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三種文化 一個世界

三種文化 一個世界

陳蕾  2009/05/14

  今年五十二歲的劉玉琴從小對客家的印象很模糊,小時候居住在桃園林口附近的她,生活在閩南、客家、眷村三個不同文化接觸的環境,因此她看到了三個文化之間的問題、摩擦以及融合。這些經歷,卻也同時形塑出劉玉琴的個性,並深深影響她日後的價值觀。

  劉玉琴在國小三年級之前,深深影響她的是客家文化;在國小四年級之後,她所接觸的是眷村外省文化,後來在高中時期又接觸了閩南文化。「在我的記憶中,客家文化對我而言並不如此特別,因為當時我還接觸過當地的文化和眷村文化。」劉玉琴說接觸不同文化後,使她可以平等看待自己的客家文化和其他族群的文化。


劉玉琴認為她有傳承到客家人的特質,不過同時有受到其他文化影響。(攝影/陳蕾)

喜愛眷村文化中國傳統

  因為哥哥工作是木匠,常與外省人接觸,才使她有機會認識眷村丈化。從小就常常和眷村小朋友玩在一起的她,在印象當中非常喜歡眷村文化,她認為眷村中的人們表現出相親相愛,並且有相當豐富的中國傳統學問,更使她對眷村文化產生特殊的情感及喜愛,「我喜歡中國傳統的東西,我想可能就和我小時候接觸到眷村丈化有關吧!我記得那時我對那些學問都非常感興趣。」她笑著說。然而因為眷村文化指的是在民國出年隨國民政府播遷來台的外省人,所以在他們的文化當中常常流露出對家鄉、朋友及親人的思念,因此外省人都非常重感情及互相幫助,對於本來就很念鄉土,而且也是外來族群的客家人而言,更能體會外省人來台的艱幸。

  另外她發現漂泊來台的眷村文化也有許多問題,比如在民國七十六年開始開放大陸探親,當他們回到了家鄉後,因為長期的兩岸隔離,在大陸的親人有些已經過世無法再相見﹔或者有些孩子因為長久不見,所以跟自己到台灣的父親產生了陌生感。再來就是語言上溝通的問題,一開始各自所持的母語不同,但是相處久了之後,語言問題便逐漸地消退。對老一輩的人而言,雖然語言上有隔隔閡,但在她的印象當中他們人都很好、很豁達。

沙坑客家比關西紛爭多

  和大家對客家印象大大不一樣的地方,劉玉琴從小就認為客家人並不團結,尤其是涉及利益時。「可能是因為客家文化在當地是外來文化吧,而且來到台灣的客家人都是來自不同地方。」她回憶著當初播遷來桃園時是有兩個客家團體,一是從關西遷來的親人,一是從沙坑遷來的客家人,這兩個客家族群給閩南人的印象並不相同。她說:「關西來的爸爸常跟閩南人發生衝突,但最後都順利地解決。」她說,因為自己家裡人的個性並不會想要和他人起衝突,很多時候是不得已,但是最後都和平解決,所以使得當地閩南人對他們關西來的客家人印象不差。但是從沙坑來的客家人似乎紛爭多了些,影響了當地人對客家人的印象,並且也和關西的客家人產生了疏離感。

  劉玉琴覺得客家人最重要的是很重視文化傳承,傳承客家人那一種敦厚的感覺。另外客家人也很重視慎終追遠,但是外人很難察覺他們的族群身分,以前客家人都是偏山區居住,並且因為職業需求以及環境影響,讓人很難發現他們原本是客家人的身分。「我們以前常發現有人說著一口流利的閩南話,但其實是客家人。」 她說。但是她也提到,近年客家人已經漸漸從鄉下中走出來,開始了解傳承客家文化是一種職責,並且體認到讓孩子從小就接觸客家文化,才不會使孩子未來對客家文化產生不了解及排斥。然而這種責任感並不是只限於客家人,在台灣這個多民族的社會當中,各個族群皆有對文化傳承的責任感,使文化在年齡上不要出現斷層。「我在家都要求孩子要講客家話,這樣才可以使我們不會忘記自己的母語。」她語重心長地說。


母親(左)節儉和謙和的處事態度,深深影響了劉玉琴。(攝影/陳蕾)

腳踏實地 從母親身上學會「不爭」

  身為客家人的劉玉琴並不獨愛客家,會生活在三大族群,社會的她,無形之中培養了更廣、更謙和的態度,並且將這種態度放在未來看得每一件事情上。除此之外,母親也在劉玉琴的記憶中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從小劉玉琴常常是以旁觀者的角度來看母親處理事情,這些對母親的印象深深烙印在她的心中。

  因為自己母親個性相當溫和、柔順並且守信,具備傳統客家婦女特質,所以每次客家人與閩南人發生衝突時,總是能和平協調解決。然而就是因為母親這種不爭的個性,使得當地閩南人對傳統客家人改觀,並且願意幫助客家人。

  「母親真實地表現出傳統客家婦女的個性。」她認為母親擁有傳統客家婦女三從四德以及以夫為天的個性。另外客家文化中有一種思維:「當丈夫越是虛弱,女人越是要堅強地承擔所有事物。」在她印象中,客家女人雖然在社會中需要承擔許多工作,但是在社會地位上卻是處於不平等的狀況。「以前大人先在桌上吃,小孩則是到旁邊吃,媽媽都是吃剩飯剩菜。」她回憶著說。

  然而她認為母親之所以會有這種個性,是因為客家文化的傳承及教育。母親的個性也使她對客家文化有了更深層的了解及體悟,因為客家人勤儉低調,有時會顯得過分保守,不敢勇於表現自己,然而年齡越大,卻更能體會其中深刻的道理。她認為只要腳踏實地的做,最重要的是自己要有本領,無須做表面的表演。這些領悟更讓她知道在未來發展中要以誠待人,並且要能吃苦。

  劉玉琴在訪談中不斷地強調在族群相處中,「人與人之間對應的態度」的重要性,母親就是極好的例子。她認為不管是哪個族群,只要是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就有責任為族群和平努力。「在現今台灣社會當中,族群議題常常被挑起,我覺得除了政治人物有很大的責任以外,我們這些老百姓們對待與自己不同族群的態度及方法也很重要。但是很可惜的,我們常常被政治人物操弄,使得台灣現在族群相處極度不融洽。」她皺著眉頭說,並主張我們應該要多培養自已的看法,訓練自己判斷是非對錯的能力,不要被外界所影響才是。

記者 陳蕾
莫名其妙很注重生活中每一分每一秒的感覺,所以一直以來都被感覺牽著鼻子走。靠感覺做事的我,音樂成為撫慰心靈的最好良劑。如何用文字表達我對自己生活周遭的想法,其實對我而言自從國中以後就開始有點難了,想到可真是汗顏阿!不過,努力嘗試,嘗試在喀報當中,可以將自己的感覺、想法完整且美麗的表達出來,讓大家可以與我一起體會我的感動!
記者 陳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