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劉康國 客家話 從家扎根

劉康國 客家話 從家扎根

交大傳播與科技學系103級 王泓文 報導  2011/05/14

      漫步於九讚頭的鄉間小道,一排排低矮的客家建築中,一座頗具現代感的鄉公所矗立在眼前。走進鄉公所,公務員們忙碌於各自的事務無暇抬頭,似乎沒有發現任何人,只有一個人微笑地揮手示意,他就是劉康國。

  劉康國是出生於新竹縣橫山鄉的客家人,從小就生長在客家庄,在客語的環境下生活。不過國中時他就離家到竹東求學,大專畢業後沒多久就上台北工作了,從事與電子產業相關的貿易。後來為了陪伴年邁的父母,才又搬回橫山鄉定居,也打算趁這個機會轉換工作跑道。在外地闖蕩多年,人生繞了一大圈,劉康國總算又回到了自己的故鄉。


劉康國笑說因為自己的房子會漏水,所以將其取名為「屋漏齋」。(王泓文/攝影)

年過半百讀碩士 探討客家拓墾

  也許是機緣,返鄉定居後,劉康國在朋友的邀請下加入了橫山鄉的九讚頭文化協會,成為社區服務的志工,也參與了許多社區營造的案子,後來又在交通大學就讀客家社會與文化教師碩士在職專班。擁有教育部客語老師認證的劉康國,除了在橫山鄉公所的正職工作外,並在幾所小學教過客語,他的論文與客家人拓墾相關,對客家的歷史、文化與語言著墨甚深。

  在台灣的社區工作者是非常辛苦的,很多地方的社區發展協會都因為缺錢或缺人而被迫解散,尤其協會常常舉辦社區活動,如果沒有固定財源或是政府支持實在很難支撐下去。成立於一九九八年的九讚頭文化協會卻是少數能成功茁壯的例子,舉辦活動時常由義工出錢出力,為了只是能夠讓這個客家社區更好。

  劉康國說,在他加入以前,九讚頭還只是個小小的工作室,最初的用意是舉辦一些公益活動,讓在地人能更了解在地人,後來才逐漸形成現在的文化協會。當初他會加入協會完全是因緣巧合,是剛好有一個朋友找他去幫忙的,而他自己也希望能夠為這個村莊做些事,因此一拍即合。

  在客家文化界,有人打著提倡客家文化的招牌,卻沒有什麼實際的作為,九讚頭文化協會為了傳承客家,沒有什麼長篇大論,有的只是努力和付出。在寒暑假時,劉康國和協會的義工夥伴們會借用學校的教室開設冬日、夏日學堂,名叫「水牛牯學堂」,讓附近的孩童們在爸媽不在的時候有地方待著,不會亂跑,也趁此機會教導他們客語還有客家相關的事務。學生們經過教導之下,成立了九讚頭布偶劇團、九讚頭大鼓隊等團體,時常在社區表演。

水牛牯學堂  演布偶戲打大鼓

  一說到布偶戲,劉康國眼睛發亮,似乎有一段精彩的故事。他表示,九讚頭布偶劇團以橫山梨的故事,改編成客家布偶戲演出,公演那天出現人山人海的觀眾,故事精彩萬分,表演者賣力演出,觀眾也為之瘋狂,他在客家庄從未看過如此感人的場景。儘管如此,劉康國還是有點感慨,他覺得客家布偶戲,不一定要採用客家劇本,但一定要用客語發音,但是最近客家布偶戲把操偶的部分和聲音分開,而聲音的部分是另外錄音的,他認為這樣有點失去了客家布偶戲原本的意義。

  最近,九讚頭文化協會在推動NTV電視台,將小孩的演出或是一些採訪報導,透過地方電台播放出去,還有以影像記錄地方耆老口述歷史、代間溝通、社區營造的創意,播報地方大小事,極富人情趣味。

  劉康國認為「扎根」不只是唱唱客家歌謠、聽聽客家戲曲就好了。他認為,扎根分為客家事務與客家話兩種,如果以推動客家事務的來講,可能就需要一個政策性的方法,如果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手來推行,以現在社會的部分客家人,對於自己本身的文化冷漠的態度來看,實在很難讓客家事務推廣出去,更別說是扎根社區了。

  此外,劉康國強調,如果一個族群不常用自己的語言,或是語言遠離生活所需,要談發揚是不可能的,所以以客家話的傳承來講,最重要的是家庭因素再來才是社會或者是政府單位的態度,如果能夠從家裡開始,要求自己的孩子講客家話,那麼要創造講客語的環境並非不可能。


家中後院的植栽大多數由劉康國親自栽種,是別緻的綠色天地。(王泓文/攝影)

有女傳承 不信饒平語會消逝 

  他舉例說:「讀小學的時候,當時有國語運動,我因為違反了規定講客家話,在學校就掛著一個牌子『我要說國語』,可是我回家仍然講客家話,客語才沒有忘記。」經由他的分析,即使在九讚頭這個客家庄,一般的民眾平日聊天也只講國語,不太講客語了。現在小學更是如此,在他小女兒的班上,聽得懂客語的可能只有一半的人,還能夠回話的可能剩下三分之一,能夠用客語對答的真的是少之又少。

  相較於許多喊著拯救客語的人,平日生活在家也都講國語,家裡小孩連一句客語都聽不懂,劉康國家裡的情況卻不是如此。他們是個三代同堂的大家庭,上有父母,下有兩個女兒,平時在家也都講客家話,小孩在小的時候就被教導使用客語。可是等到小孩上小學以後,國語教育開始變得比較多,漸漸地孩子們就不太講客語,劉康國只好硬性規定她們講客語,他說:「當孩子們都不講客語的時候,就規定他們講,想要買什麼東西,就先去學會講整句客語再來用客語跟我說。」大女兒今年高三了,從小就常常在客語比賽中得獎,劉康國先生很自豪地說在學生之中,饒平客家語可以講得比他女兒還要好的高中生可能沒幾個。

  有些人認為饒平客家話很可能會消失,不過劉康國樂觀地表示:「別人總說饒平腔已經進入『加護病房』,可是我說還沒有,至少現在還有我跟我的兩個女兒會繼續傳承饒平客家話。」秉持著這份精神,劉康國誓言要讓客語繼續保存下去。

記者 王泓文
Hi, 我是王泓文 即將展開的小記者人生 GO! FIGHT! WIN!  
記者 王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