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六木的咖啡職人 林昭妘

六木的咖啡職人 林昭妘

記者 王湘瑜 報導  2021/05/26

▲ 走入六木珈琲焙煎所,映入眼簾的就是復古裝潢。(圖/王湘瑜攝)

「一生、二人、三餐、四季、五味、六欲、七情」,這是用數字數算人生,關於人一輩子的瑣事與人今生的所需。而「一屋、二人、三師、四季、五間、六木」,則是六木珈琲焙煎所創辦人林昭妘,對六木的態度和展望。

一屋,前身是新竹北埔老街裡的百年老房,曾是客家傳統擂茶店,如今在林昭妘的承繼下,創造出全新的質感與風貌,幾近脫胎換骨。踏入六木,彷彿踏入「精神時光屋」,所有的木質器物、桌椅與擺置、香氣與氛圍,匠心獨具,令人流連忘返。

▲ 六木珈琲焙煎所內的裝潢採和風設計。(圖/王湘瑜攝)

 

從日本萌芽的夢想

林昭妘有自己規劃好的藍圖,這座老屋是骨幹,是歷史與今時的延續,她要在這個地靈人傑的地方有新的「開始」,於是所有的整修、設計、器物收集、規劃與構思,花費了兩年的光陰,一手包辦。於是我們知道,這座位於北埔的和風老屋宇之所以溫暖人心,不僅僅因為設計得有美感,而是用心意和美好的願望在編織夢想。

夢想萌芽的起點在日本。林昭妘說,她在日本一個美好的地方,喝了一杯好咖啡,並不是甚麼驚天動地的宇宙爆誕,而是巷弄小店裡給她的一種幽微的震撼,關於擁抱歷史、愛慕人文、關懷在地的那份心情,她覺得羨慕,她也想要開一間這樣的咖啡店,跟生活有關,一間融入生活的咖啡店。

也難怪店裡揉入的和風是如此溫暖可人,帶著一點點的禪意、紓解人心的蒔花,以及一心嚮往的老靈魂。

▲ 六木珈琲焙煎所的二樓是「小鎮藝鋪」,擺放著廖禮光的陶藝作品。(圖/王湘瑜攝)

 

二人與三師 撐起一番天地

而這間咖啡店,是由「二人」、「三師」的組合撐起了一方天地。22年前,林昭妘的父母就在北埔開了第一間的擂茶店,因此對她來說,開擂茶店對是駕輕就熟,而且她本身擁有東方美人茶初評員資格,對茶十分熟稔。但為了踏出舒適圈、帶來新氣象,林昭妘與身為咖啡師、在臺中已執業多年的老公高明祥,用250萬合開了六木,並與高明祥的甜點烘焙師妹妹三人合作,在六木為大家帶來咖啡、良茶與美味的手工甜點。

▲ 六木珈琲焙煎所的茶、咖啡與甜點,都是由林昭妘夫婦二人設計的。(圖/王湘瑜攝)

重視人文手溫質感的他們,親自烘焙咖啡豆,參加廠商的杯測活動或自行杯測、品評豆子的風味後,挑選風味最佳的豆子自己烘豆。身為咖啡師的高明祥安靜而專注,從最初豆種的採購、風味的評選、烘豆火侯的掌控至最後一道的手沖過程,是一種敬業的全副武裝,為每一杯咖啡負責,是專業職人的精神。

此外,連器皿也是感官饗宴的延伸。六木與在地陶藝家廖禮光合作,使用堪稱藝術品、風格古樸卻溫潤順手的陶藝杯品作為盛器。廖禮光燒出的仿古生活陶藝品,不僅發揚陶藝之美,也讓陶藝走入生活、走入日常器物。他研發出能夠不影響咖啡與茶品的釉色,使兩相搭配相得益彰。

六木珈琲二樓展示間,擺放著廖禮光的仿古生活陶藝品。(圖/王湘瑜攝)

 

找對方向做就對了

林昭妘夫婦一年四季都在這裡,回歸本土、就往迎來,規劃著更進一步的夢想:也許有一天,能夠擴展出五間店,把光芒點做火種,使其他地方具美感的老屋能夠擁有第二機會、創生出不同的火花,而不是隨著時間腐朽。

