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鍾愛 客家文化 溫柔訴說 熱情相挺

鍾愛 客家文化 溫柔訴說 熱情相挺

張薇  2012/05/14

  在台北羅斯福路一棟雄偉的大樓裡面,有著一個小而溫馨的空間,寶島客家廣播電台便坐落此處。電台DJ 鍾愛,有著捲捲的頭髮、溫柔的嗓音、笑彎了的眼睛,正在與年輕的大學生們圍在桌邊企劃新節目。鍾愛將一個個想法靈活地丟出來,結合年輕人的天馬行空,節目的雛體便漸漸成型。

      鍾愛是新竹關西的客家人,在中壢的客家庄成長。熱愛美術的她,景美女中畢業後以美術系為唯一志願,但在只有師大、東海、輔大、文化、政戰這五校設有美術系的年代下,聯考高分落榜。在小學當了三年的代課老師後,仍對藝術有著執著,卻少了信心,於是便進入國立藝專夜間部,在廣播電視學系進修。民國七十六年,鍾愛憑著在高中打下的深厚外語基礎,進入國防部做接待外賓的工作,自此開始了半工半讀的生活。

      國防部的工作,雖然結合了鍾愛的興趣與專長—藝術以及外語能力,但做了九年之後,鍾愛發現她喜歡的,其實是教育,便毅然決然地辭去了工作。在民國八十四年時,國防部的薪資是非常高的,很多國外回來的博士碩士都想要那個職位,連她的長官都問她:「妳會不會太笨了?」但堅持理想的鍾愛,婉拒了長官的慰留,在台北創建了藝專兒童教育館。

      在少子化的社會下,藝專兒童教育館的招生情況並不理想,鍾愛告訴自己,她必須走入正式的教育機關。

      民國八十六年,鍾愛考進了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系的在職班,在兩年後拿到了學士學位,並進入台北天母的奎山中學教書。除了教美術,鍾愛再次發揮了外語能力,擔任ESL(English as a Second Langauge)的老師。形容起這份工作,她笑說:「上班就是出境,下了班就是入境。」


鍾愛與學生們一起開會,企劃新節目,以滿足更多聽眾的需求。(張薇/攝)

隨口說客語 老外誇讚好聽

  進入寶島客家廣播電台的契機,其實源自一間充滿老外的辦公室。鍾愛有一天隨口說到自己是客家人,意外的發現,老外對客家文化抱著很大的好奇。他們請求鍾愛將英文翻譯成客家話,聽著聽著就沈浸在客家語言獨特的聲調中,誇讚道:「這語言比中文還好聽!」鍾愛第一次聽到人家讚美客家話,十分欣喜。不久之後,鍾愛收到一封客家電子報,才知道原來在台北有家寶島客家電台。想起辦公室裡外國人對客家語言的稱讚,加上旁人的鼓勵,鍾愛對電台主持的工作動了心,便主動寫了一封信,毛遂自薦。幸運地,得到了正面的回應,電台回覆道,他們有一個時段,希望她能來開節目。

      就這樣,鍾愛的《這些人那些人》正式播出了。《這些人那些人》是一個教外國人說客家話、教客家人說外語的節目,她邀請了辦公室裡的老外與她一同主持,一直到兩年過後,因為要寫碩士論文,才暫停了節目。

    碩士學位拿到後,鍾愛順利地進入喬治高職當電影藝術科及表演藝術科的科主任。當時擔任台北教育大學文化創意經營管理研究所所長的黃海鳴教授,需要一名研究助理,鍾愛便自告奮勇地去應徵,從此對文化創意產業有更深的認識。

            在台北教育大學文創所擔任研究助理時,鍾愛發現客家文化很有特色,很多具象或不具象的東西都透過藝術活動或展演,與文創結合;再加上當時她看了客家電視台的《作客他鄉》這個節目,被移民到世界各地打拼的客家人所感動,因此,《鍾愛客家文化》這個節目的構想便成型了。

            節目的設定是訪問客家文化中各有專精的人物。鍾愛從身邊的朋友找起,但是後來身旁的資源用光了,幸好電台的台長很熱心,引介她的朋友或上其他節目的來賓,才得以讓《鍾愛客家文化》持續下去。

文化不斷根 孩子參與節目

            鍾愛說,其實她做這個節目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為了她的小孩。曾經有一次,鍾愛的父母親發現兩個孫子都聽不懂客家話,語重心長地跟她說:「怎麼辦哪,我們客家文化可能到妳這代就要斷了。」鍾愛感受到父母對母語那份深厚的感情,於是在做節目時,也把孩子們拉了進來,一起參與。幾年下來,收獲很大,兩個孩子會聽了,還會用簡單的客家話與老人家對談,令鍾愛十分欣慰。

            談到製作節目的困難處,鍾愛說,人會有思想枯竭的時候,她曾經做到後來,感覺好像沒電了,會想怠惰、想休息。一個禮拜五天的授課後只剩下兩天,一天給廣播,一天留給自己繪畫的興趣,時間就沒了!鍾愛說:「感覺會有點疲累,沒電了,就想不出什麼東西了。」靈感枯竭時,鍾愛說她自己會感到心虛,好像她的節目很空洞、很匱乏。

            但後來,鍾愛想到了突破瓶頸的方法,就是利用豐富的學生資源,讓學生一起來參與,這就好像一個智囊團,而由她來帶領、來執行。鍾愛說,寶島客家電台的主持人都是沒有支薪的,所以真的要靠熱情與興趣,否則動力真的很難持續。

 


鍾愛說,寶島客家電台的主持人都是沒有支薪的,熱情和興趣是最大的動力。(張薇/攝)

不斷再充實 要進軍金鐘獎

            鍾愛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聽她的節目,但每次有聽眾提到她的節目時,她總是非常感動。鍾愛心有所感的說:「我覺得主持節目,就算只有一個人在聽,你也會覺得很欣慰的,為什麼?因為有人跟你有共鳴。」

            鍾愛在發揚客家文化上的不遺餘力,也深深影響了身旁的親朋好友。她沒想到親友們都覺得,她主持這個節目是很光榮的一件事。現在他們都跟她用客家話對談,鍾愛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效應。鍾愛說,如果你不懂客家語言,就不會對客家文化產生興趣。她主持節目後,自己也進步了很多,更認識了客家領域的專業人士,拓展了視野,發現客家文化是一門很高深的學問,值得去挖掘。

            對於以後的期許,鍾愛說,以前做廣播節目,只是圓一個自己的興趣,在這個場域、這個時空,應證她六年學習的專業。但今年,因為資源足夠,時間也夠,加上有了學生當作她的智囊團,以前缺乏的企圖心忽然浮現了。鍾愛堅定的說:「我想好好做一個廣播節目,進軍金鐘獎,這就是我的目標。」

            訪談中,鍾愛一遍又一遍的強調,客家人沒有什麼矮人一截之處,非但應該大聲承認自己的身分,更應該覺得驕傲:「把客家文化撿起來,再去瞭解它,你就會發現它好有趣、好美麗。」

 

記者 張薇
張薇,單名,非大陸人。骨子裡有潛在的客家魂。讀過六年美術班,腦袋自此扭曲變形變得高高低低凹凹凸凸又帶著詭異色彩。最喜歡的動物是紅鶴。有一顆甜牙齒。哭點是「男人的友情」。活在自己的小宇宙,好像很喜歡別人說:「你好怪。」世界上最想擁有的東西是耐性。如果你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那你就差不多認識我了。
記者 張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