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彩繪背後有生機 軟橋自然軟實力

彩繪背後有生機 軟橋自然軟實力

余念竹  2013/06/01

     車子緩緩駛上南清公路,不久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低矮的平原,上頭隱約看見分成數塊、黃黃綠綠的蔬果園子。畫面裡有果園有稻田有水圳,遠處農夫在燒稻草堆,白煙裊裊升起。

美麗彩虹村  水清土壤肥

  這裡不是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這裡是竹東鎮軟橋社區,近年有個綽號叫「隱藏版彩虹村」,因為它美麗的社區彩繪吸引了不少遊客前來拍照。然而多數人不知道軟橋社區一直以來都致力推動的社區產業—有機生態。邱寶磚,竹東鎮軟橋社區發展協會的連絡人驕傲地說:「近年,我們開始努力推動有機,還有環境綠化、環境保護等工作。」

      軟橋社區其實是有很好的條件發展有機農業的。首先,村子座落在山裡的沖積扇中,本著良好清新的空氣和來自上游上坪溪的溪水,因為上游沿岸沒有工廠,造就了清澈的水質,最後還有沖積扇的沃壤。此外,人丁稀少的社區也有利於生機產業在觀念上的推動。

      二戰時期的軟橋社區普遍使用化學農藥來提高產量,雜草和菜蟲在短時間內真的明顯減少,但隨著時間,殺蟲效果又漸漸地減弱了,蟲的數量甚至比以前更多,雜草再次重生,農民只好再使用強度更高的化學藥劑,如此一來,只是加速惡性循環。

  民國八十六年開始,經農會的溝通輔導,社區開始發展有機農業。邱寶磚說當初一開始要發展有機農業的時候先向居民詢問,居民馬上願意配合讓他感到又驚又喜,最後沒有人反對,「一致通過!」居民選擇從稻米開始,因為稻米不會像一般蔬菜水果那樣有明顯的外觀瑕疵,但凡事剛起步總不是說得到就做得到,當時害蟲很多,想不用除蟲劑種東西,那還得再多想想辦法。


農田:一塊一塊日治時期就劃分得工工整整的稻田,輪種著稻米和蔬果(余念竹/攝)

用煤油除蟲  跪地拔雜草

    「剛開始我們都用煤油來除蟲」,已經高齡八十二歲、身體依舊硬朗的農夫彭曾村表示。他說一開始都得靠自己跪著去拔雜草,但是有些地方地勢高低不平,水一灌溉下去,地勢較低的草和作物就被淹死了,但地勢較高的雜草卻淹不到,越長越多,最後吸走了作物的養分。

     但是漸漸地,雜草終於越拔越少,而稻米的品種也從品質較差的「台梗九號」一直種到了「桃園三號」,也就是俗稱的香米,年產量也從六千斤一直提升到九千斤了。彭曾村說,在還沒開始發展有機產業前,都要一次種好幾種米,然後一斤才賣十幾塊錢,但現在發展的有機農業改善了當地的土壤和環境品質,種出來的米更健康,價錢更是翻了一倍。

  現在的農地耕作採輪作制度,一年種了兩期稻米,並穿插種一些蔬菜水果,有些農地也開始多元化發展,搭起網室。和密不透風的溫室不同,網室能讓雨水和空氣流入,減去了裝設風扇的成本且更容易搭建。裡面種起了青江菜、蘿蔔、芥藍等等。

有機上軌道  生態回來了

  「農民適應的狀況都還挺良好的,大家都漸漸上軌道,一起經營行銷的也都還不錯。」邱寶磚說重點是社區的生態回來了,「溪水又清澈了,一開始最先出現青蛙,然後是蛇,水裡有泥鰍和鱔魚,整個生態的金字塔已經漸漸成形,前一陣子,金字塔頂端的蒼鷹也出現了。然後我們夏天也出現了許多螢火蟲可以觀賞。」

  軟橋社區發展有機,一大重點便是增進農民與土地間的情感,而不再只是為了觀光,發展的目的是為了讓大地休養生息和連繫當地居民感情。雖然近年來開放了觀光步道,還有當地導覽和開放式的稻田供遊客體驗,但是社區居民卻還是不希望這種觀光消費的模式破壞了好不容易回復的生態,希望遊客能在消費的同時也能多為地球著想。

  未來,當地居民希望遊客來軟橋社區路除了欣賞絢麗繽紛的社區彩繪外,更可以體驗到這裡慢活的步調,也多了解有機農業,多一份愛護環境的共識。考量到社區有許多高齡農夫。協會計畫打造一個上班族的菜園,提供給住在市區的居民一個空間,閒瑕時能夠來這裡放鬆心情,欣賞一下這裡的好山好水,暫時拋卻一切煩憂,並體驗種種蔬菜的樂趣。

與自然共存  健康又開心

  從過去那個必須一直使用高強度農藥到現在可以不灑半滴農藥,軟橋社區經歷的改變是可以被大家看見的。問起對現在的成果滿不滿意,彭曾村笑得合不攏嘴,邱寶磚則是露出欣慰的神情。

    「雖然剛開始大家甚麼都不了解,種的很辛苦,邊種邊學慢慢摸索,但是最後我們真的做到了人和大自然共存」,邱寶磚感性的說。他強調,這個社區多數是高齡的老人,但每個人都很滿足、很開心、很健康,這樣其實已經夠了。以後他最希望的不是產業發展績效有多高,而是社區永續發展,能夠繼續看到蒼鷹在天上飛翔,溪流繼續清澈,這裡繼續著那種慢步調的愜意生活。


田裡的稻穗子一粒粒皆圓滾飽滿地垂了下來。(余念竹/攝)

軟橋社區(新竹縣竹東鎮)

     「軟橋」一名源自於古時候漢人在此地開墾時,因上游上坪溪常溪水暴漲,便以黃藤搭橋橫渡溪水,走在上面搖搖晃晃,故得名。軟橋社區坐落在一大片沖積扇上頭,是一個人口不到五百人的客家小聚落,大部分的人口已偏高齡。社區除了持續推動有機產業,近年因社區彩繪而多了個「隱藏版彩虹村」的稱號。

記者 余念竹
我是竹竹,住在台中六年,台北十四年的女孩 骨子裏應該就是很原始的喔巴桑魂 有時候無可救藥的強迫症 我想要慢慢的在喧囂理學會安靜,學會等待 學會看見自己跟周圍的美好:)  
記者 余念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