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邱士恆 緊抓文化浮木拒隨波逐流

邱士恆 緊抓文化浮木拒隨波逐流

劉玉蘋  2010/05/27

  邱士恆出生於一個客家的大家庭中,祖先三百年前從廣東來到台灣新竹,高祖父入贅邱家因而改黃氏為邱氏。最早家住關西下橫坑,猶如世外桃源般座落於山間,爺爺的兄弟們也都住在一起,住的是傳統客家三合院,逢年過節,總是熱熱鬧鬧的。住家後方建有家祠,每年清明節,整個大家族都會聚集在此祭祖。
「就是這裡!」邱士恆介紹收藏橘子的地點笑得燦爛,彷彿回憶歷歷在目(攝影/劉玉蘋)

客家記憶  上山採橘賽神豬

  再往上就是種植蔬菜水果的地方,邱士恆還記得,小時候爺爺會開著車載他和哥哥上山採橘子,現在的山路依然清晰可見,只是已經沒有開山車引擎的轟隆隆聲,只有雙腳踩踏落葉的刷刷聲。走上熟悉的山路,邱土恆雙手剝開鄰家奶奶剛送來的橘子,回憶起以前和爺爺一同摘橘子的樂趣。「就像這樣!」只見邱士恆大啖橘子果肉,並將橘子皮隨意往身旁一扔。這是他從小與大地親密互動的證據,更是邱士恆籍以回味兒時無憂無慮生活的方式。山上遍地是鬼針草,細長狀果實勾得滿褲子都是,拔都拔不完,每一個勾,勾起的都是他與爺爺還有哥哥一起在橘子園幹活兒的歡樂時光。

  還記得,路旁的蘆葦常成為手中玩物,沙子裡的沙蟲更是不能放過,接著似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到了種滿橘子的山坡。一人拿一把大剪刀,把橘子的枝葉剪斷,將橘子丟進籃子裡;肚子餓時就順手拿一顆,熟練地將橘子掰成兩半,吃完後橘子皮隨手一丟—回歸大自然。

  大概五、六歲的時候,邱士恆舉家到新埔,爺爺奶奶也同他們家住。但是,房子沒有磚牆與屋瓦,取而代之的是水泥透天厝,這也象徵生活現代他的開始。儘管如此,客家文化的花朵仍在邱士恆的日常生活裡繼續綻放著。奶奶會不定時搗麻糬、包粽子、醃酸菜、曬瓠瓜,爺爺也會帶他觀看神豬比賽、欣賞野台戲。另外,家裡的高麗菜更讓邱士恆念念不忘,他說他只吃家裡種的高麗菜,除了特別有家鄉味以外,葉菜的甜度、脆度與新鮮度絕對是獨一無二的。

  透天厝頂樓,則是爺爺專屬的蘭花園地。三十多年前,台灣蘭業興盛,邱士恆的爺爺也跟進腳步種植蘭花。一開始只是單純為了家計著想,但日子一久,爺爺種出心得來了,並著手研發蘭花新品種。這幾十年來,即使爺爺的事途並非一帆風順,但始終如一的是爺爺寫日記的習慣,爺爺的恆心與毅力,深深影響著邱土恆在求學之路不服輸、堅持到底的表現;而且他的爺爺幾乎每天都抽空回關西老家一趟,展現不忘本的精神,邱土恆就以爺爺作為榜樣,期許未來的自己能夠做到飲水思源。

淡泊節儉 健康飲食少魚肉

  對於家族內部的文化傳承,邱士恆曾經思考過。身上流著客家性格的血脈,加上自幼所歷經的客家經驗,他認為,時代不斷變遷,屬於客家人的文化必須被保留下來,不能一直跟隨著社會發展的洪流漂蕩,只怕一回神,原本僅有可依賴的浮木都漂走了,那麼客家還剩下什麼?

