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只為自己 要活得淋漓盡致

只為自己 要活得淋漓盡致

陳俐吟  2009/05/14

  午後的陽光,暖暖地灑落在街道上,少了觀光客,少了喧鬧,湖口老街顯得安靜而沉著。「百年歲月」這家客家餐館,就座落於老街中,古樸的店面,透露著店主獨特的藝術家氣息。陳文棪是「百年歲月」的老闆,也是土生土長的湖口人。現年五十八歲的他,有爽朗的笑容和有神卻和藹的眼神。


店主陳文棪與他最喜愛的角落合影。(攝影/陳俐吟)

五個二十年各有規畫

  談起自己的生命歷程,陳文棪喝了口茶,緩緩地說:「我把自己的生命,分成五個二十年。第一個三十年,用來成長、求學﹔第三個二十年嘛,為了錢﹔第三個三十年呢?是為了往事業上有點成就﹔第四個二十年,就投入在自己的興趣囉!」那麼,最後一個二十年呢? 陳文棪笑著說:「能有四個就不錯囉,有幸有第五個的話,就隨意地過吧!」這是陳文棪,一個對生活有想法卻又隨性的客家人。

  陳文棪截至目前為止的生命歷程,都跟人們所認知的傳統客家人很不一樣,從小在湖口鄉下長大的他,高中畢業後聽從父親的意見,進入台北工專〈現台北科技大學〉的汽車修護科就讀,並在二十五載時進入國產汽車工作。說到這份工作,陳文棪很是驕傲地說:「我在兩年內設把該考的證照都考了,除了一個技工證照以外,沒辦法我就是不會修汽車嘛!但是我想了一個好辦法,既然我考不到技工證照,那我就去考管技工的證照!」由於對自己的要求,陳文棪升遷得非常快,一路升到了廠長。或許這份工作很令人羨幕,但陳文棪對自己的期許不僅止於此,他想在這份工作外經營另一樁事業。

  幾經思量後,在民國七十一年,他三十歲時,陳文棪決定設立一家影像傳播公司,起因於他對照相的熱愛。「在民國五十四年,我才十四歲時,我就買了第一台相機,那個價錢我都還記得,是三百四十塊。可是那時候啊,有錢買相機,沒錢買底片;有錢買底片,沒錢洗相片。」說起這段往事,陳文棪的眼中閃著熠熠光芒。這份因興趣而起的工作,經營的有聲有色,直到目前為止都持續營業著,帶給他另一份收入。

只是知道自己要什麼

  而在四十歲時,陳文棪又開始對木頭產生興趣,便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研讀相關書籍,他認為台灣是林木的寶庫,應該要物盡其用,便在四十八歲將足跡踏向設計規劃的領域,不僅研究木材的利用與設計,也研究復古空間藝術。「我一直覺得老舊的東西很美,不用多做些什麼,他就好像在說他的故事。」秉持著這樣的想法,陳文棪投入設計至今。五十歲時,他退休了,完完全全地,將此後的生命奉獻給他的興趣。

  對自己客家人的身分,陳文棪並不覺得帶給了他什麼影響,甚至也不覺得自己比他人刻苦耐勞,「我只是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而且去做,就這樣而已。」對於客家文化的傳承,他 也抱持著一種順其自然的態度,「時代會告訴你應該做些什麼。」陳文棪用他自己的角度去看待客家文化,看待現代社會。

一場災難改變人生觀

  「我現在說的很多東西你一定不會同意,你還年輕嘛!可是我不一樣,我有我的感觸跟體會。」陳文棪如是說。十幾年前,他曾經贊助一個有心的年輕人在五峰鄉大霸尖山的山腳下開了間咖啡店,店內的空間設計全由他一手包辦,在咖啡店的營運漸漸上軌道時,卻遇上風災造成走山,整間店全毀。這件事讓陳文棪賠上了當時的大半積蓄,也對他的人生觀造成極大影響。對他來說,有形的東西不再那麼重要,反而是那些無形的、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在經歷過這些風風雨雨後更顯得彌足珍貴。因此他不僅把朋友看得很重要,也四處結交新朋友,對陳文棪來說,與他人談天和分享生活是充滿樂趣的。

  對未來,陳文梭並沒有什麼野心,只想繼續發展自己的興趣,蓋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到處走走看看,結交朋友。「我想把生命活得淋漓盡致,只為自己,不是為別人。」他看著遠方,意味深長地為自己的人生觀,下了最好的註解。


店內的擺設充滿懷舊風情。(攝影/陳俐吟)

老陳的店 只是交朋友地方

  「百年歲月」這間店,因它古意盎然的佈置、八腳床、以及用磚瓦團成的魚池,讓每個初次進入的人都睜大雙眼。這些,都是店主陳文棪先生一手打造的。

  若陳文棪不提起,很少人會知道這間店原本是間廢棄的工廠,只有地上依稀可見的油漆痕跡透露出一點訊息。當時陳文棪買下這問廢棄廠房,主要是為了研究木材設計,交遊廣闊的他,時常有朋友前來拜訪,用餐時間自然得煮一桌好菜與朋友共事,但時問一就,陳文棪漸漸發現這樣不僅使自己入不敷出,朋友也吃的心不安理不得,於是興起開一家餐館的想法。

  餐館該往什麼方向經營?買些什麼?這些後來陳文棪通通都交給太太黃瑞玉決定,只堅持店內的布置要由他包辮,他想親手打造一個復古空間,而這個夢想,也如願實現了。開幕之說,通常是朋友三三兩兩地前來光顧,後來也時常呼朋引伴,一同在店裡聚會談天,對陳文棪來說,這就是他想要的。

  但在百年歲月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不能喝酒」,陳文棪認為酒後容易遭成喧鬧,「我私心地覺得,會走進這問店的人,都是帶著些人文氣息的,而且我也不能忍受吵難的環境。」所以在店哩,看不見酒的存在,若真的心癢難耐,陳文棪也特地舉備了一間小小的隔間給老朋友小酌,但僅以一杯為限。「他們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要是不聽話的話,老陳會生氣的。」談起這間隔間,陳文棪不由得哈哈大笑。

  看著店裡的佈置,彷彿時光倒轉了數十年,店內一隅擺放了一張桌子,桌上的檯燈、成語辭典和唱片織成一張屬於歲月的網,陳文棪在有限的空間中呈現了他的設計,「我喜歡變,大概每兩三年我說會把佈置重弄一次,所以客人隔個幾年都還是會來這邊看一看。」環顧四周,陳文棪對復古空間有無數個等待付諸實行的點子。

  關於這家店的未來,陳文棪並沒有太多想法,「反正本來就是在機緣下開了這家店,那就順其自然吧!」百年歲月對他來說,並不是事業,而是一個交朋友的媒介,和客人聊天,讓他的生活增添了許多樂趣。「賺不賺錢對我來說真的沒那麼重要,我也有點年紀了,只想做我想傲的事,這樣而已。」因為這樣的態度,兒子是否願意接手這間店陳文棪並不多加干涉,「他想接就給他吧,不想的話就收起來囉!」陳文棪認為人總會老,總不能事事都放不下,所以他決定要將剩下的時間留給興趣,「我還有太多想做的事,開餐廳,不是我的興趣。」也許這家店哪天會就這樣收了起來,但對陳文棪來說,這是他這段時間以來的足跡,而他的腳步,未曾停下。

記者 陳俐吟
      相信人生的圓滿與不圓滿 所以才義無反顧的來到這裡 你好:-) 我是陳俐吟
記者 陳俐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