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鍾振斌 六堆文化的耕耘機

鍾振斌 六堆文化的耕耘機

許祐嘉  2012/05/14

  簡單的白色外套,搭配中年男士常穿的黑色長褲。一副古怪可笑的玩具墨鏡鏡,加上一本偷偷寫上小抄的表演道具。帶著兒子在隆重的客家文藝饗宴現場,帶來精彩的「打嘴鼓」表演,逗得與會嘉賓捧腹大笑。自嘲不正經的他,並不是一個職業表演者,卻是在推廣文化這條道路上,不畏風雨持續打拚許多年的好漢。

  鍾振斌,一九五九年出生於屏東縣,是一位在客家庄土生土長的客家人,說了一口流利的四縣腔客家話。就讀大學時成立「六堆大專青年聯誼會」,並舉辦了「六堆客家民俗藝術研習營」。從此踏上了推廣客家文化的旅途。他於一九八九年創立了《六堆風雲》雜誌社,被喻為「六堆人的麥克風,六堆文化的耕耘機」。後來鍾振斌也投入廣播,在電台擔任主持人或客語新聞主播,透過聲音推廣客家文化。

從雜誌到電台 多方面鼓吹客家

  一棟簡樸的三層樓房屋,褪色而不起眼的招牌,簡單的綠底紅字木質信箱,位於屏東縣長治鄉的這棟建築就是《六堆風雲》雜誌的誕生處。《六堆風雲》雜誌是一九八〇年代後期,風起雲湧客家運動中的時代產物,與北部《客家風雲》雜誌南北相呼應。它累積了豐富的文本資料,是研究南部六堆客家相關事務,包括公共問題、政治、文化、歷史、產業經濟發展的重要參考資料。至今,六堆風雲雜誌也走了近二十幾個年頭了,提起這段經歷,鍾振斌苦笑說,「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吸毒、選舉或辦報、辦雜誌。」

    除非有財團支持,經營雜誌面臨最大的困難就是財務問題,《六堆風雲》雜誌經常遇到這種困境,必須「挖東牆補西牆」,才能維持下去。幸好這一路走來有屏東同鄉的企業界朋友透過廣告長期贊助,一是「萬家香醬油」,另一個就《嬰兒與母親》,另外還有廣告界的名人邱榮光,都常為雜誌伸出援手。不過能支撐鍾振斌辦雜誌的最大動力,就是對客家的感情。


表演中的鍾振斌與兒子「小三」,逗得全場笑聲連連。(許祐嘉/)

與客家文化 日久自然生情

  「我覺得這就是日久生情吧!就像男朋友跟女朋友談感情日久會生情,一樣的我跟客家也是日久生情。」抱著這份深情,鍾振斌也投入廣播電台工作,十八年來「周遊列台」,主持節目與客家鄉親搏感情,目前在高雄廣播電台和高屏溪廣播電台都可以聽得到鍾振斌的聲音。

  電台主持人靠嘴巴吃飯,鍾振斌以「磨菜刀」理論來說明他的主持功力,「菜刀越磨越利啦!」十幾年來的「靠嘴吃飯」,加上到學校教小朋友 ,口說逐漸進步,一次又一次就不怕生疏,能夠得心應手地發揮。另外因為主持節目要蒐集資料,尤其講客家語的單元得蒐集傳統的客家話,才發現原來還有一些傳統客語以前不會講,這些年下來鍾振斌的客語也有長足進步。

  不過鍾振斌說,新聞主播又是另一回事了,比電台困難,一看到新聞稿,馬上要做現場,那是種挑戰,況且新聞稿不是用客語寫的,必須馬上把中文字翻成客家話。在長期訓練之下,鍾振斌漸漸地養成要即時翻譯的功力與敏銳度,所以在政府等單位舉辦的華客語口譯人才培訓班,鍾振斌即成為了熱門搶手的講師。


鍾振斌談到創辦雜誌的歷程,感觸良多。(許祐嘉/攝)

編詩寫劇本 屢獲孩童的心

  除了六堆風雲雜誌與電台工作,鍾振斌也積極投入客語教育。屏東六堆地區一直是客家人的集聚地,但很多客家小朋友都不會使用母語,客語文化也漸漸的流失,因此鍾振斌就透過創作客家童謠、童詩,自己編教材和劇本,發揚「鬥嘴口說藝術」,希望小朋友在輕鬆沒有壓力的情況之下學會客語對話。

    提到童謠,鍾振斌認為一開始就教很生硬的名詞,小朋友可能會覺得索然無味,先唸有趣的童謠,一講到「屁股」、「小弟弟」等詞彙,學生們就很高興,眼睛睜得很大,所以鍾振斌對於創作這些東西並不避諱。他說:「本來就是應該要學的嘛,人類的器官,也是語言的一部分啊,不學就傳不下去。」此外,鍾振斌堅持給小朋友念的童謠應貼近他們的生活,他所創作的童謠《台灣新高鐵》和《學電腦》,就分別獲得行政院客委會「現代童謠創作」優等獎及佳作的肯定。

  鍾振斌暑假都會辦兒童的客家夏令營。家長接送小朋友碰到他就說:「阿斌哥!小孩子上了你們的課回去都變得比較喜歡講客家話,進步也很多。」這些話讓鍾振斌覺得很窩心,畢竟付出的心血沒有白流。對於客語傳承,鍾振斌說:「能夠找回一個就一個,找回兩個就一雙嘛!總比沒有好。」

  「走上辦雜誌,推廣客家文化的這條路當然很寂寞啦!」鍾振斌說道。他自認自己只是個小人物,但是小人物還是有一些鄉親知道,尤其他的聲音沙啞很好認,偶爾出去時就會聽到:「喔!你就是電台主持人的那個阿斌是不是?聽聲音就知道啦!」,這時心裡就有一股溫暖的感覺。

  鍾振斌強調客語傳承的重要性,年輕一輩的客家話一定要想辦法去學,長期參與並接觸才會對它有興趣,進而產生感情。

  他也希望年輕人一直要保有客家心和客家意識,不要忘記自己是客家人,將來在事業有成之後有機會就盡量回饋給客家。

推鄉土文學 計畫成立筆會

  等到時機成熟,鍾振斌打算在南部成立一個六堆筆會,透過小地區聯誼交流,推廣以客語書寫的鄉土文學。他也希望慢慢提拔一些客語鄉土作家,出版客家文藝雜誌,讓這些作家有發表作品的平台。

  無庸置疑的,鍾振斌在推廣客家文化的路上,會持續地昂首闊步。


鍾振斌與兒子合影,父子倆在舞台上是最佳拍檔。(許祐嘉/攝)

 

記者 許祐嘉
我是許祐嘉,可以叫我Yoga。喜歡當一個探險者,不攜帶地圖在迷路中找到樂趣。 也嚮往在誤打誤撞的人生中,可以找到刺激與感動。 很愛也很會回憶,總是忘不掉火車曾經走過的稻田。
記者 許祐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