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謝其煚 用鏡頭為客家寫歷史

謝其煚 用鏡頭為客家寫歷史

楊哲維  2012/05/14

    在一大片的水田中,有一座像小島般嵌著的,用泥土做基、再覆上石頭和水泥的休憩處,上頭一棵大樹穩固了地基,大樹旁則很自然地佇立了一小間伯公廟。水泥地上堆著竹編菜籃、竹簍,裡面則裝著熱騰騰的點心。六位農夫或站或坐,手裡拿著碗筷,有人低頭,也有人凝視著前方,似乎都在想著等會兒的工作。這是謝其煚最喜歡的個人作品之一,雖然是以黑白來詮釋,卻可以感受到隱約、內斂的燦爛。

    謝其煚,民國廿三年出生於苗栗縣銅鑼鄉芎蕉灣鄉下。苗栗農校(現為國立苗栗農工)畢業後服務於苗栗縣政府的林務單位。民國四十七、八年開始,謝其煚和四個同班同學,用微薄的薪水集資合買了一台相機,不過那時候只是玩玩,沒有很正式並深入去拍,直到後來擁有了自己的相機,並用交換的方式換來了更專業更高級的相機,才真正和攝影結下了不解之緣。


謝其煚娓娓道來他玩攝影的心得。(彭維光/攝)  

記錄女兒成長 相簿當嫁妝

    在剛開始攝影生涯後,謝其煚的第一個攝影題材是自己的孩子。那時他認識一位留日的林學博士,告訴他日本人在生了女兒之後會在庭院種一棵梧桐,等到女孩子要出嫁的時候就把它砍下來,做成一些家具給女兒當作嫁妝。他靈機一動,既然家裡沒有辦法種樹,就把女兒的成長經歷用相機記錄下來,等她們出嫁的時候,就送給她們一本相簿當作嫁妝。這些相簿對女兒來說是很好的回憶,現在回想起來,他覺得當初真的是做對了。

    早期苗栗攝影風氣並不盛行,遑論有地域性的攝影協會或組織,才剛進入攝影圈的謝其煚為了讓自己的攝影技術日益精進,就加入了台北市攝影學會以及中國攝影學會,並積極地參與會內的活動。當時有一個名為「打沙龍」的攝影比賽,參賽者每個月交四張照片,經過評審變成點數,累積一年下來如果有通過門檻就可以獲得榮銜。謝其煚順利拿到了榮銜,也更確定自己想走的路。

   然而畢竟是攝影新手,總會遇到挫折。一開始參加比賽,謝其煚總是認為自己拍的東西很好,沒有入選就會很不解。之後他就去台北看公開評審,儘管路途遙遠,但看了幾次以後,他漸漸心服口服,因為別人的作品真的有理由入選。在這之後,謝其煚信任評審,並督促自己要非常努力去拍。

農家忠實夥伴 最愛拍耕牛

    在眾多的攝影題材中,謝其煚最喜愛拍牛,他的第一本個人攝影集就名為《台灣牛》。回憶起一次拍牛的經驗,謝其煚說他是騎著摩托車到鄉下四處尋找牛的蹤跡,經過附近農家的指點,終於在一片由相思樹林後方發現一、兩百頭的水牛。回憶到此,他逗趣地說,第一次在路上看到牛糞,「比看到錢還要開心。」

    這是謝其煚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拍攝經驗,展現了他對牛的一份特殊情感。出身農家的謝其煚很清楚牛的貢獻,因為比較粗重的農事都得依靠牛的幫忙才能完成,而他在小學的時候,一回到家就要割草給牛吃,長期下來也累積了一段很深的感情。此外,他人的鼓勵也是他堅持拍牛的主要動力,而這位貴人就是曾擔任台北市攝影學會理事長張敬德。

