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劉慶國 流浪到淡水 他鄉變故鄉 

劉慶國 流浪到淡水 他鄉變故鄉 

聶薇庭  2012/05/14

  遠離了家鄉獨自打拼,才開始懷念起村庄裡那股濃濃的客家風情,兒時在小山腰上的務農生活儘管吃緊,依舊是一份伴隨著山間茶香的生活記憶。由於工作的關係從苗栗來到了淡水,劉慶國與客家文化協會的結緣使他重新燃起對客家文化的熱愛,並從一次次的文化推廣中凝聚當地客家族群的情感,才發現「客家人在淡水並不孤獨」。

離鄉打拚 才知思鄉情懷

  將記憶倒轉回族譜記載的年代,祖先來自廣東的劉慶國,出生於苗栗縣公館鄉的純樸客家庄,已經是第二十一代在台灣定居的客家人,生活勤儉有著客家人刻苦耐勞的傳統美德,儘管是居住在小小的村庄,卻經常與閩南人及原住民接觸,經常一同準備節慶,彼此的相處相當和樂。父母皆為客家人的劉慶國從小就會說客語,但因村民之間很少使用客家話,且在政府的國語政策下,客語是一種不允許出現在校園內的語言,因此大方說出客語的機會更是不多。

  事後回想當初在客家庄內,卻沒有對客家文化感到特別珍惜的心態,劉慶國以「近廟欺神」來形容,意思是生活在一定的環境之下,便不會特別去珍惜其中的美好,也就如同住在漁人碼頭附近的民眾就不會在乎它的奇特。「客家庄都有一個共通點啦!也就是人家說的好山好水,後面再加上好窮喔!」劉慶國表示,因為工作機會不多,居住在客家庄的年輕人只好離鄉背井到適合的地方掙一點錢、討個好生活,其中許多人都來到繁華的台北市,「就像劉姥姥逛大街般」,充滿好奇和興奮。

  如同故鄉其他年輕人一樣,劉慶國離開苗栗後來到台北,首先進入了聯勤二〇二兵工廠從事機器修繕保養的工作,經過多年的城市喧囂後,伴隨而來的是對於大城市疏遠情感的失落以及思念家鄉的情懷,結束兵工廠合約後,嘗試了截然不同的工作,進入位於石門的台電核一廠從事輻射防護工作,後期又隨著工作輾轉來到了淡水這個有著歷史軌跡的人文薈萃之處,和新知閒聊之下偶然接觸到淡水區客家文化協會這個凝聚鄉民意識的團體,受到了協會的客家鄉音召喚,便開始投入了一連串的文化推廣運動,也漸漸地找尋到許多分散在淡水聚落的客家移民,加熱了心頭對於故鄉的思情。


劉慶國先生於台電核一廠擔任輻射防護工作,為方便通勤搬遷到淡水鎮,圖為台電宿舍前。 (聶薇庭/攝) 

活動精彩 溫暖的大家庭

  踏入淡水區客家文化協會這個大家庭後,劉慶國現正擔任總幹事這份繁雜的工作,儘管任期並非十分長久,但透過平時協會的活動企劃案擬定以及執行,使他與協會幹部以及成員有不少的互動,不僅增加了對客家文化的認知,更對於傳統客家禮俗有了深刻的了解。說到此,劉慶國打開筆電,展示並介紹一張一張活動照片的來由,並拿出協會六周年所製作的刊物,厚厚的一本紀念刊物中滿載著鄉音班、舞蹈班、茶藝班等歷年的課程學習以及成果展現,其中更不乏許多比賽的精采花絮。

  例如舞蹈班的課程,就是以傳統客家民謠或是現代客家歌曲為背景音樂,搭配上流利的肢體動作。而劉慶國的太太也是舞蹈班的成員之一,有張照片就是她身穿傳統服飾、手中拿著毛扇子優雅舞動,劉慶國的太太看著活動照片不禁靦腆一笑。鄉音班的客家歌謠不僅僅在淡水傳唱,指導老師更曾受邀至南非、荷蘭等國家教導客家移民傳統歌謠,而當地的客家人即為早期中國移民的後代。儘管老師有國際標章的品質保證,劉慶國不忘開了一個小玩笑:「老師客語實在說得不好啊!但配合著輕快的客家歌謠,卻可以讓他有相當完美的演出。」

  熱騰騰的客家包子口感猶如劉慶國所參與的茶藝班活動,劉慶國幽默地表示茶藝食品也可以有一魚三吃的靈活應用,用茶葉調味出許多創意料理,可以是簡單的茶葉蒸蛋,也可以是一道以茶葉作為湯底的食品。協會所辦的種種活動中最令劉慶國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徵文活動,透過這項活動使協會裡的成員有機會書寫自己的移民故事,並找到一份屬於自己的獨家報導。成員間互相觀摩彼此的徵文故事,對於凝聚成員向心力成了相當重要的一份催化劑。劉慶國說到這一系列的協會活動總是面帶歡欣的笑容,將眼睛瞇成慈祥的一條細線緊扣住在苗栗縣的生活回憶。


舞蹈班表演時的動作及服裝充滿濃濃客家風情。 (劉慶國/提供)

扎根教育 小學推動客語

  起初只是一個用來團聚淡水地區客家人的小據點,隨著社員向心力的增強,劉慶國希望擴大客家文化協會的活動,讓更多的淡水居民接觸到客家文化。有鑑於年輕的一代開口說客語的機會越來越少,協會近期正在努力針對淡水地區國小發展客語課程,儘管許多發送出去的公文沒有得到認可,協會幹部還是不斷在改善行動方案,目前正朝著單一所小學進行客家文化課程的計畫。「我們知道最根本的還是希望父母能在家裡跟孩子說客語」,在一旁的劉太太語重心長地表示擔心下一個世代客語的消失。

    對劉慶國來說,淡水區客家文化協會總幹事這個職位以及它所附加的責任,是讓他有機會重溫客家文化的機會,因此他總是義不容辭地參與每個活動計畫。搬遷到淡水的時間已經超過了從小生長在公館鄉的時光,劉慶國笑著表示:「淡水,現在就是我的第二個家鄉。」


舞蹈班配合歌詞內容有不同的表演風格。 (劉慶國/提供)


泡著客家庄茶品,劉慶國先生找回了懷念的同鄉情懷。(聶薇庭/攝)

記者 聶薇庭
我是聶薇庭,乍看之下頗有氣質,但不用多久就可以發現我的神經質    
記者 聶薇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