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牛背苦讀 牧童老師傳奇

牛背苦讀 牧童老師傳奇

黃萱如 報導  2009/05/14

    一踏入屋內,便看見一位發出陣陣宏亮爽朗笑聲的老人,他就是黃谷田。桌上放置的一本紅色族譜,是他嘔心瀝血之作,也是聯結起花東地區和美濃客家家族的關鍵。七十一歲的黃谷田記憶力驚人,講述起自己的生平清晰有理,彷彿昨天剛發生的事情一樣。

    他談及自己小時農家裡務農,家境清寒,自有記憶以來就從事生產以幫助家計,但他在農忙或放牧之餘仍不放棄學習,一有空便偷跑到學校旁聽,後來終於說服父親讓他在十五歲時成為東竹國小一年級生。等到他高中畢業時已二十八歲,之後他因家境貧困只好繼續工作賺錢養家,私底下卻還是勤學苦讀,終於在三十三歲時於師專特教科畢業,成為老師。

    「雖然辛苦,但一切都有了代價。」說起過往,黃谷田掩不住欣慰神色。因當時民風不開放,他和結婚四十一年的太太是透過說媒認識,「我其實很自卑,由於我在三十三歲之前還沒拿到教師資格,在社會上還沒甚麼地位,只要有女孩子肯嫁給我就好了。」如同他傳奇的求學過程,黃谷田和他的妻子李冬蘭的婚姻也是令人嘖嘖稱奇,婚前完全陌生的兩人,在四十餘年的婚姻生活之中相敬如賓,沒吵過半次架。「她肯嫁給我,我愛她都來不及了。」以甜蜜的口吻略帶激動地說。


黃谷田(中間捧花者)兼顧事業之外,對於家庭也是照顧有加,是兒女眼中的好父親。(相片提供/黃谷田)

靠一本族譜找到失散遠親

    當年一位婦人柯淑慧和黃谷田一起工作有五、六年之久,黃谷田由柯淑慧口中得知她是美濃黃姓客家家族的長媳婦,因為同是黃姓,於是特別照顧她。後來因為花東地區的黃姓宗親會邀請黃谷田編寫族譜,古道熱腸的柯淑慧於是出借家族裡的舊族譜提供參考,這一借不得了,竟然發現兩個家族之間有不可思議的血緣關係,黃谷田解釋,「從渡台來的後世第一〇六代有三個親兄弟,你們家是大房(長兄)的後代,我們花東這裡則是小房(最小的兄弟)的後代。」這兩支分別散落於花東交界和美濃,而一本小小族譜發揮了大大功效,不僅追本湖源使得兩條原本不相交的平行線交會,更讓兩家旅認議失敢多年的遠親,情感變得更加地融洽,而目前黃姓家族更是每家皆持有一本族譜,黃谷田的推廣功不可沒。

    談起編寫族譜,黃谷田興奮地比手畫腳,以他渾厚沉穩的聲音堅定地述說:「為了知道自己是誰,來自何處,為了求得心安,並且覺得充實,就必須說明每一姓氏發祥的過程,這也是每個後代慎終追遠的根據,所以我接下編寫族譜的大任。」黃姓宗親會發起大規模修整重編族譜的行動,二本族譜包含各地區家族的資料,並非一人微薄之力可達成,「在桃園中壢有一個親戚是負責蒐集書面資料上可以聯繫到的家族,還有很多人分頭進行同樣的事,有些人是和一些散居國外的人取得聯絡,用e-mail或長途電話一一確認。」黃谷田說這絕對不是一項容易的事情,簡直是一個浩大的工程。黃谷田又說:「有些人移民到美國或其他距離更遙遠的地方,就此音訊斷絕,只能追溯到還留在台灣跟他們有血緣關係的人而已。」聯繫不易造成編寫族譜上一個很大的阻礙,所以目前現階段的族譜並不能稱上是最完整的成品,這是黃谷田覺得美中不足的最大遺憾。

通曉電腦知識榮膺編纂大任

    至於擁有電腦專才的黃谷田,則是專司處理族譜的版面編排和校正,「其實說起來也真是巧合,剛好那時候中壢的親戚有事來拜訪我,談起他正在為了找不到適合人選編族譜而傷腦筋,就拜託我幫忙,我想奇怪,那裡不是有很多退休的老師嗎?為什麼會是我呢?原來他們面臨了電腦打不出古字的問題,正一籌莫展呢!」這個困難對曾經身為電腦老師、且通曉各式各樣電腦知識的黃谷田來說簡直是小兒科,他欣然接受邀約,用簡易的word檔案中的小功能配合造字軟體輕鬆解決。「在蒐集回來的資料中就有三十幾個字需要利用造字功能新創字體,因為以前的時代電腦不普及,加上知識水準偏低,在報戶口時多半是隨手寫寫,有時字跡模糊難以辨識,所以現在電腦中找不到那些字。」