    有一年台北市攝影學會辦了一個以牛為專題的攝影比賽,謝其煚榮獲了金牌獎,張敬德看到他的作品後,就鼓勵他以牛作為拍照的主題。受到前輩的激勵,謝其煚就更用心去拍牛,不過他拍牛是有原則的,就是只拍台灣的水牛及赤牛,而不拍國外進口的乳牛。就是因為這份擇善固執的倔強,讓台灣獨有的農家意象,即刻苦耐勞、憨直樸實的耕牛精神,透過影像被保存了下來。


抱著相機的謝其煚說,這是他的老戰友。(楊哲維/攝)

創辦攝影學會 推黑白攝影

    除了拍牛外,謝其煚作品的另一個特色是黑白攝影。說起黑白攝影,苗栗在台灣仍佔有一席之地,有很大的部分還是要歸功於謝其煚。苗栗原是攝影的沙漠,有一次謝其煚和幾個同好到明德水庫拍人體模特兒,一群人在竹筏上討論這個問題,並推舉謝其煚去籌辦一個屬於苗栗的攝影組織,於是苗栗縣攝影學會就在一九七五年誕生了,謝其煚也擔任了六年的總幹事,帶動苗栗的攝影風氣。

    謝其煚認為黑白攝影看起來比較有內涵,因此執著於拍攝黑白照片。不過他也補充,該用彩色表現的還是要用彩色,他舉例說,像他最近出的最新個人攝影集《福菜飄香》,以公館的福菜為主題,也就是大芥菜,因為它是綠色的東西,如果用黑白的表現質感就會看不出來。

    謝其煚一生沈浸於攝影的世界,唯有人生中的一項劇變,讓他暫時放下了相機。一九九〇年,謝其煚的妻子因為癌症辭世,從那之後,他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碰相機,更有封鏡的念頭。對於太太,他有一股虧欠,因為太太總是放縱他去攝影。不過後來他想通了,決定以拍出好作品當作報答,因此更加投入攝影的工作。

    一九九一年,謝其煚把苗栗攝影學會交給年輕一代去經營,自己則和老一輩的同好成立了攝影團隊,名為「硬頸攝影群」,希望能發掘鄉土、民俗、地方特色等題材。取名「硬頸」是承襲客家人傳統「執著堅持」的精神與理念,努力保存鄉土、人文、民情、風俗,為歷史留下珍貴的鏡頭。例如台鐵舊山線快停駛前,他們就一起去拍了一系列的照片,現在那套照片變得很有歷史價值,也實踐了他們最初想要的理念與堅持。


《蒔田吃點心》是謝其煚最喜歡的作品之一。(謝其煚/提供)

客家文化寫真 肩負使命感

  最近幾年,謝其煚花了很多時間和心思在整理他歷年來拍攝的成果,為的就是要出版攝影集。謝其煚至今出版過五本攝影集,下一本也在籌畫中,除了客委會的補助外,其他的資金就是自己吃緊用的退休金。「其實要想靠賣攝影集來撈回本錢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印出來就是一個紀錄,主要是一個歷史,其實我一直認為我拍照是有一種使命感。」他用相當肯定的口吻說出這句話。

  在謝其煚的攝影作品中,常常可以發現客家文化的身影。他認為自己擁有的攝影技術剛好是傳承客家文化的最佳工具,兩者相輔相成、合作無間。他說到:「日本人稱攝影為寫真,把真相忠實地紀錄下來,不加花俏裝扮的才有歷史的意義,所以我認為以攝影記錄客家就等於是寫客家最忠實的歷史。」

記者 楊哲維
楊哲維。 定居地,山海之間的沙鹿, 它位在,南北之間的台中。 血緣界在閩客之間, 家中排行姊弟之間。 各種折衷,確定的是我喜歡旅行、喜歡親近大自然, 也喜歡寫寫東西、看電影。 《喀報》於我而言是個不小的挑戰,但我相信同時也是一個可以找到未來目標的契機, 加油吧!    
記者 楊哲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