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顏志文 傳唱客家新民謠

顏志文 傳唱客家新民謠

彭士捷  2012/05/14

    你能想像糖和鹽可以同時出現在同一道料理中嗎?傳統客家民謠與現代流行音樂竟能如此完美的結合,譜出撼動人心的優美樂曲。這也許令許多音樂創作者望而卻步,但顏志文卻真的做到了。

電影配樂 發現客樂新滋味

    顏志文出生於屏東客家庄,從小便以客語和父母及同輩們溝通,是個土生土長的客家人。從師大美術系畢業後,到美國柏克萊音樂學院深造,主修電吉他及現代編曲,是音樂科班出身。回國之後,一直從事國語主流音樂創作。而只要是流行音樂他幾乎全部都做過,包含流行音樂編曲、電影配樂,甚至廣告音樂等等。像周華健的《我一直做得很認真》、殷正洋的《紅色信帖》以及高金素梅的《背叛風情》,都是他作的曲子。

    顏志文在年輕的時候便不斷地從事音樂創作,而在一九九五年時知名的導演侯孝賢肯定了顏志文的才華,並請他為電影《好男好女》製作配樂。而《好男好女》正是描述一對客家夫婦在抗日時代的故事,因此顏志文便想到加入客家的元素來製作配樂,沒想到卻因此發現了客家傳統音樂與現代流行音樂竟然也能如此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並能製作出如此動聽的旋律,而《好男好女》的配樂也因此廣受好評。

    之後,顏志文陸續投入客家音樂創作,並以客語「攀木蜥蜴」,也就是客家長輩責備調皮小男孩的慣用語為名,在一九九七年成立了「山狗大樂團」。並繼續進行創作及巡迴演出,為客家新音樂注入了更年輕的活力。


顏志文嘗試用電吉他、貝斯及爵士鼓等現代樂器來表達客家傳統。(彭士捷/攝)

現代樂器 展現客家特質

    然而客家傳統民謠與現代流行音樂最大的不同到底是什麼呢?顏志文認為,民謠是產生自老百姓的生活,而語言和語調的不同,會造成不同族群間的民謠在旋律上有絕對性的差異。另外,各族群在生活環境上的差異也會影響音樂性質。客家人過去普遍都是住在山區或丘陵地帶,因為空氣稀薄以及分處不同山頭的關係,聲音必須要傳遞得夠遠,因此客家民謠的音調都會比較高亢。

    顏志文強調,任何不同的音樂都是可以做結合的,但所謂的客家新音樂,關鍵就在於,作曲者能不能夠讓欣賞音樂的人聽出它實際上是有結合客家傳統元素在裡面,甚至於在製作類似電影配樂或廣告音樂等等沒有歌詞的樂曲時,在沒有語言的暗示下,要如何才能夠讓閱聽人分辨出它有客家的特色存在,這才是兩者融合間所遇到的最大問題。而顏志文嘗試用電吉他、貝斯及爵士鼓等現代樂器來表達客家傳統特質,這正是不斷地試驗及揣摩才能夠抓到的感覺,而這也正是顏志文之所以在發現現代歌曲和客家歌曲可以互相結合時會這麼興奮的原因。

    對於顏志文的嘗試,朋友們的反應很兩極,有的人就會覺得他很勇敢,不畏辛苦,敢朝這個方向邁進,另外一些人就會暗示他這麼做是不值得的。但比起這些評價,顏志文認為客家音樂發展最大的阻礙其實是台灣的音樂環境,因為台灣的媒體太過市場導向,以致於聽眾較少的客家音樂根本就沒有受過重視,甚至於「客家」兩個字都已被過度地消費及濫用,很多事情總是被掛上「客家」兩個字,但實際上卻與客家毫不相干。但站在一個創作人的立場,顏志文認為只要他對這種創作有企圖,並且有唱片公司願意投資,那麼能不能從歌手變為歌星,甚至於造成大流行,都不是他的第一考慮。

    所以顏志文全心全意地投入客家新音樂的創作,並連續出了數張專輯,包括《係麼人佇介唱山歌》、《山狗大》及《阿樹哥介雜貨店》,但出到第四張專輯《紙鷂》之後,他開始改變創作走向,在歌曲裡面加入閩南語和原住民語等等。因為他認為,最初發行的幾張客語音樂專輯都只能算做宣示性的行為,就只是想要強調他就是屬於客家人,而這種刻意的強調也只能表示自己是受到不平等看待後所做出的不得已行為,其實族群之間只要平等相待就可以了。顏志文強調,其實歌曲不必分語言,甚至金曲獎也不必將客語獨立成一個類別,只需要用音樂型態來區分就夠了。

    而相較於台灣許多客家人不重視自己的族群文化,曾經受邀到加拿大及美國等歐美國家表演的顏志文表示,在國外,聽眾對於不同的文化反而抱持著尊重跟興趣的想法,尤其是海外的客家移民,對於來自家鄉的東西更是張開雙臂擁抱,根本不需要特別宣揚什麼,幾乎到了照單全收的地步,而這也是令他為台灣感到惋惜的地方。


顏志文於節目《客家新樂園》中自彈自唱。(顏志文/提供)

招募新血 帶領後生重唱

    有感於年輕的客家新一代對於客家傳統文化漸行漸遠,顏志文在二○○八年提出了「後生重唱計畫」,招募許多對客家文化有興趣的年輕學子,並給予專業的音樂訓練,以配合現代樂器演出的方式,組成有別於傳統的重唱組合,並到處巡迴表演,開創客家音樂的全新領域。有趣的是,後生重唱的成員中,並不是全部都是客家人。顏志文表示,既然團隊是以表達客家文化為主,那麼只要他們對客家文化有認同,那麼是不是客家人,根本就不是考慮的重點。

    顏志文對於客家文化的傳揚真可以說是不遺餘力。在將自己的音樂專業傳授給這些年輕學子的同時,更是讓他們更加了解自己的文化,使得這些傳統文化瑰寶,得以延續。套一句顏志文所說的話:「雖然我不會跟人到處宣揚客家文化有多麼了不起,但我以身為客家人為榮。我從沒有懷疑過我的客家血統,因為它是我的源頭。」


顏志文帶領「後生重唱」樂團到台北表演。(顏志文/提供)


顏志文不只有樂團表演,也為電影製作配樂。(顏志文/提供)

記者 彭士捷
Hello各位!我是傳科04級的彭士捷。 興趣是閱讀小說、看電影、打電玩、聽音樂、玩樂團(請大家多多支持神之交大傳科團)。 為人正直,秉持著尊重、包容與友善的處世原則與人相處。 然後就像自我介紹要湊到一百字一樣,希望我在每一篇喀報的撰寫過程中,都能夠更加的文思泉湧,能夠有更豐富的字句以及更深層次的智慧來完善更多作品。 新學期新開始,希望能在喀報學到許多。啾咪^.<
記者 彭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