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相夫教子拚專業 有家萬事足

相夫教子拚專業 有家萬事足

陳雅甄  2009/05/14

  「嘿,你們今天回來看老師啊?現在在讀哪裡呢?過得還可以吧?」她用著像是一多年不見的老朋友問候的語氣,向來店裡吃飯的一群學生打招呼,令人驚訝的是,那群學生竟然也很自然地回應她,毫不保留就談起日常生活中發生的瑣事,對話中完全感受不出雙方有年齡上的差距。和顧客們如此「搏感情」的她,就是徐珮瑩。

    徐珮瑩是一家位於永和小吃店的老闆娘,在家中排行老四,個性純模、內斂的她與丈夫兩人都擁有客家的血統,可以說是血統非常「純正」的客家人。今年五十歲的徐珮瑩,與從事服飾業的丈夫共同擁有一對兒女,兒子目前是大四生,女見則是現就讀大一的新鮮人。

兩姐妹共同經營小吃店

  徐珮瑩成長於早期傳統的農業社會,由於家裡務農,所以在徐珮瑩小時候的記憶中,父母經常在田裡奔波,大部分時聞都花在耕作上,並沒有太多機會去教育子女,教導他們努力念書,或是培養自己專長等觀念。徐珮瑩表示,其實在她年輕時,曾有過當護士的夢想, 只是當時的自己並沒有好好地規劃,所以也就不了了之,說到這裡,徐珮瑩靦腆地笑了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啊說自己沒有好好用功讀書啦,只是想想而已……」

  接著徐珮瑩又說:「其實自己有時會覺得有點後悔,為什麼當時沒能多做一點事幫忙自己還有家裡。」以前的自己,總是想著將來要找個好老公嫁,生幾個小孩,在家相夫教子,徐珮瑩認為這可能是因為受到傳統農業社會與父母的觀念關係,雖然他們並沒有刻意灌輸這個想法,但是在潛移默化之下,便會自然而然地受到影響,以之為榜樣,她先是微微笑,然後說道:「家庭的影響力可是很大的。」

  平常日時,小吃店從早上九點開始營業至將近晚上九點半才結束,週六則是到下午兩點,只有星期日才能稍事休息。從營業時間便可感受得到,要經營一家小吃店並不是想像中的輕鬆,必須投注許多心力和時間。她的大姐徐芝禾,也是這家店的老闆娘,小吃店就是由兩姐妹共同經營的事業。


徐珮瑩(圖右)與女兒陳秀玲(圖左)的合影,照片中可以看出母女兩人深厚的感情。(攝影/陳雅甄)

時代改變內心還是傳統

  「在以前,傳統的客家女性的確都是在家相夫教子的,不然就到田裡幫忙,」徐珮瑩說道:「哪像現在啊,社會慢慢變遷,為了經濟,不得已要自己出來創業……」徐珮瑩說明,她們這一代的客家女性,因為時代改變,經濟負擔越來越重,為維持家計,變成了夫妻倆都得出外打拼,領兩份薪水,這是與傳統的客家婦女不太一樣的地方。

  但兩個女老闆也不是因此就為自己加上「新女性」的稱號,徐芝禾說:「其實我們內心還是很傳統的啦。」她一邊說著話,一邊就拿起桌上的菜瓜布,蹲在地上便認真地刷起地板來了,「呵呵,妳看妳看,這就是客家婦女啦,連地板都要這樣刷。」徐珮瑩指著正在刷地的大姐,有點開玩笑地說著,此刻,兩姐妹都笑得很開心,店裡充滿著歡樂的笑聲。

  談起丈夫,徐珮瑩表示.「孩子的爸爸也很辛苦啊,也是每天工作到很晚。」她認為一個家庭能否順利地運作,夫妻兩人間的配合是很重要的,而經濟還是他們最主要的壓力。她說道:「他啊,以前他可是很大男人主義的呢。」據徐珮瑩描述,丈夫是傳統的客家大男人,認為女主內、男主外是理所當然的事,只不過隨著時代變遷,生活方式漸漸改變,為了維持家計,夫妻倆人都得工作。「現在我先生比較好了啦,家裡的事都會主動幫忙做。」徐珮瑩笑著說道,對於丈夫的體貼顯得很開心。

