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世界很大 何必拘泥客家

世界很大 何必拘泥客家

潘珮瑄  2009/05/14

  「我媽以身為客家人為傲喔」,何春玲的女兒這麼說著。

  何春玲的外表亮眼,舉止優雅,散發著精明的氣質,是走在時代尖端的都會新女性,但骨子裡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客家女人,「我們家是個標準的客家家庭,連我的嫂嫂及弟妹也都是客家人呢。」何春玲說著。

  小時候,何春玲住在新竹芎林鄉,後來到苗栗唸專科,在爸爸的安排下學醫,念的是當時非常冷門的復健科,也就是現在所說物理治療,「爸爸的想法十分先進,能夠洞悉未來,所以當時讓我去念尚未興盛,沒什麼女孩子念的醫科,希望我可以獨立生活。」提起爸爸當時的遠見,何春玲感到十分珍惜。

勇於挑戰從醫科轉代書

  後來她到台北的醫院工作,認識了現在的老公,二十二歲時她決定結婚,同時放棄在醫院的工作,「當時因為婆婆的要求,我必須幫忙家族事業,所以我白天上班,晚上還要去學校進修法律,畢竟代書這領域是我從沒接觸過的。」問到當時自己的取捨與爸爸的惋惜,何春玲笑了笑,「只要我覺得合理,就可以接受,沒什麼好計較的,更何況我們客家人就是勇於接受挑戰、不怕吃苦」,客家人的隨和與適應力在她的笑容中一覽無遺。

  後來何春玲與先生一同接掌了家族企業,充分發揮了客家人的韌性與鬥志,她不僅是先生稱職的左右手,還試圖改變被傳統觀念束縛的家族企業,為公司注入新氣象。她將作業程序電腦化,也說服老公實施週休二日,給自己的家庭和員工一些休閒的機會,「誰說客家人一定很保守?保守是可以有很多面的,我就是腦筋轉得很快的客家人!」何春玲自信地說著。而在面對客戶時,細心的何春玲總會注意客戶的身分證字號開頭與姓氏,當發現對方有可能是客家人時,何春玲就會大方的向對方坦承自己是客家人,「那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是很親切的,更可以拉近彼此的距離」,對於離開家鄉到台北打拼的何春玲來說,可以在異鄉遇見客家人,感覺真的很美好。


自信亮麗的何春玲,沒有一般客家女人的保守形象。(攝影/潘佩瑄)

專業家庭兼顧還有社交

  事業經營成功的同時,何春玲也從未忽略自己的家庭。如同一般的客家人,她的家庭觀念十分強烈,「爸爸媽媽對我的影響很大,做人處事的方法大都是他們教我的。」可是何春玲也強調自己的家雖然是標準的客家家庭,卻沒有任何觀念老舊的問題,「也許是因為爸爸媽媽都會主動吸收資訊,讓自已的想法保持新穎」,而這也讓何春玲在經營自己的家庭時,與爸爸媽媽一樣,只要秉持「孩子方向不能走偏」的大原則就好,其餘的,就讓孩子自由去揮灑。

  提到客家女人總是帶給社會大眾勤餘持家的形象時,何春玲覺得,客家女人真的有些女紅的天份與堅毅的個性,也難怪大家都說娶客家女人很幸福。何春玲回憶小時候,爸爸也會要求她一定得進廚房,至於自己的兄弟就不必幫忙做家事。她曾經因此感到不平衡,但在長大後,何春玲卻十分感謝當時父親的堅持,「在面對公婆時,因為我什麼家事都會做,婆婆自然不會說話」,所以現在她也要求自己的女見要學會作家事以及女紅,「你可以不必包辦全家的事,但只要你會做,就不怕會辛苦」,何春玲覺得這道理受用終身。

  同時,何春玲也給自己自由的空間﹔她認為一個家庭裡,母親不能總是擔任犧牲奉獻的角色,「家裡的事要靠大家分工合作,不能總放在一個人身上」,拋棄了客家女性的傳統束縛,何春玲不僅去學插花,有時候更會與三五好友唱KTV讓適度的社交活動釋放自己平日的疲憊,「我也有朋友是典型的客家女人,總是為了家庭奔渡勞累,但只要她們能夠忍耐,我也不會特別勸阻,畢竟低調不愛爭本來就是客家人的特性。」

