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從收藏館到藝術館 陳昭賢:藝術即教育

從收藏館到藝術館 陳昭賢:藝術即教育

記者 梁卓然 報導  2021/05/26

▲ 有26年歴史的名冠藝術館,是由陳昭賢悉心打造的。(圖/梁卓然攝)

在新竹竹東鎮,深入社區的小巷中,有一座顯然氣氛不同的建築物。這間開設在社區小徑中的藝術館,沒有入場門票和費用,有的是讓人感到放鬆安心的淡淡照明、咖啡的香味、和一件又一件融入整個環境的藝術品。「這種擺法是為了讓人家覺得比較輕鬆,讓你覺得藝術並不難接觸。」名冠藝術館總監陳昭賢手拿着咖啡,優雅地說。

▲ 名冠藝術館開設在郊區小鎮的小徑中,與附近的建築顯然有不同的氣氛。 (圖/梁卓然攝)

▲ 藝術館裏有提供咖啡餐飲的空間,而同時在桌椅附近擺放了各種不同的藝術品。(圖/梁卓然攝)

 

從工廠成為藝術館

名冠藝術館的前身是50年前陳昭賢父親擁有的一間陶瓷工廠,但工廠在70年代後期,隨着產業的轉形而只好停工。到1992年,陳昭賢父母決定利用這個閒置已久的空間,把它改建成一間展覧館,擺放及展示他們過去在經營工廠時收藏的藝術品。1994年正式對外開放,到了現在已經26年多,在臺灣來說可以算是十分有歷史的一間藝術展覧館。1996年,在美國修完企業管理和藝術館理的陳昭賢,接手展覽館並策劃經營方向,從此展覽館不再單只是私人收藏館,而成為同時帶有藝廊身分的一間藝術館。

經營一間藝廊,需要把計劃的時間週期拉到很長,透過嚴謹的計畫去管理每一次的展覽,以及每一位藝術家的曝光和成長,而不是短期就可以看到投資報酬。剛從美國回來的陳昭賢,先找了一份大學的教職,但由於他知道父母沒有能力長期規劃整個藝術館的長期發展,於是一邊在大學教書、一邊接手經營藝術館。

名冠是大型的藝術館,不論是硬體上或軟體上,都需要不少的營運資金,而要經營代理一個藝術家,也需要給藝術家收入,把他的作品介紹給觀眾,直至藝術家成長,藝術作品被觀眾買下成為收藏品,才終於會成為藝術館的回饋,而這一個典藏再銷售的過程絕對不是短期內可以完成的,而是需要好幾年以至於幾十年的時間,才能看到成果。「最大的困難就是要管控營運資金,讓藝術館的模式變成長期的經營。國外的藝廊也是沒有二、三十年,很難看到它的成果。」陳昭賢指着藝術館內的空間這樣說。

▲ 原身為收藏館的名冠,現在成為了融合小餐館的開放式藝廊。(圖/梁卓然攝)

 

在家鄉開藝廊 是為了把藝術傳承

現在的名冠藝術館是新竹地區最大型而最老牌的藝術館,但早期的新竹,沒有這樣的藝術空間,也沒有很多的藝術家。名冠初期經營時,去找有名的藝術家常被拒絕,而去找無名的藝術家,也要花時間和心血去挖掘,絕對不容易。

「有很多人會問我為甚麼不到市區、不到臺北經營,但因為那不是我們一開始的目的,一開始的目的只是希望這個空間能充分被利用。」陳昭賢這樣說明。同時,他也認為新竹雖然人口不像臺北、臺中等地方密集,但以新竹的生活水準和教育程度,一定會需要像名冠藝術館那樣的一個藝術空間,於是便在自己的家鄉竹東開設,把經營藝廊、推廣藝術的工作作為家傳的事業傳承下去。

名冠藝術館位處於一個非都會的郊區,而能經營持續到今天,品牌還越做越大,有很大部分都是陳昭賢作為總監的經營能力而成。而他認為藝術館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因為他們的核心理念是把自己的能量都集中在管理好自己的「預算」跟「成本」,因為那是長期經營最重要的因素。除此之外,名冠亦用心規劃好每一次的展覽,透過一次又一次高品質的展覽慢慢累積到今天的口碑。