    黃谷田口沫橫飛地講著,回憶著編寫族譜的過往,黃谷田驕傲地說著他最難忘客家人性情剛毅,還有不屈不撓的精神特質,當異族入侵,為了保持民族自尊和生活自由,不甘心受制於異族,寧願離鄉背井,拋棄祖宗和家墓,舉族遷移、跋山涉水,度過艱辛歲月,憑著堅忍耐勞的特性闢地墾荒,養成進取勤勞的習性。雖為適應環境而學習當地方言,但客家子弟始終保留祖宗遺留的原語,儘管彼此分居各地,互相見面時仍然以原先的語言相遇,毫無隔閡。「只有一些少數在海外發展的客人,與當地居民通婚,數代之後祖宗語言消失,所以新的一代失傳客語,再傳一代就忘記自己的客籍,幸好依靠尚存的族譜記載,保持客籍來源以維護優良傳統。」黃谷田再次強調族譜的重要性以及存在的必要。

說起老祖宗話匣子停不了

    黃谷田對於所背負的重責大任非常看重,他本身就是血統純正的客家人,客家這個名詞對他的意義代表毅力和堅忍不拔,是小人物的典範,「對我而言,客家,意思就是流落他方的人寄住在某個地區,客家人處處謀生,在外地落腳就像遠方來的客人一樣。」腳踏實地走過崎嶇不平的人生,歷經漫長的歲月,黃谷田於客家有他的一番獨特見解。他曾經比較過客家人因為地區差異而造成的語言不同,「很好玩,像我們這一邊的客家人是廣東梅縣來的,和我之前到過的福建裡面的客家人口音就有明顯的不同。我個人認為是入鄉隨俗,我們的祖先遠渡重洋,跨過黑水溝來台灣,相隔著遙遠距離,久而久之就和大陸地區的客家人有了口音上的改變。而說到我們老祖宗……」一提起客家人的起源的話夾子就停不了,開始漫談家族過去歷史的種種。


涼亭裡的圖畫是黃谷田牛背苦讀最好的寫照。(相片提供/黃谷田)

    客家人的堅毅不屈和擇善固執之精神在黃谷田身上顯現,橫越過困難的重重關卡,此時她終於得以享受兒孫滿堂及含飴弄孫之樂,對他來說,族譜的意義是慎終追遠,非但能使後世明白自己的來龍去脈,也可以一窺祖先們開墾拓荒時的艱辛。黃谷田稱他也教育自己的三個兒子必須守護族譜,和接下來的世世代代繼承先祖的遺志,將家族的始源傳以永恆。

培養原住民學童  無私奉獻

    除了對宗族的貢獻不遺餘力之外,黃谷田對於教育的聖職是充滿熱誠。他表示自從花蓮師專特教科畢業後,就自願選填到最偏遠,交通也非常不便的卓溪鄉古風國民小學任教,「我自己就因為經濟困窘而喪失學習機會,我能體會小朋友們渴望學習卻不能一償夙顧的心情。」地處邊陲又是窮鄉僻壤的原住民部落,因為生產不足致使經濟蕭條,導致教育資源相對匱乏,加上生活條件十分低落,處於這種弱勢條件之下,學生需要更多的關懷與教誨,黃谷田在這一方面可說是費盡了心思。黃谷田自始至終均在古風國小任教,時間長達三十三年之久,對山地原住民孩童教育貢獻卓越,並於七十四年榮獲花蓮縣特殊優良教師的表揚。

    語言文化的差具並沒有產生巨大的隔閡,相反地,原住民天真爛漫毫無心機的個性,令黃谷田喜歡上這裡的好山好水和純樸的生活環境,他關懷自己的客家身份,更把這份愛無所保留地灌溉在原住民族群身上。他和學童從一開始的雞同鴨講到後來在教學時也能琅琅上口,講好幾句布農族語,可見他無私事獻地張開雙臂愛著他週遭的人。

記者 黃萱如
                相信「船到橋頭自然直」這句話,卻因為喀報的交稿時間很緊迫,發現還是要趕快開船、變化航道以免遲交稿件。曾被老師批判「裝飾即罪惡」,但仍然很難忽視花俏繁複的設計,最近很想追求樸實無華的風格,不過有點難度。信奉星座,天蠍座的個姓敢愛敢恨,最近人生中最瘋狂的事情就是主動向喜歡的人告白;而且還得到簽樂透都沒這麼好的運氣。希望喀報能帶給我無限的精彩,再由我帶給大家更多的精彩。         以上,我是傳科01的記者,黃萱如。
記者 黃萱如