何藍麥三姓氏同一血緣

  由於家人大都留在新竹竹東,每逢過節或是假日,何春玲一家人總會回新竹相聚,面對一家子的客家人,何春玲笑著說,「當下我老公及兩個女兒就變外國人了」,親戚們更時常開玩笑說他們一家人是三個客家人嫁給一個台灣人,生了兩個外省人」,藉此揶揄就只有他們聽不懂也不會說客家話的情況。

  「但是現在時代真的變了,老年人反而顧意學國語配合我們,所以每次回去,我們家就成了雙聲帶。」問及對於客語的保存,何春玲表示,自己的哥哥與弟弟都會教自己的小孩說客語,但那是因為他們定居在新竹,對她來說,自已的小孩住在台北,接觸客語的機會不多,「環境決定語言,用不到的語言怎麼能強迫孩子學習,如果教她客語但她的周遭都在說國語,這樣就很無力了」對於事情總是有自己的看法的何春玲這樣說著。

  每年掃墓,就是何家的大活動,全家族的人都會在此時相聚,而家中比較年長的長輩就會趁機說起家族的歷史,「還記得他們會說,以前在戰亂時,何、藍、麥這三個姓氏的人原本都是來自同一個血緣,但在逃難時卻分散了,後來其中一批人來到了河邊,就決定我們姓何,另外兩支則分別姓藍與麥。」何春玲又說,隨著時代的進步,很多的客家傳統習俗現在已經很難在家中出現,頂多就是會炒一些客家的家常菜,但每次聽著長輩們講古,還是可以深對感覺大家身上留著相同的客家血液,而何春玲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多知道客家文化,但不需要強制她們深入了解,「畢竟這個世界很大,懂的東西越多越好,不必拘泥於客家」,因此何春玲總是讓兩個女見朝自己的興趣發展,放膽嘗試自己想做的。


何春玲與先生結婚將近二十年,甜蜜依舊。(相片提供/蔡欣倫)

熱血心聲 別用血源來拉選票

  身為客家人的一員,何春玲說,與其說引以為傲,不如說客家身分至今未曾讓她引以為恥,「大家都覺得客家人是弱勢族群,但其實我們只是不喜歡出頭,也不會衝動行事,總是默默地在社會上出力」,至於勤儉的形象,何春玲則覺得勤儉是因為知道凡事得來不易,所以客家人在理財方面也總是小心翼翼,但她也提到,勤儉也要有一定的分寸,如果勤儉過度成了小氣就不應該﹒何春玲贊同客家人真的十分團結,凝聚力相當高,但她過去曾有參加客家人組織卻不愉快的經驗,「當時參加幾次聚會後就發現,談話內容總是與政治有掛勾,集會時間也總是與選舉時間雷同」,於是她便決定退出,「如果利用大家共同的血緣來拉選票,就真的失去意義了」,她的語氣間透露著失望。

  現在的何春玲沒有參加任何客家人的組織,反而加入社會服務團體,每月進行兩次以上的社會服務,除了可以增廣見間,結交不同領域的朋友外,她也希望可以在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內多做公益。似乎是那份捨得付出、捐助的心情,讓何春玲的人生有了不同的意義。何春玲表示,她從未忘記自己的客家身分,未來也想要接觸客家丈化委員會,或是參加客語認證考試。

  最後說到客家身分帶來的影響時,何春玲覺得,她的一生十分順遂,或許也真的與客家人樂天知命的天性有關。至於她的處世態度,「任何事只要合理,我就會接受,但不合理我就會據理力爭,我會堅持自己覺得對的事」。當她被問到客家人都是這麼固執嗎?「我們是擇善固執!」何春玲微笑卻語氣堅定地補充著。

記者 潘珮瑄
標準獅子座 很理性也很感性,愛工作也愛玩樂 青春的路很長,就保持這個節奏剛剛好 因為我是無敵潘珮瑄:)
記者 潘珮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