家族定期聚會聯絡感情

  不過,幾乎一整天都待在店裡工作的徐珮瑩,要如何扮演好女兒、媳婦、母親,以及太太的多重角色呢?她說道,自己會盡量把家人都安頓好再出門工作,如果抽不出時間的話,就讓自己少睡一點,她並不覺得會因為工作闌係,而疏忽了家人。「其實,家裡的瑣事,我的小孩,尤其是女兒秀羚,都會很貼心地幫我做好,他們都很乖。」徐珮瑩滿臉幸福地說著。她也談到,每到假日,家族內部就會有定期的家庭聚會,大家聚在一起連絡彼此的感情。徐珮瑩興奮地說著:「每次出去玩都是一脫拉庫的人呢!和大家一起的感覺真的很好!」她覺得,家人對自己而言是最重要的,自己的付出都是為了他們,因此,她非常看重與親人間的關係聯繫。

  當談到身為客家女性所擁有的特質,徐珮瑩說:「就很節儉啊,當時跟著我嫁過來的傢俱到現在都還在用呢!都捨不得換新的。」她又舉例,吃飯時她都規定家人絕對不能將飯菜剩下,因為她覺得凡事都要惜福,就算真的吃不完,明天還可以裝進丈夫及女兒的便當,說到這時,正在店裡幫忙的女兒忍不住吐槽母親.「對呀,每次我和爸爸都在吃剩飯粥。」不過女兒接著又笑著說:「但還是媽媽煮的菜好吃啦,都吃不膩。」女兒搭上母親的肩,有點撒嬌地說薯,語調輕鬆,母女的相處方式就像好朋友一樣。

  徐珮瑩其實是典型的客家婦女,其刻苦耐勞、又不太向人訴苦的性質,在徐珮瑩的身上可以清楚看到。徐珮瑩表示她本身是個內斂的人,不容易將情緒表現出來,就算在外面做得很累,或是受到委屈,她也不會表遷出來讓人知道。被鬧到難道壓力不會很大嗎?又是如何支撐下去的?徐珮瑩只是微笑,看了看身旁的大姐和女兒,若有所思,之後緩緩地說:「壓力是很大,但是,只要一回到家,就會輕鬆很多。」徐珮瑩露出慈祥的表情說道:「家是我的避風港。」她的語氣是如此堅定。


現就讀大一法律系的陳秀玲,只要一有空堂時間就會到店裡幫忙。(攝影/陳雅甄)

對於子女教育 希望他們守本分有道德

  徐珮瑩及丈夫都是道地的客家人,但夫妻倆平時並沒有特別教導孩子說客家話,徐珮瑩表示.「我覺得順其自然啦,傳承客家文化這樣沉重的東西,我們不太會去強迫小孩吸收。」她也提到,其實夫妻倆在家不太常用客語溝通的,反而是用閩南語或是國語,會用客家語言的時候,大多是跟自己的兄弟姐妹、父母親或是親戚才會使用。

  而徐珮瑩的女兒陳秀玲也表達了自己的意見:「我多少會聽懂一些也還會說一點,我覺得不用特意去學啦,自然而然就會熟悉了。」陳秀玲還提及了一些店裡發生的趣事,由於顧客大都聽不懂客家話,所以如果遇到很煩的客人,老闆娘們就會用客家話向彼此抱怨。徐珮瑩說:「雖然情況是這樣,但是有時還是會遇到也會講客家話的客人啊,那時的場面就尷尬了。」徐氏姐妹互相看了看,兩人會心一笑。

  至於子女的教育方面,徐珮瑩認為身教的意義是大於言教的,她非常樂意提供子女學習的機會,讓他們多吸收一些經驗。另外,徐珮瑩相當看重道德觀念的教導,她強調:「我覺得道德真的很重要,我希望我的小孩是個有道德心的人。」她期許孩子們都能夠自我規範,守好自己的本分,並且也希望他們能有良好的家庭觀念。

  徐珮瑩也私底下表示,其實丈夫希望兒子在將來出社會後,能夠承擔家中一部份的經濟負擔,其目的是希望兒子多少能繼承家庭的一些責任,對於日後要往哪發展他並不會有太大的規定,而兒子也爽快答應了。徐珮瑩說:「我想,他也了解父母的辛苦啦,所以很快就接受了他爸爸的提議。而且也讓他有些責任感。」另一女兒陳秀玲則是就讀法律系,且對於法律頗有興趣也很有心得,徐珮瑩認為應讓小孩順其發展,並不會限定子女一定要符合他們預先的期望,她表示,身為父母,就是要為下一代著想,支持孩子們的夢想,全心全意地陪伴他們。

記者 陳雅甄
  嗨嗨,大家好 轉眼間也已經來到了大三,邁向水深火熱燃燒生命的階段 採訪寫作不是興趣 不過每當完成一則報導時卻又有著那麼一點愉悅感 這種複雜矛盾的心情應該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希望有所成長 希望找到目標 緊緊抓住然後前進。   麻煩退散! 輕鬆簡單就好。  
記者 陳雅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