  身為客家子弟,邱土恆從小就接觸各種農事,平常家裡三餐都是奶奶和媽媽親自下廚,秉持健康飲食理念少油、少鹽、少大魚大肉;不是一般我們所認知的鹹、香、肥客家菜,反而流露出邱家淡泊的生活氣息。長輩們也都以身作則,展現客家人勤儉的特性,邱土恆從小耳濡目染,深深受到影響。邱家有個放錢的盒子,只要身上沒錢了就從盒子裡拿錢,如果盒子空了,爸媽會再「添貨」。整個過程完全自由心證,沒有監視器,也沒有第二者在一旁用雙眼盯著。若不是節儉的性格,這種「自己拿錢」的制度就不可能存在。

  邱士恆表示自己會把這樣的美德以及文他精神傳遞下去,不過美中不足的是,他只會聽客家話而不會說。隨著年齡增長,對於家族的事務也關心的越多。尤其是自家土地的規劃與使用,現在沒有人想負責,雖然他很渴望有一番作為,但因為自己還是個學生,尚未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因此邱士恆認為時候未到,屆時希望能增進客語能力,為這個家族的傳承奉獻更多。

凡事但求光明磊落 活在當下

  邱士恆性格勤儉,會留意自己花費的金錢數。平均一餐三十五元,最喜歡自助餐點,一道菜十塊錢,夾兩道滿滿的菜,只需花二十塊,就可以飽餐一頓。不崇尚奢華的物質生活,只求簡單就好;不跟隨流行,不追求名牌,只求適合自己的。就連逛十元商店也是一種樂趣,總會發現一些值得買,自己卻意想不到的商品。

  也許因為從小經常接觸大自然,邱士恆的個性開朗樂觀,大自然的魔力,帶領他總是看事情的光明面,如同紅花綠葉的向光性是永恆不變的。邱士恆也因歷經各種田野經驗,做過許多粗活,視吃苦為鍛鍊自己的良藥,盡最大的能力使自己擁有向前的動力,進而養成不怕苦的習性,從中獲得成就感,讓自己有所成長。再加上自我要求高,邱士恆為自己做了一句座右銘—Don’t be upset for the past, but be happy right now—他認為若為了過去而感到懊悔或不開心是沒有用的,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我們該做的是適時的反省,凡事但求光明磊落,問心無愧; 並且把握現在,活在當下。

  國一下學期,邱士恆的班級被選為啦啦隊培訓班,正是活潑好樂的個性,以及有付出就會有收穫的信念,讓邱士恆很快地在啦啦隊領域嶄露頭角。現在的他,活躍於交大競技啦啦隊,是全方位的成員,不論舞蹈、口號、技巧、翻騰、跳躍,都是全隊中的佼佼者。儘管已如此優秀,邱士恆仍不斷精益求精,除了向老師、教練請教,也會和隊員們切磋琢磨。在不久的將來,他將考取乙級技術教練證照,他要證明自己課業和社團都能兼顧,文武雙全。在這重視團體合作的環境裡,邱士恆完全感受不到在學齡期,閩南優勢明顯的壓力;客家意識也逐漸從他的思考中褪去,大家都跳脫既定的族群框架,歡樂地融合在一起。現讀交大電工系三年級的邱士恆,成天與無限個電子實驗為伍,還有超大型積體電路以及電腦程式作陪。雖然當初是因考量現實面而選擇偏重實作方面的工程學系,但邱士恆喜歡辯證邏輯思考,相較之下反而對理論性的學術研究有興趣。在一次講座中,演講者介紹專利工程師,是電工系學生未來的其中一條出路,主要工作是撰寫專利,上法庭打官司。而打官司又需要辯論思考的能力,因此邱土恆期望能考進科技法律研究所,修習與法律相關的課程,配合他個人在理工科的專業知識,開闊視野、拓展領域,掌握科技法律的應用,未來在科技犯罪猖狂的社會中佔有一席之地。


邱氏家祠上「慎終追遠」四個字,是祖先流傳下來,對後代客家子弟的訓誡。(攝影/劉玉蘋)

相對弱勢 激發自立自強決心

  從小長輩沒有對邱土恆多做客家意識的培養,加上小時候受到同儕影響,對於客家人的認知僅侷限於會講客家話的鄉下人,沒有什麼客家意識;而同學中閩南人佔多數,老師也都常講閩南語,所以閩南人相對有優勢。此外,相較於其他同學,邱土恆常常聽不懂老師在講什麼,讓他倍感壓力。不過也因為這樣的環境,更激發他自立自強的決心,在各方面表現都很出色,更順利考上新竹中學以及交通大學。現在的他了解到,其實客家人很有自己的特色,願意更進一步地認織客家,並且時時以身為客家人為榮。

記者 劉玉蘋
認為什麼事都好玩,認為什麼事都很有趣, 喜歡學東學西,目前兼職啦啦隊員, 喜歡上山下海,預計畢業就要出國, 雖然不怎麼天馬行空,但也會不時幻想。
記者 劉玉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