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族群以和為貴 閩南不代表台灣

族群以和為貴 閩南不代表台灣

王雅涵  2009/05/14

  辦公室內,一幅以簡體文字書寫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地圖高高掛薯,似乎間接地向來訪客人透露,許信良備受民進黨同志質疑的西進路線。回顧在這近二十年來的發展,除了兩岸議題外,族群互動也是其中一個敏感因素。「我個人從政從未有族群概念。」許信良語氣堅定地說。

  然而,民進黨內主要的閩南族群不願讓少數族群領導,讓許信良明顯感受到來自黨內的排斥,一方面他肯定民進黨對族群平等的主張,也感覺民進黨縣市首長在成為執政黨之前已經推動母語的政策:但在另一方面,他確實面對來自閩南人的質疑,許信良表示,自己最終還是因為族群問題而成為受害者。

  許信良認為,早就在台灣進入工業化社會,或是在民進黨動員之前,人們所關注的並不是族群議題,客家人的投票更不會因為候選人的族群、省籍是閩客或外省人而改變。許信良說,一九七〇年前,尚處於農業社會的台灣,不論南北,族群議題都深刻影響著地方選舉,閩南人與客家人的團結精神一樣明顯的表現在政治上,而隨著工業化後,進入歷史新階段,政黨才成為主導選情的關鍵因素。


許信良出生在客家家庭,豐富的從政經驗讓他從容看待閩客之間的紛爭。(攝影/王雅涵)

從中壢事件到土城事件

  許信良出生台灣桃園縣中壢市的客家籍地主家庭,就讓政治大學政治系時便加入中國國民黨,於政大研究所求學期間又獲得當時教育部長李煥的賞識,更得到國民黨的中山獎學金而赴英深造。留英期間,許信良目睹歐洲的學生運動與反戰浪潮,並大量接觸左派理論大師的著作,使得他個人的政治立場起了重大的改變。

  一九七三年,許信良受國民黨提名參選台灣省議員並順利當選。身為國民黨籍議員的許信良,經常反對黨內執政當局,更於一九七七年時不顧國民黨黨內警告,自行返回出生地桃園縣參選縣長,許信良略帶驕傲地強調,當時他是取得壓倒性的勝利。儘管他的競爭對手也是客家人,但是他在閩客間皆取得高額的票數,順利擊敗由國民黨所派出的候選人,「這個時候,政黨的因素在選舉已經超越族群因素了。」許信良歸納地結論。

  儘管國民黨做票抵制(即中壢事件)桃園縣長選舉,許信良仍順利當選,但他也因此被國民黨開除黨籍。一九七九年,台灣仍處於戒嚴統治時期,時任桃園縣長的許信良,因參與橋頭事件聲援余登發父子,違反遊行活動被罷官,隨後擔任由施明德、黃信介等人所主辦的美麗島雜誌社長。同年十二月美麗島事件發生,許信良正巧與家人在美國度假,事件發生之後,被國民黨政府拒絕入境。一九八九年,隨著經由中國大陸偷渡回台並結束流亡海外,許信良抵台後立即被國民黨當局逮捕,抗議民眾包圍土城看守所,政府出動鎮暴部隊鎮壓民眾,因而爆發土城事件,之後撞得特赦出獄並當選為民進黨黨主席。

寬容看待民進黨閩南意識

  曾任民進黨主席的許信良,自認是以極為寬容的態度來看待黨內強烈的閩南傾向意識。他認為閩南是群眾語言,「如果你的聽眾都是說閩南話,你當然只能說閩南話。」他表示能和民眾溝通理所當然的是政治人物的優先考量。由於閩南人數上的自然優勢,許信良即使在客家庄如老家中壢也是以閩南話演講,他不將這當成對閩南話的妥協,因為客家人聽得懂閩南語,而閩南人卻聽不懂客家話。

  許信良說,他很早在黨內費心於推動尊重少數族群的主張,黨內也將這個主張貫徹在政績上。不過,他也承認,民進黨是閩南人的政黨,閩南的多數即是優勢,雖然無法反抗這個事實,但是他堅決反對將閩南話當成國語,人數多而產生的意觀型態,將優勢形成壟斷,他不認同這種的訴求。但是他認為即使是如此強調閩南意識的民進黨,他也不會出現危害少數族群的想法。

  許信良表示,族群人數的優勢充分展現表現在民主社會中,在政治更是如此,所以,他認同民進黨執政時期保護少數族群的各種政策,所以他反對取消榮民津貼等對外省人的補助,即使這算是歷史遺留的特權,但是許信良認為如今外省人已是少數,需要被保護。


許信良樂觀地反覆強調,閩南人口多數的優勢,更能留給少數族群生存的空間。(攝影/王雅涵)

保護弱勢族群確有其必要

  佔有百分之七十人口的閩南人握有政權,看似擁有百分之百的支配權,但是在民主的社會中,政黨也會為拉攏選票,使得少數弱勢族群擁有一些籌碼,客家族群即是一個例子。然而許信良認為,即使客家族群被特殊照顧,客家人也不會為了特權而投票,反而還能保持其政治上的獨立性。對民進黨而言,儘管有人批評,民進黨對少數族群的補助政策有搶選票的嫌疑,但是許信良表示,正因為民進黨以閩南人為主體,閩南人是一個具有社會優勢的大族群,所以刻意照顧弱勢族群是有必要的。

  對於民進黨的各種對待少數族群政策,許信良認為,最具有爭議性的就是客家委員會,但是這不能以政治利益來看待,應以保護少數族群為出發點,譬如像母語教育。他認為閩南族群在社會上有太大的優勢,所以是有必要給予客家人特殊的照顧,而客家人也不必將閩南人執政視為洪水猛獸。

台灣閩南化出於自然因素

  面對閩南人挾人數的優勢,將閩南化等同台灣化的一事上,許信良強調,客家是處於社會劣勢,所以民進黨對少數族群的政策只是反映出閩南的優勢,但會擔心害怕的應該只有外省族群。「這是因為外省人曾經有特權,他們會感到威脅,但是客家人從來沒有特權。」他樂觀的認為,客家人不會因為閩南人執政,閩南化台灣而心存不滿,換言之,許信良不願因客家人的少數而指責福佬的沙文,他選擇將一切歸咎於自然因素。

  許信良認為,多年來不同政黨執政時,並未出現打壓族群現象。他指出,早期國民黨威權統治執政時,雖然在政治上壓迫台灣本土人,但是人數少的外省人並沒有排斥其他族群,除了因為外省人並非一個族群,但即使在大中國主義下,國民黨仍然不是以打壓不同族群為目的。但在他的信念中,卻認為台獨論可能對族群關係產生威脅。許信良說,台獨的基本教義派自認為是台灣主義﹒而且以閩南文化等同台灣,這可能會威脅到其他族群,儘管支持台獨的人也有客家人,但是他認為,台獨就是把閩南人當成台灣人的唯一,許信良情緒高昂地說,台獨主義者才是族群主義者。許信良的一番見解,或許值得各界屏除政治意識形態,加以省思。

記者 王雅涵
    大三生,就讀交大傳科系, 家境普通,一父一母一兄。 好久沒有進行採訪的練習讓 我很緊張接下來的作業,但 是逃避不是解決的辦法,越 王勾踐的典範讓我有動力優 雅的結束這學期,然後前往 涵碧樓玩好好的犒賞自己。  
記者 王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