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學術研究就是一種創作 段馨君的戲劇研究之路

學術研究就是一種創作 段馨君的戲劇研究之路

記者 彭姿敏 報導  2020/09/07

電影《阿甘正傳》裡有句名言:「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也不會知道接下來會嚐到什麼口味。」在採訪完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教授段馨君之後,更讓人體悟到人生就像是場戲劇演出,只是這場戲是沒有腳本的戲,你不知道接下來什麼會從你的生命中離開,而什麼又會進入到你的生命之中。

▲ 段馨君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戲劇劇場系博士班畢業時所拍的照片。(圖/段馨君提供)

一進到段馨君的辦公室,她的步伐有好一陣子都沒有停下,原來她早就把與客家戲劇相關的著作都準備好、放在書櫃的最外層。這些中英文著作包括九本專書及許多期刊與專書論文,其中更包含了刊登於《亞洲戲劇期刊》(Asian Theatre Journal)等國際頂尖戲劇期刊的論文。

▲ 段馨君不吝惜與人分享她豐富的學術研究。(圖/彭姿敏攝)

 

戲劇成為人生這齣戲的重要角色

談到與戲劇的淵源,段馨君回顧著說,「我大一加入了戲劇社,那時候就擔任了第二女主角,我們還參加了大專盃戲劇表演,我那個時候就覺得好有趣。」大學與碩班就讀國立清華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的她,原本想繼續出國學習比較文學,因受到社團參與、畢業公演以及指導教授的影響,最後決定至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攻讀戲劇劇場系。

段馨君認為,戲劇與小說的差別在於,戲劇可以透過舞台,配合場面的配置與調度、演員對角色的帶入,把平時讀的文本以另一種媒介展現,使原本以文字為主的作品,能夠以表演藝術的形式呈現。而在畢業公演以第一女主角之姿帶領大家進入故事的她說:「我們一樣是讀了一個戲劇的文本,但是舞台可以把角色活生生的演出來,而你彷彿身歷其境,花了很多心血去體驗、進入那個角色,再把角色生命中的情感、苦痛展現出來,我覺得很有意思。」也因此,段馨君開始覺得戲劇似乎比小說更有趣,後來碩士班遇到一位專長為戲劇研究的外國教授,更是讓她毅然決然地決定往戲劇領域拓展。

 

化悲憤為靈感 將莎士比亞精神帶入學術研究

「我覺得這個世界很奇怪,你不會樣樣都好,當你擁有這個的時候,它就會把你生命中的其他東西帶走。」段馨君說,她在出國唸書的三年,除了得面對UCLA嚴格的學業壓力,還面臨了兩次令人不敢想像的重創——父母親相繼去世。因為身為家中老大,父母親也都是學者,段馨君認為自己其實在無形之中背負了要完成父母期望的使命,「但我不知道,我出來讀博士,會賠了我父母的命」,她悲傷地說。

段馨君在美國期間,母親的身體狀況已經很危急,但因為擔心耽誤女兒求學的時程,隱瞞了自己的病情。而父親後來也生病,住院插管治療,由於父親非常希望能夠看見她成功拿到博士學位,所以她日以繼夜拚命趕著畢業論文,但拿到學位所要花費的時間,好像怎麼樣都趕不上父親的離開。她哽咽地說:「就差一點點了,但我就夢見我爸來我的夢裡,他告訴我他好痛苦,我知道他在跟我說什麼,所以後來我就打電話給我弟弟,告訴他可以幫我爸拔管了。」

儘管雙親去世為段馨君的求學階段帶來很大的打擊,但寶貴的是,她能在逆境中展現自己堅韌的性格。而正因為外在所帶來的困難,讓段馨君更能沈浸於學術研究中,彷彿進入自己的秘密基地,寫論文對她而言成為更有意義的抒發,像作家、藝術家一般創作。

▲ 段馨君將學術研究視為生活,著有豐富的學術研究作品。(圖/彭姿敏攝)

 

