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彭月春 甜美之聲 趣說客家風情

彭月春 甜美之聲 趣說客家風情

蔡乙佳  2012/05/14

  你是否有過這樣的經驗?為了增進自己的英文能力,每天鍥而不捨地狂聽ICRT,卻往往在一片讓人聽得暈頭轉向的英文對話中,迷失了自己的神智。每每在這個時刻,就會有個清新甜美、充滿朝氣的聲音,流利地說著既不是英文,也不是國語,更不是台語的語言,一下子將你從昏昏欲睡中喚醒。這個美妙的客語小單元,來自有著「客家璩美鳳」之稱的彭月春。

  彭月春是個道地的台北人,也是個道地的客家人。雖然不是生長在客家庄,卻在純客語的家庭長大。說到兒時的記憶,最讓她難忘的,除了多采多姿的客家活動,以及父母所創立的長春歌謠班之外,還有家裡附近的鐵路局宿舍;在那裡進出忙碌的客家鄉親們的臉孔,以及那充斥在空氣中、耳熟能詳的客家話,是她童年回憶中深刻的一頁。


彭月春不僅擁有甜美的聲音,更有親切的笑容。(蔡乙佳/攝)

父母支持 進入大眾傳播

  一九九七年,中國廣播公司成立客家頻道,急需網羅大量的人才。當時,兼任台北各大客家歌謠班班主任的戴美玉,以及傳播界資深的廣播人張鎮、鐘惠文等人,希望幫中廣網羅一些對客家有興趣的年輕人們,將客家文化的精髓傳承下去,便把焦點放到了剛踏入社會不久的新鮮人們。當時,剛從台北商專國貿科畢業不久,還在各行各業中尋找自身定位的彭月春,在諸位前輩們的引薦下,踏入傳播媒體的領域。

  回憶當初成為電台菜鳥的時光,雖然在錄製節目時頻頻出糗,導致事倍功半,一旦完成時,還是十分有成就感。甚至,在她有能力做現場節目,開放call-in時,還有聽眾打電話進來鼓勵她。但最令她感動的,還是她的父母。每個星期二,歌謠班下課之後,父母親便開車載著她到電台,不管她工作結束的時間已經是三更半夜,卻仍坐在錄音室外等著她回家。對於女兒的決定,他們以實際的行動支持她。

  到二○○四年離職以前,彭月春在中廣客家頻道相當活躍,主持過許多節目,例如《後生人的約會》、《音樂沙龍》、《歡樂DO RE MI》、《新鮮生活派》,都頗受好評。


彭月春時常與兒子一起同台演出,台下觀眾都給予熱烈掌聲。 (彭月春/提供)

文化扎根 親子攜手行

  彭月春不只是電台節目的主持人,更是活躍於各個客家活動的主持人。在舞台上,她的身邊總是能夠發現一個小小的可愛身影。那是她的心肝寶貝──剛滿五歲的兒子。從小生長在客語家庭的彭月春,深知家庭對文化傳承的重要性,因為家庭是對一個人影響最深的地方。因此,不管大大小小的客家活動,她都會帶著兒子一起參加,也會教兒子說客家話。

  彭月春提到,在國外的客家鄉親因為難得接觸客家文化,反而比台灣的更加團結,只要是和客家相關的活動,都是扶老攜幼、「全家總動員」。反觀台灣,雖然有充足的資源,也可以輕而易舉的接觸到客家文化,但辦個活動,卻都是「爸爸媽媽你自己去參加就好」,小孩子們的參與意願不高。

  她說,學習的黃金時期是在兒童,家庭又是一個小孩子最常接觸的地方,要傳承客家文化,家庭理所當然是首選,而且,不從己身做起,又要從哪裡開始?她強調,以客家話為例,即使通過客語檢定,但那也只是紙筆上的東西而已,和實際說出來的還是有落差,在生活中要是不去用它,還是會忘記,「就像你英文考一百,卻不會說英文。」她希望,由祖父母、父母到小孩子,一代一代地把客家文化往下扎根,不要在哪一個世代斷了。

  其實,現在的彭月春並不是一個全職的傳播人,為了可愛的兒子,她決定當一個專接case的自由業者,但她對於傳播客家文化仍是不遺餘力。近年來,她加入了ICRT的行列,要將客家文化推向全世界。

加入ICRT 客家推向世界

  彭月春主持的《客家風情》(We Love Hakka)是一個客語教學節目。這個節目是一個三分鐘但重複播放的客語小單元,將聽眾群鎖定在外國人以及年輕人身上。因此,節目是以英語、國語和客語「三聲道」結合,主持人以生活、趣味的對話方式和聽眾互動,介紹客家人文風情,並教導聽眾簡單的日常客語,讓聽眾們體會客語之美。

  彭月春希望,客家文化不要只有客家人自己知道。她希望藉由這個節目,能夠讓大家知道不是只有美食才能代表客家,語言、音樂、人文風情都是客家文化的一部份,希望大家可以更加深入了解客家文化的內涵,也把客家文化介紹到全世界。


談到發生在兒子身上的趣事時,不禁會心一笑。(蔡乙佳/攝)

接納包容 創造嶄新未來

  彭月春發現,在她主持活動這麼多年以來,確實比較少有年輕人參與,但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覺醒」了,開始去尋找客家的根。但是,卻也有一些人在參與之後產生排斥感,這都是因為長輩們的介入。

  她說,客家的長輩當然希望年輕人多多參與客家活動,但卻又一方面捨不得「鬆手」,把事情都攬起來自己做。比方說,如果要辦一個活動,年輕人就會希望多增加一點流行、創意的元素,但當他們將計劃告訴長輩們,長輩們就會要堅持傳統,拒絕在他們眼中過於「新潮」的東西。而且,這種情形也發生在歌曲創作上,年輕人的搖滾樂在長輩耳中聽起來像噪音,饒舌歌長輩聽都聽不懂,以至於長輩幾乎都無法認同年輕人的心血。

  在此,彭月春用較為嚴肅的口吻,說出了她的擔憂:「這種東西本來就會有兩種看法,老人家你們或許不能接受,但年輕人可以接受。老人家你要想想,你是會凋零的,要是你都不放手,客家文化要怎麼傳承下去?」她認為,不僅年輕一輩要接納長輩們的想法,長輩們也要能夠接受年輕一輩的意見,除了鼓勵之外,更要放手讓他們去做,然後適時的給予一些建議和指導,讓他們在做的時候有個依循,就夠了。

  彭月春說,將來,她也會鼓勵後生晚輩們,支持他們在客家這個領域走下去。

記者 蔡乙佳
我是吹著溫暖的海風長大的女孩, 雖然對於世上很多事情仍然不甚明白, 一路走來磕磕碰碰, 但是希望能夠學習貓咪的游刃有餘, 模仿貓咪自由自在的風采, 然後以笑容面對每一天。
記者 蔡乙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