創業艱辛,起始是篳路藍縷的,從無到有的艱難及壓力不是常人可以想像。「但從來沒想過要放棄」,林昭妘表示:「這是一個心態問題,不要想著賺多少錢、多快可以回本。找對方向做就對了。」

在北埔老街裡營業,只能把自己安放進簡單的生活,知足樸實,並且把興趣融入生活中。這是她的態度,是六木的態度。

▲ 林昭妘夫婦兩人並肩合作,為客人準備餐點。(圖/王湘瑜攝)

 

保留人的溫度與感動

許多朋友找過她去開店,但是林昭妘都沒有答應。六木是自己要全權負責的,每一道細節她都可以自己掌控,也必須是自己掌控,呈現自己的風味。林昭妘說,當一個經營者是很累很累的事,開業時要站12小時,忙完了要自己整理環境,不可能說下班就下班、說抽離就抽離,是全然的與「生活」融合在一起。但就像「烘焙」這件事一樣,要在高溫下保留咖啡的風味,人也要在高壓下,保留人的溫度與感動。

林昭妘說,「你只要來過我就會記得你,不論對六木的評價好不好,都是我的貴人。今年2020的大年初一,我們第一天開業,第一組客人是一個很快樂的一家庭,離開的時候,也是很快樂,我就覺得開對了。」

「來的時候有溫度,回去的時候也有溫度。」林昭妘笑著說:「我對六木將來的期許,是想要跟大家分享,咖啡可以不只是咖啡,這裡是一個有生命力的延續。我希望向大家分享這個令人自在的空間,分享自在且能自我安頓的安穩感受,並不僅僅是因為我們的咖啡而提振精神。」

 

從一屋到六木

六木想要做的,是藉由用心布置的空間、用心烘焙的甜點、用心沖泡的茶與咖啡,讓所有無心踏入的、慕名而來的,都能是賓至如歸的。

也因為充滿著熱忱、不斷的分享,每每有客人向她問起茶、聊起咖啡,林昭妘都會像獻寶的孩子那樣,仔細又詳盡的介紹起來,介紹到後來,客人常常會問她要不要乾脆開課教品茶、評咖啡,畢竟其中的眉角完全不亞於品評美酒。林昭妘表示,如果有機會的話,她完全願意、樂意免費開課程。看著林昭妘完全樂在其中的樣子,就會有一種錯覺──不是她開了六木,而是六木找到了她。

至於最後的謎底:六木為什麼要叫「六木」呢?六,是一個幸運數字,六是門牌,木是老房的木。六木咖啡館不是一個人撐起來的,是二人,是三師;不是一時的經營,是四季;夢想不只侷限一方,是五間。

歡迎來到六木珈琲焙煎所。

 

北埔和六木 老地方新文化

任何一個擁有「開咖啡店夢想」的人,都應該去拜訪六木:比如「把一件事做到極致」可以是甚麼樣子、在地化與生活化可以怎麼融合、美感的設計可以怎麼發揮、文化與技術如何相輔相成等等。

而願意留在家鄉創業的年輕人又更加的稀缺了,六木不僅在人潮錢潮都相對稀少的新竹北埔開業,還要與當地的老化做反抗,進而「擁抱」這份「老」,用創意使這份「老」得到新生。

林昭妘夫婦在開店前「如何培養自己身懷的技藝」、「如何找到發揚熱忱的管道」,是更難得的規劃能力。我們在六木看見的,是他們的信念:「讓自己更有價值」已經不夠,而是「讓自己的價值與土地的價值相互融合,並且也讓上門的顧客同樣相信這份價值」。

而回歸本源,品茶的技術、烘焙咖啡的技術、製作糕點的技術、融合優秀陶藝品化為實用的想法,全部都是實力的堆疊與累積,以及夥伴之間的努力互持相扶。

六木跳脫一般人對「文創」、「文青」的狹隘想像,畢竟真槍實彈出來的東西,能吸引到真正懂品味、也珍惜好物的客人上門,這樣「惺惺相惜」的情緒,其實是林昭妘執業以來獲得的最大動力。(王湘瑜)

記者 王乃安
嚴肅又大喇喇的女子。 會散發莫名的威嚴感令人難以親近。 最親民的時候是迷妹上身的時刻~
記者 王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