從戲劇研究走入客家研究

為什麼會想做客家研究?段馨君表示,最主要的原因其實是因為交大人社系是隸屬於客家文化學院,「但它(客家文化)剛好很多跟戲劇相關的東西,因為戲劇的起源很多都是祭祀、儀式的東西,像婚禮禮俗裡面就有很多儀式的元素,那這跟我的研究領域是有關聯的,所以我可以用我的專長延伸去做客家文化的研究。」

段馨君認為,如果能適當地運用自己的專長切入客家文化研究,會更具學術價值,並且能夠避免「為了客家而客家」的情況發生:「如果在你的專業裡頭可以把客家帶入,這樣子人家會因為想要了解其中的意義而讀這些資料,那剛好就可以把客家文化順理成章地捧入到學術的層面。」

在探討客家戲劇時,段馨君擅長進行文化面與劇場面的比較。如在對改編自莎士比亞文學《馴悍記》的客家歌舞劇《福春嫁女》進行研究時,由於《福春嫁女》打破了過往客家戲劇傳統的戲曲、舞台劇演出模式,而以「歌舞劇」的方式呈現,是十分特別的。因此在〈客家戲劇的新方向:客家歌舞劇《福春嫁女》〉這個研究中,她詳細討論此歌舞劇的多個面向。例如她觀察到,此部音樂劇之所以能成功抓住大眾目光,是因為在取材方面為改編自莎士比亞的劇本,本身就具有足夠的吸引力,再者是因歌舞劇兼具了通俗與藝術兩個面向,讓大眾能夠接受。在吸引大眾目光後,《福春嫁女》適當地帶入客家文化,像是有關客家的舞台背景、使用客語、傳統客家採茶等元素,成功地混合了東方與西方、通俗與小眾文化,並順利建構、再現出客家社會文化的生活型態。

對於客家戲劇在推廣上面臨到的最主要問題,段馨君認為除了經費不足之外,就是「客家太畫地自限了」,無形中形成一種排外的情況。她認為客家不應該只為了客家,而是應吸收其他族群的文化。她舉例,像是客家電視劇《出境事務所》,它的劇本以禮儀師做為出發點,題材新穎有話題性,並且請來知名的演員吳慷仁、柯淑勤等人演出,就成功地帶著客家的元素進入影劇市場。

「如何讓多數的大眾產生共鳴是一個很重要的點,你的戲劇裡面可以包括客家人的故事,甚至有客語,但首先必須讓觀眾因為受到劇情或演員的吸引而進入戲劇之中,在進而透過戲劇了解、喜歡客家文化,如此一來才能成功提倡客家。」段馨君說道,客家文化能夠打破框線,才有機會走入社會、接近更多人。同時她也希望能夠藉著她的學術研究和劇場展演專長,幫助客家文化走向國際舞台,向世界證明客家文化的存在。

二○一八年段馨君出版了《Translocal Performance in Asian Theatre and Film》英文學術專書,收錄多篇她關於亞洲戲劇和電影的研究,其中也包括客家戲劇和電影。「幫我寫新書推薦序的哈佛教授(Martin Puchner)跟我說,我幫他證明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客家文化的存在。」她開心地笑著說。

▲ 段馨君教授開心地展示她最近出版的學術著作。(圖/彭姿敏攝)

段馨君的學術之路,似乎在無形之中告訴我們,人生就像一場戲劇,雖然你無法知道接下來你會遇見什麼,路上也不時會遇到一些大風大浪,但等時間一拉長就會發現,在不知不覺之中好像有什麼豐富了我們的人生。

 

【小檔案】段馨君

學歷: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戲劇劇場系博士

現職: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教授

學術專長:西洋戲劇與劇場、台灣現/當代劇場

報導參考書目:
段馨君,2010,〈客家戲劇的新方向:客家歌舞劇《福春嫁女》 〉。頁771-881,收錄於莊英章、 簡美玲編,《客家的形成與變遷》。新竹:交大出版社。
Tuan Iris H., 2018, Translocal Performance in Asian Theatre and Film. London and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Springer Nature.

記者 顏筱娟
愛吃、愛睡 自然醒是我的好朋友,希望能在這年偶爾見面幾次
記者 顏筱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