理學,分析不同地區的客家網路社群經營模式,了解臺灣、中國以及馬來西亞的經營者,分別如何利用虛擬世界來傳承文化,開拓了客家研究的新視角。

▲ 黃靜蓉平時總是笑臉迎人,是個沒有距離感的老師。(圖/黃皓筠攝)

 

海水所到之處都有客家人

談到研究契機,黃靜蓉回憶起自己當初來到交大客家文化學院時的感動。客院雖以客家為名,卻是一個包容多元文化的學習所在,這樣的精神讓黃靜蓉決定自己應該要為這裏做些甚麼。機緣總是那麼地神奇,二○一四年當時的院長張維安正好在組織「全球客家」的相關研究,黃靜蓉便決定參與這項她從未體驗過的研究計畫。

「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海水所到之處都有客家人!」講到這裡時,黃靜蓉的眼神仍閃爍著學習新知的光芒。研究前,她曾先調查客家人在世界的分布比例,發現中國是客家人最多的地方,第二名是台灣,第三則是馬來西亞和印尼並列。「我要做的不是只有台灣的客家,而是擴及到海外的客家。」黃靜蓉說道。因此,她踏出臺灣,跑遍大江南北,開啟了她的客家研究旅程。

 

客家與策略管理學

黃靜蓉在取得博士學位之前,曾任東森電視台的記者與主播。先有實務經驗在前、而後成為學者的她,深刻體會到「媒體也是要柴米油鹽醬醋茶,必須用更實際的觀點去看各大平台的運作。」因此,黃靜蓉便以媒體策略管理學作為自己的專業領域,剖析不同媒體的經營模式,而《客家網路社群資源》的研究理論選擇也是基於這樣的原因。

▲ 黃靜蓉至今出版了四篇關於客家研究的論文。(圖/黃皓筠攝)

所以媒體策略管理學到底是如何用在這篇論文裡呢?讓我們假設一個客家網路社群就是一間公司,每間公司都有不同的策略,不管策略或大或小,基本上都要考量三個元素:「目標、資源、環境」。策略可以是短時間,例如母親節短期促銷,套到客家社群可能就是宣傳即將到來的客家大會或節日慶祝。長時間策略則是公司的目標,例如鎖定二十到三十歲的年輕男性研發新產品,而對於客家網路社群,長期目標當然就是傳承自己的文化。

▲ 媒體策略管理示意圖。(資料來源/黃靜蓉提供。圖/黃皓筠製)

黃靜蓉說道:「任何策略制定前一定要先考慮公司的目標。確認目標後,必須去盤點公司內部資源以及評估外在環境。本篇研究就是藉由媒體策略管理學的資源基礎觀點,盤點網路社群擁有的內部資源,同時也探討外部因素如何影響客家網路社群的經營。」

 

路途艱辛卻甘之如飴

黃靜蓉的研究過程並非一帆風順。遇到的障礙並不是研究到一半時橫空殺出,而是在初始階段便設下了一道高牆。由於網路的興滅速度極快,社群網站的無預警關閉現象十分普遍。因此,尋找合適研究對象的過程十分辛苦,而且在沒有任何人脈的情況下,很難聯繫上負責人與管理人。「最後也是拜科技所賜,用Alexa來幫忙搜尋,又自己一一核對了過去的資料,才找到了最後的十四位經營者。」

▲ 黃靜容前往中國梅縣(左)以及馬來西亞客家大會(右)時留下的合影。(圖/黃靜蓉提供)

儘管一開始面臨了挑戰,卻也在四處奔波中遇到不少趣事。「社會大眾對客家人的刻板印象多為節儉、吝嗇,但根本不是這樣!」黃靜蓉提到赴往中國時,必須從廣東通車到梅縣的一個小地方,與當地客家社群經營者會面。「誰知剛到梅縣還沒前往約定地,那個經營者就來電話說:『喂?老師我跟你說,那個地方你現在過去太麻煩了,我馬上去找你,您等一下阿!』,過沒多久我就看他騎著機車過來,真的很有趣也很感動。」除此之外,前往馬來西亞時,當地的客家人也特別拉了兩個小時的車,親自送她參加當地的客家大會。

更讓黃靜蓉驚訝的是,自己只是身為一位學者到當地研究,但她所到的客家之處,當地人們都會為她設下傳統流水席、熱情的接待。黃靜蓉說:「客家人的節儉大概是他們對於自己生活的規範,是他們生活的原則。但只要有朋自遠方來,他們都相當好客,這也不是因為我身為一位學者想要去了解他們的文化才對我這麼好,而是這樣的熱情本來就流淌在他們的血液裡,對誰都一樣。」

 

「身為研究者,我同時也在履行一項社會責任」

最後,研究的結論比較了三個國家客家網路社群經營的優點與缺點。以中國來說,因為歷史悠久,在客家地區所能整理出的客家史料十分豐富,且能善用會員的集體智慧,但站長是唯一的經濟支柱,有倒閉風險且資料與網站容易莫名消失;臺灣雖然資料豐富多元,網站的出錢出力者仍為少數,是否能永續經營也是一大問題;馬來西亞的經營端則是由專人負責且具任期機制,對於長期營運十分有幫助,但是網路社群內容侷限於社團簡介和歷任監事名錄,無法擴大客群,更無法推廣客家文化、凝聚客家認同。

▲ 黃靜蓉與研究對象仍保持聯繫,甚至會親自接待來臺灣旅遊的他們。(圖/黃皓筠攝)

從黃靜蓉的研究結論其實不難看出,客家網路社群最大的經營問題就是後繼無人,一旦少數或是唯一的經營者消失,這些網站的資料將會跟著消逝,客家文化傳承的薪火也會少一位添柴者。以臺灣客家世界網的經營者來說,他已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家,也無人有意繼承他的網站。隨著時間的過去,一個擁有豐富資訊的網站遲早就會被時代的洪流吞沒。

看見這些客家網路社群經營者遇到的困難,黃靜蓉非常難過。除了保持聯繫,她告訴自己若有能力與時間,可以去幫忙這些因研究而結緣的朋友。她說道:「身為研究者,我同時也在履行一項社會責任。我並不是到當地考察完、得出結論就結束。族群研究對我來說,更像是一種對他們的關懷,但我發現我無法去幫助他們所有人,至少像這樣的短期研究,能做的真的不多。」感慨之餘,黃靜蓉也呼籲不只是客家族群,對於世界的任何一種種族都該給予關心以及支持,為保存珍貴的文化盡一份心力。

 

【小檔案】黃靜蓉

學歷: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校區新聞學博士

現職: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副教授

學術專長:傳播產業經濟、媒體策略管理、量化資料分析、網路新聞研究、電視新聞製作

報導參考書目:
黃靜蓉,2017,〈客家網路社群資源之比較:以臺灣、中國和馬來西亞為例〉。《全球客家研究》8:77-118。

記者 顏筱娟
愛吃、愛睡 自然醒是我的好朋友,希望能在這年偶爾見面幾次
記者 顏筱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