 

經營藝術就像教育

名冠藝術館過去所展出作品的藝術家超過一百人,而所培養的藝術觀眾更是上萬人,而還會慢慢擴散出去。「如果你有長期接觸美術,就會走進這樣的一個領域,有興趣的人便會走得更深。」陳昭賢把經營藝術形容為教育,透過開設不同的展覽吸引各種的人,也幫忙各個不同的政府、學習單位開辦美術活動,以至涵養民眾成為藝術的觀眾,讓藝術館在沒有藝術人口的新竹,也能一直創造新的客戶經營至今。他也透過這個過程,把名冠藝術館經營藝術活動的經驗和能力向外展示,打造一個自己的品牌。

▲ 陳昭賢認為要只要多接觸、多理解便會培養出獨特的藝術氣質。(圖/梁卓然攝)

 

藝術就在生活中

也許對很多人來說,藝術不是生活的必需要素,但陳昭賢不是這樣認為,「藝術主要涵養出來的能力,是美感。而美感會用在各個領域,不論科技製造、房子、穿着甚至飲食,都會被美感影響。」陳昭賢很肯定地這樣說。美感這一個能力會運用在生活上的各種方法,而藝術就是一個培養美感的方式。陳昭賢認為藝術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復雜,但絕對不會跟生活沒有關係。更直接的如公司的公共空間,新竹一帶的高級房子的中庭,大學的文藝空間等,都會有藝術品的擺設,也就會成為藝術館的客戶。

名冠藝術館經營到現在快三十年,也許已經達到當初的目標,作為一間有知名度的藝術館,穩定經營大大小小不同的藝術活動。接下來的目標,就是讓它成為能傳承下去的家傳事業。陳昭賢表示,他已開始思考他的小孩或團隊有沒有人願意接手經營下去,成為像國外經營一、兩百年的那些畫廊一樣,把藝術文化傳承下去。

 

讓大眾看懂藝術

藝術品給一般大眾的印象,就是複雜離懂、看不出意義、甚至在部份人眼中只是廢品、只是塗鴉。但名冠經過多次的展覽,透過高品質的藝術品和導覧,培養了過萬人的民眾,並讓忚們從「大眾」變成看懂藝術的「觀眾」。

名冠藝術館的助理徐先生,本身亦是一位畫家。採訪時他正在進行導覽館內收藏,以生動的例子說明什麼是看懂藝術。他指出,每一件藝術品都有它背後創作者所賦與的意義和獨有的美感。

他指著館裡展示的雕塑說,它的外表是一個像小孩的人站在一隻駱駝上拿着弓箭,而駱駝旁邊站着另一個人拉着繩子控制着駱駝,一般人看到,只會覺得它是一個精緻的立體雕塑,但其實這個雕塑的創作者最近有了小孩,而小孩開始長大,他沒有辦法控制小孩將來想前往的方向,這個作品正是在作者這樣的感情下所創作,站在駱駝上的是他的小孩,駱駝背的背上就是不穩定的環境,而拿着繩子的就是孩子的父母,想要控制駱駝,亦即是小孩環境的方向,但小孩還會面向別的方向,無法阻礙他的自由。

名冠藝術館總監陳昭賢說,要進入真正的藝術領域,做功課閲讀是跑不掉的,必須了解現在藝術發展的方向、國內外的潮流,甚至進一步研究藝術史,從過去到現在的發展是甚麼,充分理解這些以後,才能對藝術有自己的見解,才有能力了解藝術品的背後意義。

他強調,一個會常去看藝術展覽的人,很容易就能從他身上看出一種「氣質」,從他的穿着打扮和外貌就能看得出他對美感的理解。(梁卓然)

記者 王乃安
嚴肅又大喇喇的女子。 會散發莫名的威嚴感令人難以親近。 最親民的時候是迷妹上身的時刻~
記者 王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